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府和特首林鄭月娥在最近這兩年裏,民望一直徘徊在負值,常常有過半數的民意受訪者給他們打零分,而民眾對香港的安定、繁榮、法治、自由、民主這五個核心指標的分數也很低,尤其在去年10月更創歷史最低分數。香港民意研究計劃的行政總裁鍾劍華博士,11日接受本報《珍言真語》欄目記者梁珍的採訪時表示,即使北京和港府利用港版國安法恐嚇媒體,或者給年輕人發一點錢,甚至加大對學生進行洗腦,都不會收到效果,港人無論是在紀念六四或打疫苗等很多事情上,都採用了不合作運動,對港府不信任,而那些離開香港的人,都帶著憤怒移居他國,他們到了海外依然會繼續為香港的民主出力,作出貢獻。

七成港人反對林鄭月娥

作為民意研究計劃的行政總裁,鍾劍華博士一提到港人對港府和林鄭月娥的民望,臉上的表情相當嚴肅。他表示,香港民意研究所過去一年半所做的所有民調結果顯示,港府很多做法,在民意上完全產生不了效果。林鄭月娥的民望都在極低的水準,淨支持度在負40多至負50多,就是有七成人持續反對她;獲得的評分在二十多分到三十多分之間起伏。過去的一年半裏,每一次調查總有大概四成至六成的受訪者給她零分。而香港特區政府那些官員、司長的評分,長期以來絕大部份都是負分;另外有幾位主要官員,比如說律政司長、教育局長、保安局長等,這些人的民望也是極低。無論外面的政治活動怎麼變,民意都沒有改變。

「尤其是最近,港府利用國安法,抓了四十多人,現在各種示威活動都做不了,過去堅持了30年的六四紀念活動,今年也做不了了,有些媒體還受到嚴重的威嚇,記者被打,警務處長甚至接二連三用很不負責任的態度,去批評傳媒集團,選擇性地去執法,連民意研究所也都先後被警察滋擾過兩次。這都是市民親眼所見,因此考核社會的五個核心指標:安定、繁榮、法治、自由、民主,2020年的10月的得分是歷史最低位,五個裏面有四個跌破3分(滿分10分),那真是二十多年來的最低位了。到了近期也都是其中有三個都是3分以下。」

「從長遠看,仍然都有五成多的人覺得要平反六四;過半數人認為,北京政府的做法是錯誤的,這些都沒有變。所以我覺得,在民意上,特區政府或北京,完全收復不了失地。」

年輕人追求民主法治的意願不變

民意研究所近十多年的民意調查,相信中共也一定看到過,因為中共一直以來都把港人的民怨歸罪於住房問題,尤其是無法滿足年輕人的需要。

而鍾劍華認為,指責香港年輕人買不到樓房就「發窮惡」(因貧窮而做有違常理的事情)已經很多年了,但其實是判斷錯誤。當局可以藉口香港經濟機會狹窄,安居置業困難,政府的房屋政策不能滿足人們的需要,或者甚至出現一些代際的矛盾,這些可能會使得年輕人激進化,在理論上確實是這樣的。

但是實際上,「香港年輕人所追求的目標和價值,就是要求有一個合理一點的制度。在我們的民意調查裏面其實都很清楚看到這個趨勢。比如說爭取自由民主,對於特區政府的不滿,對於北京的不滿,對於中國人身份的認同,越是年輕,越是教育水平高,做出的反應越負面的。就是說,如果以為只是解決住房的問題,以為給房子給年輕人住,或者呼籲大家去大灣區,有很多機會,現在去大灣區工作,還有薪金津貼,香港政府出一半。那你看一下年輕人的反應是怎麼樣,就知道了。」

根據鍾劍華的觀察,比較全方位地影響香港年輕一代,改變他們對中共和對特區政府的負面看法,這種影響暫時還看不到。「而且他們在一些核心的價值方面,比如自由、民主、法治,都出現同樣的趨勢:越是年輕,越是教育水平高的,就會看得越重。所以我覺得,以為只是多給他們一點機會,多派發一點錢,安慰他們晚一些有很多住房提供給他們購買,用這樣的講法就以為可以收服年輕人的心,其實我看不到有成功的機會。」

中共的洗腦作用微乎其微  

要扭轉香港年輕人的想法,中共也用上了洗腦術。尤其是在香港推行國安教育,鼓勵學生舉報、告密自己的老師違反國安法,這已經在大學引起很大反感和爭議。中共同時也在幼兒園和中小學推行洗腦教育,會引發甚麼後果?

