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習近平掌權後,中共的外交策略公開轉向強硬。到了今天,中共黨魁在對美的態度上,與之前江、胡時期出現了明顯不同。同時,中共「戰狼」外交官們以好戰姿態,在全球樹敵,引發各國反擊。

習近平對美的外交態度和手段

習近平在掌權後,一改之前中共對美交往的態度,開始公開挑釁,同時在大陸鼓吹民族主義,引發美國及其它西方國家的反彈。從多個例子中,可以看出習對美國的態度與手段。

美國防部在2013年5月一份的報告中曾指,世界各地在2012年發生的電腦網絡系統入侵事件中,有跡象顯示其中一些攻擊是直接來自中共政府和軍方。

一個月後的2013年6月7日,奧巴馬與習近平在加州進行非正式會晤。其中網絡安全是會談首要議題。

彭博社記者彼得·馬丁(Peter Martin)在其近日發行的新書《中國的文裝解放軍:戰狼外交的形成》(China’s Civilian Army: The Making of Wolf Warrior Diplomacy)中,披露了奧巴馬與習談話的一些細節。

書中描述,奧巴馬就中共黑客攻擊美國公司和政府部門的問題向習近平提出質疑,習則不置可否地以中國戲曲中的一個寓言故事回應,該故事講述了一名戰士在一個黑暗的房間裏與對手戰鬥,最後卻發現他在與自己作戰。(故事表達的)意思是,美國不可能知道誰是網絡襲擊的幕後黑手。

據一位見證雙方談話的人說,奧巴馬簡短地回應道:「(與此寓言故事)不同的是,我們知道是你(幹的)。」

中共在南海的行為也引人注目。

書中透露,在習上任前幾個月,中共在有爭議的南中國海佔領了黃岩島。公眾不知道的是,美國間諜衛星於2013年底開始拍攝中共在南海快速建島的圖像。在接下來的20個月中,中共在南海填海造島的土地是過去40年中所有其它南海主權聲索國所為總和的17倍。

儘管如此,美國官員還是從「奧習會」上看到了希望的跡象。中共釋放信號將減少網絡間諜活動,習近平甚至站在白宮南草坪上,公開承諾中共不會將有爭議的南沙群島軍事化。對於花了數月時間來尋求中共承諾的美國官員來說,習近平的聲明代表了一個重大成就,也是一個信號,表明美中雙方仍有可能真誠溝通。

然而,不久之後,很明顯中共確實打算將這些島嶼軍事化,而且網絡攻擊也恢復到以前的規模。中共違背承諾侮辱了美國官員。奧巴馬政府的一位前五角大樓高級官員將這一時刻描述為華盛頓對中共態度惡化的關鍵。

此外,習大力推行的「一帶一路」也被認為是對鄧小平「韜光養晦」政策的背離。

在2014年3月在巴黎的一次演講中,習以明確的措辭闡述了中共外交政策的變化,「拿破崙說過,中國是一頭沉睡的獅子,當這頭睡獅醒來時,世界都會為之發抖。中國這頭獅子已經醒了,但這是一隻和平的、可親的、文明的獅子。」

與習這番話相對的是,公開報道顯示,中共外交「戰狼」們在近期頻繁罵人。

6月24日,中共駐巴基斯坦外交官張和清在其實名註冊的推特帳號發佈推文稱,「對待敵人,我們就是『戰狼』」,並附以極具侮辱色彩的豎中指圖片。

去年11月,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發表「小心他們(五眼聯盟)眼睛遭戳瞎」的說法;今年3月,駐法大使發推罵法國學者邦達茲(Antoine Bondaz)是「小流氓」。

胡錦濤對美不動聲色

之前的中共黨魁胡錦濤,對美外交的方式與習不同。雖然中共早確立將不再趨步美國的體制,但是胡在場合上仍小心地維護美中關係。

美國前財政部長保爾森在他出版的《與中國打交道》(Dealing with China)一書中提到過一個故事,從中可看出胡錦濤掌權時期,中共對美心態的轉變。

2008年6月的第四次中美戰略經濟對話時,美國正處於金融危機中。時任中共國務院副總理王岐山,在休息時間時將保爾森拉到一旁,表示因為金融危機,中共高層對美國的想法有了改變。

「你曾是我的老師,現在我來到老師的地盤了,看看你們的體制,漢克,我們不確定是否該繼續跟你們學習了。」王岐山說。

雖然中共對美的心態在2008年有了轉變,但是在外交場合遭到美國指責的時候,胡錦濤沒有反駁。

今年5月9日,《The Wire China》登出了對奧巴馬時期前美國負責東亞和太平洋事務的助理國務卿丹尼爾·拉塞爾(Daniel R. Russel)的採訪。

拉塞爾說,與胡錦濤的交談就像與迪士尼世界的那些動畫總統交談一樣,真的無法與他進行真正的溝通,因為那只是(一個帶著)一堆談話要點,穿著西裝和領帶(的人)。

拉塞爾舉例說,胡錦濤偏離稿子的情況太罕見了。一次,在會談中,奧巴馬在北韓問題上對中國人(中共)嚴厲指責(kicking the shit out),胡錦濤的回應非常委婉和小心翼翼(mealy-mouthed)。當時胡是如此十分不安,以至於他拿起鉛筆,當著我們的面在他的筆記本上做了點標記。

