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UN)報告顯示,一架土耳其製軍用無人機在一場戰事中主動追捕、攻擊人類,這可能是至今無人機主動獵殺人類的首宗案例。以色列首次公開,這一次與哈馬斯的11天加沙衝突當中,以色列使用了人工智能技術。

從誤殺到自主攻擊

在現實社會,自20世紀70年代開始,機械人「殺人」的新聞不斷:1978年,日本鋼廠員工被機械人誤殺;1982年,英國女工被工業機械人斬斷雙臂;2015年,一台「發狂」的機械人「錯手」將美國一汽車工廠裝配工Wanda Holbrook「殺死」。不過最終專家發現這些均是由於當時生產的機械人過於機械,沒有識別人和工具的能力,因此產生的「誤殺」。

霍金曾預言:未來100年內機械人將控制人類。霍金預言的機械人更多是指擁有自我意識,主動對人類發起攻擊的機械人。如今預言似乎已經被證實。

聯合國安理會利比亞問題專家小組今年3月刊登報告,披露了軍用無人機自主攻擊人類的首宗案例。

報告指出,涉事機械人是土耳其軍事科技公司STM製造的Kargu-2無人機,這架無人機被用於2020年3月利比亞政府軍與軍閥哈夫塔(Khalifa Haftar)率領的利比亞國民軍(LNA)的一場衝突中。

報道指出,在不需要和遠程人員連線的狀況下,Kargu-2無人機運用電腦視覺來選擇及攻擊目標,機上裝載炸藥,能夠對目標進行自殺攻擊,並且在撞擊時引爆。

這起案例其中一個令人擔憂的問題是,自主性無人機類似於槍枝等武器,因為與核武不同,幾乎任何軍隊都能夠輕易取得這類武器。

人工智能戰爭

俄媒RT報道,近日,以色列首次公開,這一次與哈馬斯的11天加沙衝突當中,以色列使用了人工智能技術。因此,這一戰也可以被稱為第一次人工智能的戰爭。

以色列軍方表示:「人工智能(AI)首次成為打擊敵人的關鍵組成部份和力量倍增器。」因為,加沙戰場是一個非常複雜的戰場,加沙地區的人口密度超過世界上絕大部份城市。

特別是加沙城區的人口密度,堪稱世界第一。房屋和人員都非常密集,在儘可能不誤傷老百姓的情況下。要對隱藏在加沙城區的上千個稍縱即逝的哈馬斯目標進行打擊,是非常困難的。

哈馬斯目標都隱藏在居民區,同時,火箭發射裝置一旦完成發射就會立刻藏入地道,其暴露在外面只有3-5分鐘,留給以軍的可打擊時間窗口非常小。以軍可以摧毀685個火箭發射裝置,全靠人工智能系統。

因此,首先以色列就要知道這麼多目標都隱藏在哪裏,都有甚麼樣的活動規律。以軍使用煉金師、福音和深度智慧等程式,對衛星、偵察機、監控系統和通訊截獲的大量情報進行了自動深度分析。加沙地區所有的角落都會被無人機自動拍攝超過10次。

所有影像資料都會被輸入到人工智能系統的算法當中,進行計算。計算哈馬斯成員的活動規律和思維方式。通過數據確定目標出現的時間,以及打擊的時機。一切都是依靠電腦系統,通過大數據分析和算法,而不是參謀們的想像。

以色列的人工智能系統每天都會實時標記以軍計劃打擊的目標,計算哈馬斯火箭彈發射規律,通過大數據計算哈馬斯火箭彈將會攻擊的目標和時間。提前在該區域,增加和調配增減鐵穹攔截系統。

同時,以色列人工智能和大數據分析系統,還非常精確地繪製出哈馬斯在加沙地下的隧道網絡,並打擊了其中部份地道系統。

近日,美國《紐約郵報》表示,這將是戰爭的未來發展模式,戰鬥機械人(包括無人機,無人艦艇和無人機械人)在人工智能和大數據指導下,可以自主對目標發動攻擊。

俄羅斯航空網站認為,在下一次戰爭中,以色列將會採用全新戰鬥模式。基於人工智能的無人機將可以自動對比目標信息,比如,分辨出平民中的武裝份子。並且可以自主地在建築物和人群密集的情況下,對武裝人員進行高精度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