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廣東台山核電站洩漏事件,引發了廣泛關注。但從目前傳出的消息來看,是燃料棒出現滲漏,而不是核輻射,暫時沒有出現危險,但是存在隱患。

這個在中國還沒有引起太多關注的事件,卻極大的驚動了美國和法國的政府高層,包括美國政府,國務院,能源部,以及法國國家電力集團,主流媒體等。

那麼,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們是否生活在核危險中呢?

事件的來龍去脈

台山核電站是中法兩國能源領域的「最大合作項目」,位於廣東省台山市,距離香港130公里,澳門67公里,台灣800公里。是廣東沿海5個核電站中的一個。法國電力集團(EDF,簡稱法電)擁有核電站30%的股份,中共國企中國廣核集團(簡稱中廣核)擁有大部份股份。負責技術支持的是法電旗下的核能產品供應商法馬通公司(Framatome)。

2009年,台山核電站開始建設,經過近10年的建設和測試後,2018年正式投產。這是一座號稱世界上單機容量最大的核電站,兩座機組單機容量是175萬千瓦,運行兩座「最新」的第三代歐洲壓水堆(EPR)機組。

5月份,法馬通公司檢測到機組內的惰性氣體濃度超標,要求合資方中廣核停機處理,但是被中方拒絕,中方的做法是,提高了核電站外輻射監測的可接受限度。但到了5月30日,惰性氣體濃度再次升高,已經接近提高後標準的極限。法馬通只好繞開中方,向美國通報。

6月3日,法馬通發信要求獲得美方豁免,以使用美國測試技術。在沒有獲得美國答覆的情況下,6月8日再次發信要求美國政府加速批准,並在信中強調,台山核電站存在「迫在眉睫的洩漏風險」,兩天後,法馬通獲得了美方豁免。關於台山核電站的事,法馬通為甚麼要找美國能源部解決,我們後面會有分析。

這整個過程本來外界是不知道的,但是在6月13日,CNN做了一個長篇報道,於是,台山「核洩漏」的消息一時間驚爆了大小媒體,中共也不得不作出回應。不過,中共外交部和台山核電廠,都是在第一時間表示「未見異常」。

因為中共在應對各種事故時,一貫都是採用高度不透明的做法,所以,外界常常被搞的是雲山霧罩的,也難知真假。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回應時聲稱,中國高度重視核安全,建立了接軌國際、符合國情的核安全監管體系。接軌國際倒沒甚麼,但是這個「符合國情」是甚麼意思呢?一旦要符合中國國情,很多事就不好說了。

但是,負責技術的法馬通,倒是在一開始承認,台山核電站的確存在性能問題,法馬通的母公司法國電力公司也在聲明中坦承,核電站的一號機組存在問題。

那麼,是否發生了「核洩漏」呢?從目前各方消息來看,答案應該是暫時沒有。

第一,我們看到,CNN報道中是這樣寫的,「儘管法馬通發出了令人震驚的通知,但拜登政府認為該設施目前尚未處於『危機水平』」。

第二,法馬通說「放射性威脅迫在眉睫」,但是並沒有說已經發生。

第三,有核電分析人士對BBC表示,燃料棒裂縫滲漏是行內常見情況,工程人員需要制定應對措施,直到下一次更換燃料棒時,方可把滲漏的燃料棒一併換掉。

不過,我們開頭在介紹核電站時提到,台山核電站應用的是全新的技術,那麼,跟專家們以往的經驗可能就不是一回事。所以對於這個第三點,我們應該更審慎,這個問題我們在後面還會談到。

那麼,是否存在核洩漏的風險呢?這個答案是肯定的。

這要從台山核電站使用的設備和技術說起。台山核電站使用壓水式核反應堆,是最新的第三代核技術,由法國生產商提供。當時和台山一起組建的還有法國和芬蘭的兩座核電站,後來在2015年發現主體結構有問題,這兩座建設中的核電站立即停建。法國也要求中方停建,2015年法國核安全局局長還親自到北京會談,說缸體破裂沒有真正的解決方案,建議停工,法國方面賠償損失,但被中方拒絕了。中方堅持建成投產,這也就成了法國技術人員的一個最大的心病。

其實,在2015年,中國網易新聞也曾經發文批評過,台山核電站建設過程中「安全全靠外國合作方催」,但是這篇文章後來被屏蔽了。2017年12月,香港媒體也曾經曝光,台山電站,一號機組有組件在測試期間破裂。

不過,最終,中國仍然建成了全球首個壓水式核反應堆。但是,核反應爐的主體鋼材料含碳量過高,高溫下容易發生淬裂,這很可能是這次惰性氣體洩漏的原因,繼續下去也同樣可能引起核洩漏。雖然,中共在應對建設材料質量的不足上,頗有心得,但是對於法馬通公司來說,這個不符合規格的核電廠應該一直讓他們焦慮不安。法方儘管心知肚明,但在市場利益的驅使下,還是跟中共簽署了備忘錄,以台山核電站為基礎,共同開發市場,推廣第三代壓水堆核技術,甚至已經跟一些國家簽署了備忘錄。

2018年1月9日,在北京的人大會堂,習近平和馬克龍一起為台山核電站揭牌,標誌全球首個壓水反應堆機組上線。不過,讓人印象深刻的是,根據BBC記者的計算,台山核電站從2019年8月首次發生運行事件,至今已發生事件共達7次,不過全部被中方界定為0級事故。

那麼,對於這次事故,為甚麼外界以為已經發生了「核洩漏」呢?