當時,看到這一幕,拉塞爾和他的同僚面面相覷,眼睛都睜大了,就像,「他有所動作了……天哪。」拉塞爾還透露,美方官員過去從沒見過胡錦濤做過筆記或者有任何類似的舉動。

江澤民反美並在內鬥中利用美國

而胡錦濤之前的黨魁江澤民,對美更為依賴。在江1989年上台後,中共通過大肆煽動反美情緒來維繫內部的團結。之後,出現了美中南海撞機事件、美國誤炸中共駐南斯拉夫使館事件等,江雖以退讓為主,但仍藉機在中國人中大幅煽動民族主義。

時評人林保華曾總結,六四以後,鄧小平鑒於中國處境的孤立,提出外交上「韜光養晦、絕不當頭」的二十四字方針。對美國則是「增加信任、減少麻煩、發展合作、不搞對抗」。但是江澤民利用總書記和軍委主席的職務,推行以「反和平演變」為中心的路線,以後又多次提出反對「分化、西化」,矛頭指向美國。

林保華認為,江還熱心構築反美統一戰線,同流氓國家打得火熱,甚至向他們輸送先進武器和技術,唯恐天下不亂,給美國和世界製造麻煩。江再同俄國及中亞國家成立上海六國組織同北約抗衡。江有時做出親美狀,只是貪圖每年數百億美元的貿易順差和外國資金的流入,來穩定社會和滿足中共特權集團窮奢極欲的生活,並竊取美國先進技術。

鮮為人知的是,為了在2002年卸任總書記職務後能延續中央軍委主席的職務,江在內鬥中還利用了美國的意見。

宗海仁(從其所著書中來看,此人是朱鎔基身邊的官員,宗海仁是「中南海人」的諧音。)在其所著的《曖昧的權力交接》一書中披露,美國是否同意江澤民在2002年卸任總書記職務後,仍繼續擔任軍委主席職務,這對江來說至關重要。如果美國願意江繼續留任,而不將江的留任視為一個權力獨裁者的做法,江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垂簾聽政。

在中共「十六大」閉幕後不久,江在會見一個美國代表團時,當被問及是否繼續留任中央軍委主席時,江的回答是,「在軍委同志們的要求下,我繼續保留中央軍委主席的職務。」江既不表明自己的態度,更不提任職時間上的限制。此話一出,立即引起西方特別是美國方面的重視。

對此,美國代表團多數成員的解讀是,江不太可能在2003年3月放棄這個職務。緊接著,時任美國總統布殊給江拍了電報,祝賀江繼續擔任軍委主席,並希望與江繼續合作。江的上述談話出口轉內銷後,引起北京高層一派驚訝。

這之前,江在中共內部會議上多次稱自己不想留任「中央軍委主席」,交棒給胡錦濤。作者在書中質疑,這個口口聲聲標榜要徹底交權的人,為甚麼偏偏要在那個敏感的外交場合說那麼一通與在黨內表態完全不一致的話?這算不算帶頭違反中共的外事紀律?

在「十六大」之前,江同時在意美國對胡錦濤的態度。為此,江澤民派外交部的親信「監視」胡錦濤。

2002年初,胡錦濤在接替江澤民任中共總書記、中共國家主席前夕,訪問美國。

美國前副總統切尼2011年出版的《切尼回憶錄》書中披露,切尼想知道胡錦濤的真實想法,把胡錦濤請進書房進行一對一的談話,但客套話還沒說完,突然時任中共外交部副部長李肇星闖了進來。

切尼的幕僚當時曾經很禮貌的試圖阻止李肇星,並解釋說這是一對一的會談。可是李肇星不管這些,硬是闖了進去,而且坐在切尼與胡錦濤中間。

政論作家、時事分析人士陳破空對美國之音表示,毛澤東時代,美中走近,是出於對付共同的敵人——蘇聯。鄧小平時代,美中關係進入蜜月期,在於中國對內改革、對外親西方,讓美國感到鼓舞和放心。江澤民時代,一邊對內厲行政治高壓,一邊對外表現親美,極具欺騙性,美中關係正常的背後是不正常。胡錦濤時代,中共軍方開始挑釁美國,而美國看到,胡並無實權,無法駕馭軍方。美中關係呈現不穩定的走向。習近平上台,對內對外都表現強勢,咄咄逼人,讓美國疑懼更深,美中關係滑落到歷史最低點。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則認為,中共第三和第四任總書記江和胡,骨子裏都反美,仍不敢公開挑戰美國。其實,中共從毛掌權後期、鄧開始,出於和美國搞好關係的願望,都有一套對美的外交手段。毛登上天安門的時候,特別把美國記者斯諾帶在身邊,結果斯諾寫出的文章蒙蔽了很多西方人。鄧小平提出「韜光養晦」,訪美時戴上牛仔帽,也欺騙了大批美國民眾,給中共贏得了幾十年戰略發展時間。

李林一認為,百年歷史輪迴,中共對美關係從對立,到建交,到「蜜月」,再回到對立,轉了一圈又幾乎回到了原點。無論中共黨魁人選如何變化,中共內部從來都把美國作為敵人,這是明確的。習近平領導的中共,與胡、江、鄧相比,對美關係變壞,其實只是習領導下的中共顯露出更多真面目而已。#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