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6日,幅員狹長的西南美洲國家秘魯,完成總統大選第二次全國投票。截至周三(10日),開票工作尚未結束,難料最終哪位候選人勝出。秘魯本屬區域性影響力國家,但其總統大選持續引發海內外輿論高度關注,概因本次選戰激烈度不輸前幾次,特別是競選雙方政見對立;不管當選的是保守主義的藤森慶子還是社會主義的佩德羅‧卡斯蒂略,今後5年的秘魯國家走向,對中南美洲諸國乃至南太平洋地區的影響均不容小覷。

選情激烈 藤森慶子Vs.卡斯蒂略teng

秘魯是南美洲人口第4多的國家,2020年約為3,280萬。 以GDP計,其2017年為美洲十大經濟體之第九、世界排名第47。

2021年4月11日(星期日),2021年秘魯大選投票在全國舉行,選舉將產生新的秘魯總統、兩位副總統和國會(一院制)全數130名議員,以及由秘魯、玻利維亞、厄瓜多爾、哥倫比亞等幾個南美洲國家組成的關稅同盟——安第斯議會5名秘魯議員。

2021年秘魯總統選舉有18名正式候選人,是2006年大選以來候選人最多的一次。總統選舉採取兩輪投票制。哪位候選人在首輪投票取得過半數票即告當選,無需舉行次輪投票。本次選舉4月11日第一輪投票秘魯總統大選首輪投票4月舉行,51歲的卡斯蒂約和46歲的藤森慶子分獲前兩名,由於兩人都沒有在首輪選舉中得票過半,6月6日舉行第二輪角逐。

按照秘魯選舉制規定,選民必須投票,違者將被罰款25美元。當選總統任期5年,不可連任,下野後可隔期再行競選。

130名國會議員由27個多議席選區產生。參選政黨需取得不少於5%的全國得票率,或在單一選區贏得至少7席,方可獲得國會席位。議席以洪德法(d'Hondt method,又漢狄法、抗特計算法)分配。基本規則為,把每一參選黨派所取得票數除以一、二、三、直至議席數目,然後將得出的數字分配給該黨派名單上排第一、第二位的候選人、依此類推。然後比較各黨派候選人所獲得的數字,高者為勝。

以下為參考說明和表格:

假設甲、乙、丙、丁四黨競逐 8 個議席,並分別獲得 100,000(43.5%)、80,000(34.8%)、30,000(13.0%)、20,000(8.7%)票。把每個黨派的得票除以 1 至 8 後(見下表),數值最高的 8 位元可獲得議席(顯示為粗體,議席獲得次序顯示為斜體)。

秘魯全國選舉程式辦公室(ONPE)官方網頁最新資料顯示,目前秘魯選舉計票已逾96%,卡斯蒂略得票率約50.29%,藤森慶子的得票率約為49.71%。雙方相差約10萬張選票。此前,卡斯蒂略的票數曾一度落後,但隨著農村地區不斷開票,其得票率開始增加。

ONPE主任強調,從6月6日晚11點半起,ONPE將每30分鐘在其官網更新一次計票進展和各方得票率。由於點票中心仍要點算超過100萬張來自海外選民的選票,預料選舉委員會還要多等數天,才可公佈正式結果。

 卡斯蒂略得票率超過藤森慶子後,藤森在社交媒體上指控存在「系統性舞弊」,並稱卡斯蒂略支持者「竊取選票」。此前計票結果顯示藤森慶子暫時領先時,自由秘魯黨也曾稱存在「選票欺詐」,但未給出具體證據。

雙方主張對立 選民各站一邊

秘魯選民正在兩候選人極端對立的經濟和政治見解之間做出抉擇。對此,藤森慶子說:「這次競選毫無疑問會很困難,但我喜歡挑戰,我會盡最大努力傳遞我們的政府計劃,參與競爭的不是佩德羅‧卡斯蒂略先生,而是政府的想法和計劃。人民力量黨提出社會市場經濟,卡斯蒂略先生提出馬克思主義和共產主義。」

高盛首席拉美經濟學家阿爾貝托‧拉莫斯評論說,(如果卡斯蒂略上位)對市場來說是一個「負面信號」。他認為:「卡斯蒂略的異端干預主義政策將意味著宏觀經濟的巨大風險,違背了常識,也違背了專家和政治分析師的觀點,他們此前以為卡斯蒂略激進和極端的政策綱領不會吸引大多數選民。」