鍾劍華認為,中共的洗腦是硬來的。一方面在課程指引上,連常識、科學、地理都要講國安教育,從幼兒園開始要唱歌升旗,灌輸比如英國人對香港不公平等等扭曲事實的洗腦,中共企圖在20年後看到效果。但是「20年之後,以現在這一代年輕人來看,當局做的這些洗腦所產生的效果是微乎其微,甚至有時候我覺得是適得其反的。」

另外,在中共高壓下,香港教育局也很可能威嚇老師們一定要去做洗腦教育,「廣大的老師,你叫他們明知道是假話還要講假話,我相信很多老師是做不出來。即使他們知道當局鼓勵學生告密,他們也可能會用消極的方法來應付。可能讓學生把資料帶回家,看完之後跟自己的家長交流。前線的老師會用各種消極的方法進行抵制。」

而家長方面也會做出反應。鍾劍華說,除了少數藍絲父母之外,大多數家長都不會無視自己的孩子接受洗腦教育。「在近段時間,國際學校收不滿學生,名校也有位置剩餘,就是說有能力的家長都已經儘量的將小孩送去其它地方了。至於沒有能力離開的那些家長,他們是否會坐以待斃,任由中共給他的孩子洗腦呢?我相信任何正常的家長都不喜歡自己的孩子被人洗腦或者做奴才的。我聽到很多家長說,以後家長要做多點事情,做的時候不要在學校露餡被人投訴。」

當然,中共利用續約、招聘來恐嚇一些年輕的學者,確實令一些人不願意公開上節目擔任評論嘉賓,因為他們真的有顧忌,擔心無法續約或者會被管理層迫害,但是私底下他們都清楚這是怎麼回事。

「而未來幾年進入大學的學生,很多都是經歷過最近兩年的運動洗禮的中學生,尤其香港始終是一個資訊相當流通的地方,人們可以看到各種媒體的報道,你不要說大學生了,連現在的中學生,雖然由小學升中學的這8年或10年裏面,去過大陸三到四次,但是一旦到了十五、六歲以後,他們有了自我的意識,當他們看到電視中那些中共官員的嘴臉,說出的話完全與事實不符,那些所謂的國安教育、去北京看長城的興奮就會消失。我覺得在香港搞這一套洗腦,短期內不會有效果,而且這種狀態也不可能長期維持下去。」

學齡兒童減少 面臨停校危機

鍾劍華指出,「未來一兩年會是移民的高峰期,不過這次與過往的兩次移民潮是不同的,過去80年代、90年代兩次的移民潮是因為對前景不明朗而走的,但這次是對當前的狀態感到憤怒而走的。很多人也講,他去到外國會繼續為香港做事,事實上也是這樣。」

離開香港的人多,也帶走了很多學齡兒童,以致香港很多名校罕見地出現了學位空置的現象。

「香港過去一年的出生率出現了歷史的新低,只有0.87,差不多在全世界也是最低的,可想而知多麼嚴重。即使在2003年沙士肺炎疫情的時候,出生率都有0.97。再加上這兩年有很多人移民國外,也帶走了很多學齡兒童到國外當插班生,如果沒有疫情的話,我相信走的人會更多。我想今年九月,空置學位的情況會更加嚴重,新學年會有更多人離開香港,所以學校面臨的壓力是非常大的,縮班、停校可能會提上議程也說不定。」

