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項未被公開、有關COVID-19(中共病毒)源自「病毒實驗室洩漏說」情報報告,及2012年4月即發生的中國廢棄銅礦(後被稱為雲南蝙蝠洞)與武漢P4病毒研究所的聯繫秘聞,近日被相繼曝光。其揭露的時間點被認為相當敏感,正值世界衛生組織(WHO)召開「世界衛生大會」(WHA)前夕。

實驗室洩漏病毒可信之說,被更多科學家所接受;不再被視為可笑的「陰謀論」;要求徹底展開調查疫情爆發前該實驗室有哪些活動的呼聲越來越高。

美國情報為「病毒實驗室洩漏說」添磚加瓦

近日,一項未被公開的情報報告被媒體曝光,引發關注。2019年11月,有三名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曾發病就醫。消息引發各界再次質疑COVID-19是自實驗室洩漏。

美媒《華爾街日報》5月23日引述早前一份未被披露的美國情報報告說,2019年11月,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有三名研究人員出現嚴重病情,至醫院醫治。早前,中共官方稱,首個COVID-19確診病例是2019年12月8日發病的一名男子。兩者時差約一個月。

美國總統特朗普將卸任前,國務院1月15日公佈一份「事實報告」即說,武漢病毒研究所有數名研究員曾在2019年秋天患病,症狀與COVID-19及普通季節性疾病相符合。

《華爾街日報》的報道披露更多細節,包括:患病人數、患病具體時間及求醫就診細節。消息令外界再度認為,更貼近了中共病毒可能是自實驗室洩漏的質疑。

對此,5月24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例行記者會上不僅予以否認,還引述3月23日武漢病毒研究所發的聲明宣稱,迄今為止該機構職工與研究生,保持COVID-19「零感染」;且引用2月3日WHO領導的中共病毒溯源團隊前往武漢病毒研究所後,3月30日提出的結論稱:「極不可能」從實驗室洩漏出來。

報道說,中共外交部答覆《華爾街日報》置評請求時宣稱:「美國繼續炒作實驗室洩漏的理論,它是真的關心追蹤源頭,還是試圖轉移注意力?」北京至今一再否認中共病毒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實驗室。

報道還說,中共及武漢研究所一直不允許、至今未分享針對蝙蝠冠狀病毒研究的原始數據、安全日誌與實驗室記錄等。

熟悉上述情報報告的現任與前任官員,對評估該報告的可信度提供了不同看法。一匿名人士表示,該報告是由國際夥伴提供,可能具有重大意義,但仍須進一步調查及證實。

另一官員說:「我們從各種管道獲得了很可靠的消息,這是非常精確的。它只差在沒告訴你,他們(武漢研究所研究人員)究竟為何會生病。」

稍早在3月份的一場研討會上,哈德遜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前特朗普政府國務院首席調查員大衛·阿什(David Asher)說:「我非常懷疑,在高度保護的情況下,在一個研究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三級實驗室裏,三個人都在同一周內患上流感,使他們住院或出現重症,而這會與冠狀病毒沒有任何關係。」

報道還說,2019年11月是許多流行病學家與病毒學家認為COVID-19開始在中國武漢附近區域流行的時間。

報道說,若在中共病毒疫情全面爆發前不久,從事冠狀病毒相關研究的實驗室團隊成員因類似症狀去就醫,這可能是關鍵的細節。

揭武漢病毒所三人染病時間敏感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報告的曝光時間,恰在世界衛生組織最高決策機構、第74屆「世界衛生大會」開會前夕。該會議自5月24至6月1日以視訊方式舉行,可能因此將討論COVID-19疫情起源的下一階段調查事宜。

報道再度重提中共病毒疫情大流行初期,關於「武漢病毒研究所女研究生黃燕玲是新冠病毒肺炎零號病人」的消息。

2020年2月中旬,據來自武漢知曉實驗室內情人士披露,某P3實驗室運輸車送樣本至武漢P4實驗室時,樣本傾覆。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生黃燕玲接觸樣本後,因防護服失效而快速死亡。她的相關信息在疫情爆發前2019年突然被武漢病毒所全面刪除。

據武漢病毒研究所網站人員簡介,相較其他人士,黃燕玲的照片與簡介顯示為空白。中共喉舌媒體稱,黃燕玲的導師稱,她畢業後並未在武漢工作,「身體健康」。但迄今為止,黃燕玲並未現身或做出任何解釋。

