7月20日,中國河南省多地洪災四起,尤其是河南的省會城市鄭州,3天的降雨量就破了一年的雨水量。從當地網民們發出的大量影片中,可以看到整個城市就像是實景上演的災難大片,多地道路,包括地鐵,都變成了洶湧的河流,不時出現人和車輛被沖走的慘象。

中共官媒稱這次洪災是「千年不遇」,那麼這場千年不遇的洪災爲甚麼能在現在發生呢?除了天災因素,背後還有甚麼原因呢?
我們今天就來關注一下這個話題。

多個影片顯示「悲慘世界」

據大陸目前統計的數據來看,7月19日到20日,鄭州連續3天的總降雨量達到了617.1毫米,而鄭州平均一年的降雨量是640.8毫米。網絡上,不斷有當地受災的朋友們發出求救信息。

從網上的影片中,可以看到城市和鄉村都浸泡在污濁的水中,街道已經變成河道,大量的汽車漂浮在水上,有的被急流沖走。

還有多處地面塌陷。一個影片中,二人正在營救掉入深坑的人時,坑壁突然斷裂,施救的人也掉了進去,被水一起沖走。場面真是讓人揪心。

還有關於地鐵灌水的影片,7月20日,鄭州5號線的一個站點,整個車廂的乘客,已經被水淹過胸口,人們在緊急的向外求救,發佈影片的網民說車廂內應該有幾百人。

而《中國青年報》在報道中,引述了一位被困在5號線的乘客的描述,這位乘客說,列車在抵達海灘寺站點時,已經採取緊急停靠措施,「但是後面列車繼續往前開。」因爲地鐵內的人行信道過於狹窄,只有一部份人離開車廂,而大部份人被迫待在車廂。車廂裏的人被困了大約4個小時後,等來了救援人員,過程中一些人陸續出現缺氧、低血糖的症狀。

從另外一些影片中,還可以看到有人在對躺在地上的人進行急救。也有畫面顯示,地鐵站台上有一些躺倒的人,似乎沒有了生命跡象。

有當地網民說,鄭州地鐵灌水,已經淹死很多人。一位名叫張曉麗的大陸律師,從灌水地鐵中脫險之後,在微信朋友圈發了一條信息說,自己上次在地鐵撤離是在台灣,因為地震,這次從地鐵撤離是在鄭州,因為洪水⋯⋯,但是,不同的是,在台灣撤離時,地鐵安檢口直接全開,不需要刷卡,撤離速度很快,而鄭州還要一個個刷卡,極不利於人群儘快疏散。

相信很多朋友都會感慨,在生死時刻,每一秒都是命懸一線,刷卡才能過安檢無異於是在給逃生設置路障了。

那麼,爲甚麼有那麼多乘客會被水堵在地鐵裏呢?這麼大的暴雨,相關部門難道沒有提前預警和相關備案嗎?

有網民留言說,出於好奇,自己去翻了下河南省氣象局的官方服務號,事實上是,河南省氣象局幾乎做了整整一個禮拜的預告甚至警告。但是,遺憾的是,當地行政部門似乎沒有任何防備措施⋯⋯

有在日本的網民回應說,這在日本,早就會有洪水警報,開始撤離危險區域的民衆了,地鐵也會停運,然後各大電視台也會輪番報道,直升機漫天飛,手機預警響作一團。

在21日凌晨,中共鄭州市委發佈消息說,地鐵水淹導致最少12人死亡,5人受傷送院。不過,民間傳出來的數字遠高於官方,因爲如果報道了真實數字,可能有人的烏紗帽就會不保,所以中共官方一貫是數據不透明。

鄭州投資534.8億元建的海綿城市失效?

那麼,鄭州的防洪建設如何呢?根據鄭州當地媒體的報道,2016年,鄭州成爲了全省海綿城市建設試點,2018年提出投入人民幣534.8億元建設海綿城市項目,到2020年,鄭州建設海綿城市達標區的面積已經佔到城市面積的23.6%。

所謂海綿城市,是指新一代城市雨洪管理概念,也稱爲「水彈性城市」,也就是在下雨時,能夠吸水、蓄水、滲水、淨水,需要時再將蓄存的水「釋放」利用。據說,70%的降雨可以實現就地消納利用,防洪標準能夠提高到200年一遇。

就在一個月前,《鄭州晚報》還剛剛報道,在成爲海綿城市試點之前,鄭州就已經在致力打造會呼吸的海綿城市,制定了一系列的指導意見、各種方法,鄭州在推廣海綿城市建設方面積累了寶貴經驗,如今城市內澇已經得到緩解,生態環境有效改善。

這聽上去,似乎能夠證明,鄭州這個海綿城市的防洪排澇能力相當不錯,不過,這場暴雨似乎捅破了這個「神話」。

不過,有專家對大陸媒體表示,這一次河南遭遇的大雨非常罕見,不是海綿城市能夠解決的。河南省水利廳的官網也提到,這一次的河南特大暴雨,是5,000年一遇的。

雖然不知道河南省水利廳是怎麼了解到了從三皇五帝至今的降雨紀錄的,但我們卻可以感受到水利廳想傳遞的信息,那就是,城市防洪不利,都是天氣惹的禍。

無疑,這一次的洪災一定是和超大暴雨有關,但更主要的原因還是在於城市排水系統的先天不足和規劃不當。我們可以看到,幾乎年年雨季,大陸都有城市爆發洪災,2019年,中共官媒新華網也在報道中承認,180多座城市年年暴雨年年內澇,排水防澇工程體系仍待完善。

在《悲慘世界》這本小說中,法國作家雨果在100多年前,就把城市的下水道稱作「城市的良心」。但是,對中國的一些城市決策者們來說,可能城市的面子工程更重要,所以就市政建設的光鮮程度而言,今天中國的許多城市可以說已經不輸歐美了,但是,至於地下排水系統甚麼的,可能因爲不下雨的時候沒人看的見,所以一些地方官並不在意。

洪水源自水壩洩洪?