禍不單行的是,港府的財政出現了結構性的財政赤字。鍾劍華說:「港府用非經常收入賣地來填補這個數字,在過去兩年又派了3,000億元港幣,到了明年這個時候,特區政府的財政儲備只剩下公共開支總數的13個月,已經到了危險的水平了。剛剛幾個月前港府發表的財政預算案,財政司一方面要派5,000元消費券,不派不行,另一方面,它大幅度增加汽車的登記稅和續牌費來填補。我相信離開香港的移民數字這一兩年會很大,經濟上有很多暗湧,所以特區的財政會出問題,在這樣的情況下,停校的議程相信會再次提出來。因為教育是政府在四個主要政策範疇之內,開支最高的一個部門。」

香港出現不合作運動

鍾劍華進一步談到,離開香港的人走得很不開心的,好多人走了之後都帶著一種很強烈的惡感,他們說到了外國會繼續為香港做事,他們雖然離開但是都不會放棄香港,事實上也是這樣。最近的六四晚會,維園的燭光幾乎在全世界各國不同的大城市點燃。而留在香港的人,已經開始出現了一種沒有人組織的不合作運動,而且這種不合作運動已經開始了,他們用抵制或拒絕合作來回應港府。

「政府叫大家打疫苗,沒人理睬,打疫苗已經是夠中性的了,但是都沒有人理睬它。我相信這是政府造成的,使民間對政府沒了信心,不理睬這個政府。港府你搞定了港台,大家索性就不聽港台的。以前港台很受歡迎的節目,現在要麼被抽起,據說很多人都已經不聽了,沒有心情去聽了。這樣的態度就會使政府做的事情是事倍功不及一半。而且這種民間的不合作運動,只要有機會就會出來表達。比如六四晚會,你不准他去維園,大家就到處走,我當天在銅鑼灣、灣仔,看到拿著蠟燭的人比較少,但是拿著手機開著光的人就很多,故意讓人看到。我覺得這種不合作的情緒,在一個較長時間裏都會持續下去。」

林鄭被踩 梁振英白忙

鍾劍華還說,最近他看到梁振英似乎有意翻閹(退休後再從新入職),「很早就有跡象了,也不需諱言,他看到了林鄭月娥的民望低,比梁振英自己還低,因此過去一段時間裏,很多與梁振英關係很密切的人,屈穎研、馮煒光、『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的主任等,最近都高調地說話,都是在踩林鄭月娥的。很明顯他已經表態了,有人說他已經問過北京了,北京沒有反對就等於是支持了,所以他出來參與競逐的意向就很清楚了。但是我看他競選的套路,與他在2011年到2012年之間競選特首時,要打倒唐英年的時候,一模一樣,他當時作為行政會議召集人出來唱反調,不理這個集體負責制。今天作為一個名義上的國家領導人出來踩現在政府的台,這個是很不正路的,也就是說一個落任的特首,你對現任政府指手畫腳、說三道四,也很不符合政治倫理。」

那麼,梁振英這次競選是否會成功呢?鍾劍華預測說,梁振英會白忙。因為過去幾年他當特首的時候做得怎麼樣,「說俗一點,令香港人憎恨的一些行為他全做了。所以我覺得在爭取民意上,他未必很佔便宜,這是第一點。至於爭取北京的視線、眼球,行不行呢?當然他也是一個建制陣營的悍將,但是我自己的看法就是,如果五年前不給你做,五年後為甚麼要給回你做呢?」

「更何況,梁振英和林鄭月娥,以及有意加入競爭的葉劉淑儀,三個是同一類型人,如果北京打算換人的話,為甚麼要換一個同一貨色的人去取代林鄭月娥呢?而且林鄭月娥甚麼都肯做,每個星期都歌功頌德、撕破臉皮、擦鞋擦得這麼難看她都敢做,又熟悉政府的運作,更加髒的事她都願意做,她現在的口吻已經非常像京官,連那些語言都已經全學到了。如果北京不是想換一個人開創一個新局面的話,它沒有必要去換林鄭月娥;如果它要換林鄭月娥的話,這個人肯定與林鄭月娥是不同樣子的,那麼這個人肯定就不是梁振英了。所以我初步估計,梁振英白忙而已。」@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