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一個人還是死100個人,只是數字問題。是誰决定做這些事情?這個決定做得對不對?應不應該提出討論?」資深評論員沈四海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說,「要將『六四』這件事件清清楚楚地告訴下一代,一代一代傳下去,是重要的。」

1989年6月4日,中共軍隊在天安門廣場周圍開槍屠殺愛國青年,大屠殺事件在人們心中永遠不會被遺忘。新聞系出身的沈四海當時是台灣南部一個傳媒駐香港的特派員。因為5月20日凌晨開始戒嚴便離開了北京。他說,不可以跟中共「情投意合」,但是一定要清楚它是否真的動手。他認為,自己的生命最重要,保存了自己的生命,才能做新聞。

六四有沒開槍不是最主要問題 誰决定才是關鍵問題

回顧六四當年,沈四海說,這32年來,有幾個感觸:廣場有沒有開槍,不是最主要的問題。有沒有死人呢?是不是在廣場死的是不是重要?他說,從很多圖片看到,有的腦漿溢飛,身體沾滿了血;在醫院裡面,年輕人身體淌出來的血,學生身體上的子彈窟窿等等。他認為,「你死一個人還是死100個人,只是數字問題。是誰决定做這些事情?這個決定做得對不對?應不應該提出討論?」才是關鍵問題。

沈四海說,很悲哀的是,看到這30幾年來有一種思潮認為,開槍是很無奈的,如果不鎮壓這30幾年就不那麼發達了等等。沈四海質疑,發達是否一定要建立在殺人的基礎上? 「如果是這樣的話,你為什麼要鼓勵生育呢?那你就多殺幾個吧,很過癮的,反正你一直是這樣殺人的,習慣了是不是啊?就像在醫院門口掛在那裡說腎一個多少錢,心臟一個多少錢,這樣就更發達了。國家是不是這種方式去管理呢?」

這32年來大家有很多的反思。沈四海自問,作為香港一隅,是否應該去關心中國的民主運動?並如此投入?他認為應該有一個更好的定位。但悲哀的是,現在香港人或海外華人都希望中國有民主,但是大陸人並未覺醒。若問大陸人想不想有民主自由?他們的回答是:「民主自由是什麼?多少錢一斤?」隨時都是這樣回答。

沈四海指,要將「六四」屠城事件清清楚楚地告訴下一代,一代一代傳下去,是重要的。他以當年德國納粹屠殺猶太人為借鑒說,「德國每一個城市,都有這些紀念。她是一直在鞭斥自己的神經,不可以再犯這些事情,在德國要舉一個什麼手勢,你馬上會被人抓起來。」

現在中共在大陸對六四一直採取遺忘術方式。32年後,在香港和澳門也已採取此遺忘術,為何選在這個時候?

沈四海指,關鍵的是今年是中共建黨100年。它要的是歌舞昇平、繁華盛世,不可以有任何的差錯。所以什麼『六四』、7.1,全都不行。「當香港全面沒有『一國兩制』,全面被大陸(中共)衝擊,始終有朝一日,它一定要跟香港人講和的。」

對港人拒絕接種中共疫苗,沈四海說,明顯看到,香港人已經完全不信任香港政府。「你說東,我偏向西走,你說吃飯,我就吃海南雞。」而港府只有跟香港人講和。政府越禁止在外悼念六四,港人就在家點蠟燭紀念。

港人以「Be Water」最高境界對抗中共

當局以高壓對付民眾,但港人不會放棄。沈四海認爲,香港人只有不斷地去反抗。到香港一天不反抗,正如現在這樣,就以躺平主義對抗,但不下跪。「『Be Water』,是不是啊?就是老死不相往來,鄰人之聲伯不聞,這個是老子的最高境界。」

沈四海表示,當大陸人採用這個所謂的「躺平」主義,香港人運用就更還厲害了。為什麼呢?因為港人見多識廣,頭腦靈活,知道什麼叫做良知,是精靈中的精靈。打壓下不會以卵擊石,並用「Be Water」的方式教育下一代。@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