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即將離任的保守黨議員戴維·斯威特(David Sweet)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在加拿大,疫情溯源被政治化,甚至被指責為種族主義。他還強調,封鎖會損害加拿大人的心理健康。這是加拿大面臨的關鍵人權問題之一。

在他6月15日在議會的告別演說中,斯威特說他決定不參加下一次選舉,因為他正在與他所謂的「心理黃疸」作鬥爭,他將其歸因於他一生中的創傷經歷和多年在議會人權委員會任職期間聽到的「人類苦難最糟糕的故事」。在他任職的15年間,他一直是直言不諱的人權和權利倡導者。

「疫情(追查)被政治化了」

他說:「關於這場流行病最大、最令人不安的事情之一就是被政治化了,犯了很多錯誤。」

至於爆發的起源,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可能是從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洩漏的說法越來越受到關注。對此,斯威特說,發現疫情真正源頭面臨一些挑戰,包括面對中共缺乏合作、堅持當前說法的壓力,甚至是種族主義的指責。

「我不知道我們是否會追根究底,因為當我們試圖調查武漢到底發生了甚麼時,很多人都試圖拿出種族主義牌,這是有問題的。」

「一份豐富的禮物」

關於國際人權工作,斯威特向國會國際人權小組委員會的同事提出了兩項建議。一是在侵權調查中尋找良好的來源,以確保「壓迫者不能質疑他們的證據」,二是避免將人權政治化。

「總是有黨派爭論,總是有關於政策的辯論……但我們很少以黨派的方式提出異議,因為我們知道(受迫害的)人們生命處於危險之中。」他談到委員會的同事時說。

在告別演說中,斯威特敦促國會議員時刻牢記他們作為當選官員保護加拿大民主機構的責任。

他說:「我們有幸生活在一個由選民決定選舉結果的國家,而不是有權為選民建立名單的個別政黨或告訴選民應該如何投票的邪惡政權。這是歷代人精心保護的豐富禮物。在過去的衝突中,人們一直在用加拿大人的血為之奮鬥。」

他表示,每個國會議員的責任是保衛珍貴的國會機構。「我們守護和保護這個機構,因為這個會議廳是討論和解決與加拿大個人有關的關鍵問題的地方。」

疫情封鎖影響人們心理健康

他還堅稱,旨在遏制病毒傳播的「嚴厲封鎖」對加拿大人的心理健康產生了破壞性影響,可能包括他自己的心理健康。

斯威特在接受採訪時說:「他們可以使用其它工具,而不是廣泛、全面的封鎖。」

他說:「我不只用我的聲音說話,我只是回應博士、醫生、醫療保健專業人員、臨床醫生和研究人員的說法。」他並指出,來自世界各地的數萬名科學家和醫生簽署了《大巴林頓宣言》(Great Barrington Declaration),反對為遏制中共病毒傳播而採取的封鎖措施,指出封鎖弊大於利。

「不幸的是,省政府和聯邦政府沒有聽取專家們的意見,而是傾向於使用廣泛、全面的封鎖措施,這對人們的心理健康造成了深遠的影響……(並)導致數十萬人的手術延遲。」

斯威特說,聯邦政府在大流行開始時犯下的錯誤之一是「關閉了聯邦機構內部的運作以應對大流行」。

「所以我們沒有通常的PPE(個人防護設備)等倉庫,所以我們不得不依賴有缺陷的來自中國的PPE。」他說。

斯威特還敦促國會議員照顧好自己的心理健康。他說:「我們所有人都需要意識到我們的極限是甚麼,並確保我們在需要的時候得到救濟和幫助,以免它變得嚴重。」

「我鼓勵所有能聽到我的聲音並需要幫助的人尋求幫助,並堅持不懈地獲得他們需要的東西。他們不需要感到任何羞恥。我們有時都需要幫助。」#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