他說,新冠肺炎疫情嚴峻形勢,公職人員腐敗案件,選民強烈的不滿情緒使卡斯蒂略正在受益。

這種巨大反差,正是本次秘魯總統大選的最大看點。

藤森慶子被輿論稱作極右政治世家繼承者。其父是秘魯第45任總統阿爾韋托‧藤森(藤森謙也),她自己的從政經歷也頗為曲折,不僅三次參加總統競選,還兩次被捕。

慶子1993年留學美國,1997年從波士頓大學畢業。2004年再次前往美國深造,獲得哥倫比亞大學MBA學位。1994年,其父親與母親分居,慶子替代母親成為秘魯第一夫人,當時只有19歲,成為美洲歷史上最年輕的第一夫人。

2009年,慶子著手建立自己的政黨「力量2011」,2010年正式註冊。之後她投入2011年總統選舉。高支持率讓她成功進入第二輪選舉,但6月5日第二輪選舉中她敗給左派奧良塔‧烏馬拉。2016年她再次參選,第一輪選舉中獲得所有候選人最高票,但第二輪選舉中又以微弱劣勢敗給佩德羅‧巴勃羅‧庫琴斯基。

2018年10月10日,慶子涉洗錢被捕,17日法院將她釋放;31日法院改判收押她3年。2019年11月29日晚慶子出獄。

2020年1月28日,慶子再度被收押。5月4日以7萬秘魯幣(約2萬美元)交保釋放。

慶子主張維護當前經濟體制,優先解決就業,保持政治、經濟和社會穩步發展。支持藤森慶子的選民主要來自中產和富有階層。

她說:「我向那些相信私人投資模式的人發出呼籲,他們不希望秘魯變成古巴或委內瑞拉。」她的話被認為暗指佩德羅‧卡斯蒂略的干涉主義政策。

多維網稱,卡斯蒂略首次參加秘魯總統選舉,選前名不見經傳,但其政治和經濟模式改革的承諾得到眾多低收入選民支援,在較貧窮地區吸票力強。秘魯新冠肺炎疫情與經濟問題導致民眾不滿之際,卡斯蒂略被認為是立場強硬的左翼教師工會領袖。

據《共和報》(la republica)報道,在卡哈馬卡省府做教授的卡斯蒂略因2017年發起一場教師罷工而嶄露頭角,他領導了蘇特‧科納雷(Sute Conare)派系,而這其實是恐怖組織「光輝道路」(shining path)的政治分支Movadef。

卡斯蒂略在卡哈馬卡的喬塔感謝人民的支持。秘魯自由黨二號人物迪娜‧博盧阿爾特(Dina Boluarte)承認, 「我們將研究聯盟的可能性,不僅僅是同左翼政黨」。

對此,財新網誌作者、旅居利馬的媒體人孟可心說,這兩個政黨一左一右執政理念完全相佐。左派黨卡斯蒂略提出若成功當選總統,將會大幅提高礦業公司的稅收,並且會將這些資金用於發展醫療和教育,減少收入不平等。而藤森慶子的政黨則是自由市場的堅定支持者,她承諾當選後會支持開發能源和礦業專案。

他說,卡斯蒂略一反常態的政策,打破了秘魯從藤森時期開始20多年保持的穩定自由市場經濟政策,引起不少秘魯私有企業,特別是礦業企業的擔憂。秘魯市場上隨之美元與當地貨幣兌換率大幅上漲,百姓日常生活必需品價格升高,都反映出人們對下一屆政府不確定性的擔憂,特別是藤森慶子沒有十足把握拿下這次大選而產生焦慮。

毛派游擊隊疑干擾選舉襲擊選民

說到秘魯左派,最臭名昭著的當屬毛派游擊隊「光輝道路」。

秘魯國家警察局宣佈,5月23日22時左右,中部胡寧省發生一起針對平民的恐怖襲擊事件,造成至少14人死亡。「光輝道路」成員衝入聖米格爾市中心一家酒吧,殺害無辜平民,其中包括2名兒童,兇犯還當場焚燒了一些人的屍體。

中共新華社駐利馬記者5月24日引述警方的話說,從襲擊現場留下的一些宣傳冊判斷,這宗事件為「光輝道路」所為。該組織籲居住在阿普里馬克、埃內和曼塔羅河谷地區的民眾不要參加即將舉行的總統選舉,不要投票支持人民力量黨候選人藤森慶子。

秘魯總統薩加斯蒂、部長會議主席(總理)比奧萊塔‧貝穆德斯當天下午在社交媒體上譴責這宗事件,並下令警察和軍隊加強該地區的巡邏。

光輝道路(英語:The shining path;西語:Sendero Luminoso)是秘魯毛派反政府游擊隊組織,從不自稱自己是「光輝道路」,而自稱秘魯共產黨(Partido Comunista del Peru)或簡稱PCP-SL,其目標是實行共產主義,以新民主(New Democracy)取代現有的資產階級民主(bourgeois democracy)。