CNN文章的標題是《獨家:美國評估中國核電站洩漏報告》,在一篇文章的題目中,讀者同時看到「洩漏」和「核電站」這樣的敏感詞,很容易得出「核洩漏」的結論,至於這是不是CNN有意的暗示,就不好說了。

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是,這一年多來,關於武漢病毒研究所,還有病毒「洩漏」的事,已經讓人們的心理受到了巨大衝擊,所以,現在不管是法國還是美國,可能全球都會高度警覺在中國發生的任何「洩漏」。

而且,無獨有偶,跟台山核電站一樣,武毒所的P4實驗室也是由法國人提供技術建立的,對,又是法國!可能法國已經在反省了,這些讓法國不斷驚出冷汗、焦慮不安的根源到底在哪裏?

從工程技術的角度看,台山核電站的建造,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前一段發生樓晃晃的深圳賽格大廈,這個賽格大廈至今還是處在封閉狀態,拆還是不拆?這一定讓很多人想破了腦袋。

儘管我們不知道內情,也不是搞工程的行家,但世間萬物都有一定的規律,你在不該節省的地方節省了,那很可能將來就要為此付出代價。賽格大廈是一幢創紀錄的建築,是鋼管水泥建築中的「最高」,刷新深圳速度的「最快」,同時還是成本「最低」的資本最愛。可是,這麼多好事或者說便宜事能都聚在一起嗎?所以,才20年,這個創下多項之最的賽格,就成了一座最尷尬、最危險的深圳地標。

再來看台山核電站,在公開的資料中,這個核電站也是一個有著多項之「最」的工程,比如,「最新技術」、「最快建成」、「最大單機容量」。也不知道,在中國,究竟還有多少用「最」字來標榜的大型項目,實際上都是為外國技術當了試驗場的。

根據核工程專家介紹,台山核電站所裝載的核燃料的輻射量,是日本福島核電站的3倍,如果發生大規模「核洩漏」,將波及周圍7,000公里的範圍,除廣東省外,香港和澳門也都在其中。無論人類技術怎麼高超,誰也不能誇口徹底阻止大規模的「核洩漏」。而關於「核洩漏」的慘痛教訓,在35年前就曾經讓世界領教過了。

1986年4月26日凌晨,位於前蘇聯烏克蘭的切爾諾貝爾核電站發生爆炸,連續的爆炸引發大火並釋放出大量高能量輻射物質,所釋放出的輻射劑量是廣島原子彈爆炸的400倍。事件造成56人死亡,60萬人暴露在高輻射物質下,以及20萬宗的額外死亡。

蘇聯當局,當時隱瞞了這宗事件,36小時後才開始疏散周圍的居民,造成了人類歷史上迄今發生過的最嚴重的「核洩漏」事件,引起蘇聯民眾和全世界的憤怒。戈巴卓夫曾說,切爾諾貝爾核事故是前蘇聯解體的重要原因。

CNN向我們傳達了甚麼信息?

CNN這次的報道文章,措詞似乎非常小心謹慎,與其說是披露事情原委,不如說是在撇清,在防範,非常的耐人尋味。

再說法國方面,在獲得美方豁免使用核檢測技術前,法馬通表現的最是坐立不安,在向美國求助的報告中,特別使用了「迫在眉睫的洩漏風險」這樣驚悚的表述。但是,在獲得美方同意後,卻只是輕描淡寫地說,檢測及調整了一些參數等。前後的表現,有些判若兩人。

CNN在報道中分析說,外國合作夥伴在中方還尚未確認問題時,就單方面向美國政府求助,這是很不尋常的舉動。

而彭博社認為,這個消息的出現方式表明,中國核工業在未來幾年需要解決一個更深層次的問題。那就是,背後的政治因素。

首先,中廣核是被美國列入制裁名單的59家中國公司之一,這讓法馬通無法直接使用屬於美國的核檢測技術,必須獲得美國豁免才能使用。而要想獲得美國豁免的理由只有兩個,其中一個就是設備存在「迫在眉睫的放射性威脅」,而法馬通原封不動的搬用了這個描述。

對一個列入了美國制裁名單的核電站,美方明知道法馬通的描述可能只是為了拿到豁免,也許情況並非如此緊急,但是,卻仍然很快批准了豁免。

CNN在報道時,提到核電站目前尚未處於「危機水平」時,特別提了一下「拜登政府」認為。

這些都是偶然的嗎,還是真像彭博社所說的,背後有一些政治因素呢?大家一起來開一下腦洞。

亨特拜登對核電站的巨額投資

根據美國媒體「國家脈動」(The National Pulse)披露,台山核電站的主要營運商——中國廣核集團公司(CGN),從拜登兒子亨特拜登那裏獲得了數百萬美元的投資。

從2013年起,亨特拜登開始擔任渤海華美公司(BHR Partners)的董事,在渤海華美公司的網站上,可以看到中廣核是這家私募基金公司投資組合的一部份,渤海華美是中廣核首次公開招股的1,000萬美元基石投資者。亨特拜登通過投資渤海華美公司,間接地向中廣核集團投入大筆資金,可以說,是這座被認為發生洩漏、並存在「迫在眉睫的放射性威脅」的核電站的主要股東。

「國家脈動」披露,中廣核的一名顧問被美國司法部(DOJ)定罪,罪名是「聘請美國核工程師協助設計和製造核反應堆的某些部件」。根據美國司法部的表述,被盜的機密「對美國的國家安全造成了重大損害」。

我們可以看到,在渤海華美維基百科的網頁上寫著一句話,「2019年,亨特拜登為澄清自己的職位與父親前美國副總統祖拜登無關,而離開公司董事會。」不過,雖然亨特拜登在2019年離開了渤海華美董事會,但據稱仍然持有公司相當大的股份。

關於這次的台山核電站事件,是不是隱藏著神秘的政治因素,還有待在事態進一步的發展中作出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