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事件」中共在天安門廣場屠殺愛國學生32周年將至,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六四年度悼念活動——香港維園六四燭光晚會,今年將首次面臨《港區國安法》的枷鎖。維園能否在6月4日舉辦集會,國安警察是否會拘捕悼念人士,六四燭光將怎樣呈現,都成為各界關注焦點。

「維園六四燭光集會」從1990年起舉辦,31年來從未間斷。但今年主辦方「支聯會」主席李卓人與副主席何俊仁,5月17日均因前年「10.1集結案」開庭被還押。何俊仁此前曾擔憂,如今「國安法」使不少案件以內地手法處理,檢控和警察部門不受制約,本已最惡劣的環境還會再差下去。

他建議市民靈活應對,比如更改時間、地點悼念六四,或在網上舉行「讓全香港變維園」。

另一位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則表示,即使警方反對六四集會,仍會堅持將燭光帶入維園 。她表示,6月4日不可能每人都去維園,但「你在家樓下點蠟燭、不參與集會,無法說你參與未經批准集結」。

《港區國安法》後首個六四,正逢中共建黨100周年。據傳北京將以「前所未有的強硬手腕」,嚴禁六四維園燭光晚會。

六四學運領袖之一王丹在Facebook發文說,今年晚會估計是辦不成了,但不能讓這道「香港最美麗的風景」熄滅,建議港人6月4日在自己家的窗台上點燃蠟燭,「讓整個香港,成為燭光城市,向全世界展現『永不忘記,永不放棄』意志。」

「全香港都是維園,全世界都是維園」

香港實業家、旅美時事評論員袁弓夷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表示, 要把「全香港都是維園」更進一步,呼籲「全世界都是維園」。

他在網上發起「萬家燭光」活動,籲全世界人包括香港人,在6月4日定時間,如晚上9時,大家準時關掉房間的燈,然後同步打開手機背面的照明燈,對著窗口,表達對中共暴政、劣政抗爭到底。

他希望到時候記者和民眾勇敢拍攝,如在九龍拍香港島,因爲那裏的高樓多,每一個窗口都有一個燈光的話,就非常漂亮和壯觀。

袁弓夷說,「九龍是平的嘛,因爲以前不准建高樓,所以九龍就沒有那麽容易拍到。香港(島)或者沙田那些地方可能可以。」「找一些山啊,(還有)一看上去很多房子的,那麽就變得希望有多點光。」

他也希望世界其它地區能聲援,「不只是香港,我們希望在海外大家也這樣做。當然海外,很多地方都沒有像香港一樣有這麽多高樓大廈,沒有這麽顯著。但是也是一種心意。」

要明白中共暴政本質 放棄對其改良幻想

袁弓夷準備在6月4日開一個直播,希望能找到差不多10個人來演講,其中可能有一半因為參加學運,當年在天安門被抓過,後來經過「黃雀行動」來到香港和海外。「所以他們對香港非常有感情,就覺得他們欠香港的。」

「他們當年六四,也是爭取在共産黨那裏希望拿回來民主,現在就發現不可能的,是不是?我們也在過去的二十多年一直在爭取,希望一國兩制,希望可以有民主啊,又有法治自由,那麽現在卻發現這也是不可能的事。」

他強調,我們要清楚,中共就是一個暴政,想讓它改良民主是與虎謀皮,根本不可能。「很多人都不敢侮辱中共啊,我就實事求是,中共是一個暴政。」

現在的情形,就是大陸和香港人民對抗中共暴政。袁弓夷說,世界很多地方也跟中國大陸很類似,「伊朗也是那幫原教分子,那幫長老,實際也是暴政;北朝鮮也是暴政。暴政出來的就是專政,專政出來就沒有自由,沒法治,沒民主。這個是很自然的事情。」

在六四之前,袁弓夷經常去大陸做生意。當時他在上海看到學生一群一幫地在遊行,6月4日之前他回到了美國。「每年6月6日到6月7日,有一個消費電子展覽,在芝加哥。」他在芝加哥的電視上,看到了六四血腥鎮壓的場景。

他說,「那時候CNN那些都播的,所有電視都播的。就是看得很清楚。那麽後來,(北京)就來收CNN不讓它拍,就是停止它廣播。」

六四國際制裁太輕 法輪功揭中共最多

六四屠殺震驚了世界,然而國際社會對中共的制裁卻並不嚴厲。前美國總統老布殊不僅主動派人到北京,對中共釋放善意,還在其離任前,連續三年都給了中共「最惠國待遇」的豁免。這種做法被外界評價為「貿易與人權脫鉤」,養虎為患,讓中共得以谷底翻身。

袁弓夷說,「罪魁禍首就是老布殊。因為老布殊一直都是中央情報局的,那麽中央情報局總是認爲敵人是蘇聯,一定要聯合中共,這個是基辛格的想法,聯合中共一起來對付蘇聯。他的政策一直都是這個樣子。」

他指,六四發生時蘇聯還沒有解體,老布殊派了兩個密使來中國大陸,找鄧小平說,「我們不會追究這件事,我們會表面上講幾句話,就說你們這樣子鎮壓不對,但是就不會影響我們的關係。我們繼續合作對付蘇聯。」

所以,「那些民運份子到了美國之後,美國給他們一點生活費,但是從來沒有幫助他們反中共。到今天都還是,中央情報局CIA這個命令,到現在都沒有改變。」

在對抗中共的問題上,袁弓夷認為,香港人做的還不錯,在英國搞影子政府,起碼好過沒有。但有的民運份子,竟然還天真的幻想讓共產黨繼續有機會執政,或者跟共產黨合作。「有一些人就要跟它打,有些又怎麼樣,就是完全沒有統一意見。」

他覺得,中共暴政必然熬不了多久,那麼在揭露中共、解體中共的問題上,法輪功應該起一個主要的作用。因為法輪功學員遍佈世界各地,有共同的信念,而且不牽扯利益問題。

他表示,「說到最後,就不是說我撐你們,你們法輪功是唯一的組織,在國內或者國外。其它沒有了,全部一盤散沙,包括我自己都是一盤散沙。」

請完整訪問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