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美中較量的態勢逐漸升溫,「普拜會」及俄羅斯的立場令世界矚目。近期,中共官媒對「普拜會」進行了解讀,並吹捧俄太平洋軍演,被指試圖繼續聯俄抗美。但專家認為,中共官媒對國際形勢的分析嚴重脫節,還在沿用美蘇冷戰時期的觀點來看現在大國間的博弈。

中共黨媒新華網6月22日報導稱,俄太平洋艦隊多兵種兵力集團在太平洋中部的演習期間,演練了「消滅」假想敵航母打擊群。而在不久前,俄方在此次演習中,剛完成趕走「敵方」潛艇的艦機協同演練。

中共央視引述專家的話稱,太平洋已成為世界主要大國的重要博弈場所,雖然俄羅斯在太平洋的力量不如其它大國那麼強大,但它要在這個地方顯示其存在,通過參與來獲得其利益。央視主持人還稱,俄羅斯在「拜普會」後搞軍演是劍指美國。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與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於6月16日在瑞士日內瓦湖舉行峰會。雙方同意美俄大使各自回歸駐在國,也同意重啟軍備控制談判。

隨後,中共黨媒《環球時報》發表社評文章《普拜會本身就是成果,但恐怕僅限於此》,該文稱,美俄在烏克蘭問題、敘利亞問題、白俄羅斯問題和人權等問題上都有著分歧,但雙方都有給俄美關係止損的意願。

AIA Capital首席經濟學家、地緣政治專家吳嘉隆認為,美國跟中共對抗,需要聯合俄國,至少要安撫俄國,而俄國要利用美中對抗來取得它的利益。

吳嘉隆對大紀元表示,俄國過去挺中共跟美國對抗,有時會給中共一些甜頭,讓中共以為俄羅斯其實是跟它站一起的,但俄羅斯不是。俄國的真正利益來自美國、來自西方。

疫情下 美俄中關係生變

《環球時報》的社評還稱,中美俄作為「戰略大三角」,自冷戰結束以來呈現出幾種關係類型,一種是中俄之間的全面合作,一種是中美之間相當長一段時間裡合作關係,另一種就是美國今天與中俄的嚴重對立關係。

吳嘉隆對此表示,「中共官媒對國際形勢的分析嚴重脫節,還在沿用二戰、美蘇冷戰時期地緣政治的觀點來看現在大國間的博弈,但現在已經發生了變化。因為中共病毒疫情在全世界蔓延,拜登的歐洲之行,其實是在探討疫情後或者生物戰結束後的國際新秩序。為疫情後的國際秩序開始定調。」

「最重要的問題不是中共官媒所謂的地緣政治的那種拉幫結派,而是如何共同對抗疫情繼續擴散,也就是病毒起源的調查以及追究疫情責任,這是國際關心的頭號議題。因為病毒在全球擴散,它是跨國界、跨種族、跨地域地入侵。」他說。

目前,美國政府已經明確了疫情起源的調查程序。在國際上,G7峰會,還是之後的美歐峰會,對中共的疫情追責成為共同的議題之一。

吳嘉隆表示,「不管東西方國家,如何面對疫情、病毒的擴散、如何面對一個不值得信任的中共領導的專制中國,一個不能給他國安全感的中共造成的疫情。只有結束中共,一個沒有共產黨控制的中國才值得信任,才有安全感。」

他說:「現在美國聯合盟友一起對中共全方位的圍堵,而疫情追責、索賠一定要進行,然後知道以後如何去控制超限戰裡面的生物戰,這是國際秩序的頭號課題。」@

-----------------------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
📍報紙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網頁會員: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