美媒再揭中國廢棄銅礦秘聞

《華爾街日報》報道揭,中國雲南省一座廢棄銅礦與武漢P4病毒研究所的聯繫,可能是調查疫情起源關鍵因素。

《華爾街日報》5月25日再發長篇報道說,由昆明醫科大學第一臨床學院李旭(音譯,Li Xu)撰寫、該院急診主任指導的一份碩士論文說,2012年4月開始,多名中國墨江地區的銅礦礦工疑似感染COVID-19(中共病毒)疾病。論文描述患者肺部CT掃瞄結果,與現在許多中共病毒患者肺部掃瞄結果類似。

另一由現任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指導的博士生撰寫的論文說,墨江銅礦四名礦工的沙士(SARS)抗體檢測呈陽性。相關消息引發武漢病毒研究所的注意。

據報道,在接下來約一年多的時間裏,包括武漢病毒研究所主任、蝙蝠冠狀病毒專家石正麗在內的多名科學家,進入墨江礦區洞穴(後被稱為雲南蝙蝠洞),自276隻、6種蝙蝠身上採集糞便等樣本,收集到多種冠狀病毒毒株。

其中一種冠狀病毒毒株,被石正麗團隊命名為RaBtCoV/4991,很類似2003年流行的SARS病毒。

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後,2020年2月石正麗與同事在科學雜誌《自然》(Nature)發表論文,披露存在一種名為RaTG13冠狀病毒。其基因測序顯示,與引發大流行的COVID-19相似度達96.2%,成為已知最接近的毒株。

報道說,接下來的幾周裏一些科學家注意到,該RaTG13病毒與石正麗團隊數年前宣佈的、在蝙蝠洞發現的名為RaBtCoV/4991病毒,採樣日期與基因序列等有驚人的相似之處。

石正麗在被要求澄清後承認,這兩個病毒是同一種,宣稱病毒重新命名是為反映蝙蝠種類、發現的位置與採樣年份。

調查武毒所病毒洩漏呼聲升高

與此同時,美國各界要求調查中共病毒來源的呼聲不斷升高。5月13日,哈佛、史丹佛與耶魯等大學的18位科學家,在學術期刊《科學》(Science)上發表公開信,呼籲認真考慮實驗室洩漏假設,敦促該研究實驗室公開自身記錄。

5月22日,美眾議院能源與商業委員會成員致信美國國土安全部,要求曝光關於中共病毒疫情起源信息,指該部門下屬國家生物法醫分析中心與國家生物威脅特性分析中心已「開展有助於推進對病毒來源調查的工作」,但該工作還未公開。

實驗室病毒外洩為甚麼可信?

另一方面,先前中共病毒自武漢實驗室外洩的說法被指是可笑的陰謀論,但近一段時間以來已被認為其具可信度。為何說法變得可信?

《華盛頓郵報》5月25日報道指,首要原因是,過去一段期間以來中共病毒源於大自然的推論調查,到頭來通通失敗;其次,最初有關病毒從實驗室外洩的說法,常與病毒是故意製造的「生化武器」混為一談,令一些科學家嗤之以鼻,視為無稽之談。

但近期一波對於武漢實驗室活動的注意及討論,令一些科學家紛紛坦承,當初太早對病毒可能與實驗室有關的說法「打回票」。

報道說,在某些情況下,重要消息雖然在疫情初期就能取得,卻被忽略;而在其它情況下,專家們努力跳出傳統思維以科學為基礎,一點一滴地搜證拼湊具有可信度的真相,這些理論開始讓人們改變想法,因此現在要求徹底展開調查疫情爆發前武漢實驗室有哪些活動。

中共病毒疫情發生之初,美國共和黨籍聯邦參議員科頓(Tom Cotton)便把矛頭指向武漢實驗室,要求中共說明。《紐約時報》說,如果柯頓所言確實為真,歷史將為他記功。

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一女發言人說:「我們仍然對COVID-19大流行病的最早時期存在嚴重疑問,包括它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起源。」

另據《華爾街日報》報道,一直否認COVID-19來自武漢實驗室的拜登總統首席防疫專家福奇(Anthony Fauci)近日一改過去的立場,表示他並不完全相信該病毒來自自然界,改口強調「應該繼續調查中國發生了甚麼」。@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