另外,也有民眾懷疑,鄭州街頭的洪水可能跟上游的常莊水庫洩洪有關。一位鄭州居民王女士,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說,政府在洩洪前,並沒有發出預警,地鐵也沒有停運。

這位女士說,地鐵真正水淹是在傍晚五、六點鐘的時候,一下子水勢增大,這是有點奇怪的。如果之前雨下得一直這麼大,水位是一個緩慢上升的過程,它不可能一個小時忽然那麼厲害。

也有鄭州民眾實拍20日中午鄭州市中心的情況,在短短約半小時內,整條馬路突然間被洪水淹沒,證明洪水不是由暴雨造成,很可能是突如其來的洩洪所導致的。

旅居德國的水利專家王維洛先生認爲,中國的洪水都存在人爲的成份。因爲中國這些下洩的洪水,就是從人的手中來的,下洩多少是人可以控制的,所以中國已經不存在任何的自然洪水,都是人為的、控制的洪水,政府覺得危機的話,就放的多一點,放的多一點嘛,對下游的威脅就大一些,至於死多少人,現在基本都不報。

中共官媒關心德國洪災

這一場洪水,還導致了停電、停水、停網等等,有民眾因爲碰到水中的高壓線,不幸觸電身亡。洪水還引發了大爆炸,在20日凌晨,鄭州登封市的一個電解鋁企業,因爲大水灌入廠房的電解鋁槽,高溫遇水引發了猛烈爆炸,從影片中可以看到巨大的衝擊波,火光衝天,場面觸目驚心。

在漢字中,繁體的「災」字,上面是水,下面是火,河南在7月20日一天就同時遭遇了水和火的極端災難。

面對如此巨大的災難,官方的救援力度如何呢?

官媒新華網在7月21日凌晨4點發文提到,「經請示中部戰區批准,已調派指戰員730人,武警官兵 1,159人、車輛60餘輛⋯⋯」

不過,形成對比的是,在20日晚上9點多,中共軍方的微博「中國軍視網」發文說,暴雨襲擊鄭州導致停電,陸軍砲兵防空兵學院鄭州校區的畢業匯演被迫暫停,於是,數百名畢業學員點亮手機,一起高唱《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有網民說,拜託你們先去救災吧。

一位鄭州的網民說,自己在外地,聽說鄭州暴雨成災,就立刻打開賓館的電視,想看看災情怎麼樣,結果河南各個頻道,竟然沒有一個報道的,河南衛視竟然還在放抗日神劇。不過,雖然河南洪水滔天,而且網上也到處都是求救信息,但中共官媒卻仍然操心著歐洲的洪災。7月20日,央視在「第一時間」欄目中,還播放「百年不遇洪災讓德國經濟損失慘重」的消息。

「75.8大洪水」 河南人痛苦記憶

目前的這場大水災,也觸動了河南人的痛苦記憶。在河南境內,有黃河、淮河、衛河和漢水四大水系,在歷史上都爆發過多次洪災,1975年8月,河南還發生了駐馬店水庫潰壩事件,62座中小型水庫在短短幾小時內接連潰壩。

但因爲當時,中共正在忙著文革鬥爭,官方對這次潰壩一直隱而不提。14年後,才有相關資料披露,這場特大洪災淹死人數超過26,000人,而水災導致的瘟疫和饑荒的非正常死亡人數大約是在22萬到24萬之間。這次駐馬店水庫潰壩事件被《探索頻道》評爲世界十大技術災難。

從中共公佈出的資料中,可以看到,在1957年到1959年,河南駐馬店修建了100多座水庫,品質低劣、偷工減料,水庫修建是以蓄洪功能爲主,認爲越重視「蓄」就代表著越革命,中共還提到,當時的蘇共參與了多處水庫的建設。而中共的大躍進、大煉鋼鐵,以及「農業學大寨」也造成了水庫上游植被被嚴重破壞和水土流失。也就是說,這次水庫潰壩是在中共革命思想指導下的一場人禍。

但是事實上是,這之後的幾十年中,中國每年也還在爆發洪災,而且所謂「百年不遇」的特大洪災也並不鮮見,但問題是,不管是修建了三峽工程,還是提升了預警系統,洪水來襲時似乎都不起作用,而洪水過後,歷史依舊重演。 中共執政幾十年來,讓我們看到的是,除了政權是它首當其衝要死守的之外,而對生命的漠視讓中國的百姓嚐盡了苦難。 

那麼,是中國人真的缺少防洪經驗嗎?像是更遠的大禹治水,我們就不多說了,從一些資料中,我們可以看到,現在的北京城,有很多地方的排水系統還是明清時期修建的,而且很多地下管網現在仍在使用,比如600年前建造的紫禁城,從歷史記載來看,不管下多大的雨,故宮內從來沒有出現雨水阻塞的現象。

那爲甚麼現在的大陸,年年有洪災呢?也許正像是王維洛先生所說的,中國的洪水中都有人爲的成份。而這個製造人爲因素的罪魁禍首,其實就是中共。 @

策劃:宇文銘
撰文:陳思雨、蔚然、宇文銘
剪輯:曲歌
粵語配音:Ada
配圖:R1
監製:文靜

----------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

📍報紙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網頁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