「光輝道路」上世紀80年代在秘魯的活動頗為猖獗,時常製造事端,被美國國務院列為恐怖組織。

1992年,在CIA協助下,藤森政府在清剿行動中逮捕該組織首腦古茲曼,該組織活動開始減少。2006年10月13日,組織領袖古茲曼被判終身監禁。

該組織在世界動亂地區頗有些名氣,其意識形態與策略被其它奉行馬主義的游擊隊傚法,例如尼泊爾共產黨。

Ayaguchu省前大學教授阿維馬埃爾‧古茲曼(Abimael Guzman,化名貢薩羅)原是秘魯共產黨領導人之一。1970年創立「光輝道路」和他的毛派武裝學說,成為秘共「紅旗」的支派。1980年秘魯軍政府開始舉行選舉。12年間,「光輝道路」一直拒絕參選,還常以暴力游擊方式襲擊投票站。

1973年至1975年間,「光輝道路」曾操控部份大學學生會,到80年代中晚期,光輝道路已實際控制三分之一國土。1992年古茲曼被判終身監禁後,1999年繼任者Ramirez Durand步其後塵。1997年,「光輝道路」佔領日本駐秘使館,將慶祝日王壽辰舉行的晚宴上的人挾持為人質。據秘魯真相與和解委員會調查,該國20年內戰死亡的6萬餘人中,54%被光輝道路所殺。

秘魯恐怖頭子古茲曼從小崇尚暴力,讀大學時崇拜列寧、毛澤東。畢業後,他移居Ayacucho 教學,並成為該地區秘共黨委領導人。

在中共文革高潮期間,古茲曼到中國體驗,回國後領導秘共決定學毛澤東農村包圍城市策略,自稱 「我致力於黨內消滅修正主義工作⋯⋯我們開除了一兩個陷得太深的,他們是死不改悔的修正主義者。」

古茲曼領導秘共左派(red faction)重建以發動武裝鬥爭為目標的政黨,20世紀60年代中期,一些被古巴革命激發起來的武裝派別試圖通過游擊戰術發起革命。

藤森謙也上台前,恐怖氣氛籠罩秘魯。全國有不少領土為「光輝道路」及馬列主義組織「圖派克‧阿馬魯革命行動」游擊隊(MRTA)控制。單在1989年,就有超過100名官員被「光輝道路」殺,四分之一秘魯區議會、省議會選擇不選舉。在「光輝道路」恫嚇下,秘魯超過三分之一的法庭同一年內出現太平紳士職位空缺,1980年代亦有多名工會領袖和軍官遇刺。

中共疫苗外交危害秘魯

向全球傳播新冠病毒的中共,又對疫情猛烈的秘魯搞起疫苗外交,還導致秘魯發生一周内換了3個總統的醜聞。

新華社利馬2月9日稱,秘魯總統薩加斯蒂(Sagasti)9日晚在首都利馬接種中國國藥集團新冠疫苗。秘魯國家電視台直播了薩加斯蒂在秘魯陸軍醫院接種疫苗的過程。隨後,薩加斯蒂獲得疫苗接種證書。當日清晨,位於利馬的洛阿伊薩醫院3名一線醫護人員接種了中國國藥新冠疫苗,成為秘魯首批疫苗接種者。

秘魯總統接種中國國藥新冠疫苗

2月20日《華爾街日報》報道,去年秋天該國新冠死亡人數激增後,包括時任總統比斯卡拉(Martin Vizcarra)在內的近500名有政治背景的人秘密注射一種中國疫苗。

被外界稱為秘魯「疫苗門」醜聞。

因在該疫苗獲秘魯有關部門批准前,政府顧問、說客、內閣部長、比斯卡拉及其家人已於去年9月開始接種。醜聞被曝後引公眾憤怒。

秘魯衛生部長和其他一些高級官員已辭職,檢方已對一家中國國有公司提供的2,000劑未披露疫苗的去向展開刑事調查。

然後,中國國藥疫苗在秘魯臨床試驗資料外流,防護效力令人不安,致該國國會新冠委員會提議外部國際核查。總統為不能向民眾清楚交代疫苗談判、測試等向全國致歉。

新唐人電視台引述中國疫苗專家陶黎納1月5日在社交平台的透露,稱接種國藥疫苗後副作用高達73種,中國疫苗是「世界上最不安全的疫苗」。

到3月5日,秘魯「WillaxTV」電視台公開「秘魯卡耶塔諾埃雷迪亞大學」(Universidad Peruana Cayetano Heredia) 與中國國藥(SinoPharm)合作的中共病毒疫苗臨床試驗數據。數據顯示,中國國藥集團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研發的滅活疫苗,對中共病毒效力僅為11.5%,北京生化所開發的疫苗功效為33%。

最悲催的是,搶著施打、替中共宣傳疫苗的秘魯前總統馬丁‧維茲卡拉(Martin Vizcarra)和妻子不久雙雙確診中招。@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