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9日下午,南韓總統文在寅乘坐南韓「空軍一號」從首爾機場出發,開啟了5天3晚的訪美旅程。5月21日,文在寅和美國總統拜登將舉行首腦會談,這是拜登就任後兩國首腦的首次正式會面。自詡為「韓半島司機」的文在寅在此次與拜登的首次會談中將作出怎樣的承諾,以及將有怎樣的收穫,任期只剩1年的文在寅總統能否以此為契機實現連任,備受各界關注。

在中美矛盾日益尖銳的情況下,韓美日三角同盟的重要性也與日俱增。拜登政府繼日本首相菅義偉之後,邀請文在寅作為第二名進行會談的首腦,對南韓來說可謂意義重大。那麼,二人在此次會談中,將就哪些議題進行討論呢?

疫苗供需問題 南韓可獲優待?

以5月17日為準,南韓接種第一次新冠疫苗的人數為373萬人,僅佔全體國民總數的7.3%,與政府「11月之前為70%以上人口接種疫苗,實現集體免疫」的目標尚有距離。因此「疫苗供需」成為亟待解決的課題之一。

17日下午(美國時間),拜登宣佈在6月底之前向其它國家援助至少2,000萬劑疫苗,其中南韓所佔比例引發關注。

南韓青瓦台政策室長李浩承表示,韓美首腦會談的主要議題之一是兩國間的「疫苗夥伴」關係,「美國擁有疫苗的原始技術和原材料,而南韓擁有世界第二水平的生物技術生產力」。南韓政府預測,如果莫德納等美國製藥公司將南韓作為疫苗的東亞生產基地,把技術和原料轉移至南韓,長期來看,南韓國內的疫苗供應會更加順利。

而比起生產疫苗,「疫苗互換」是更為緊迫的問題。南韓集中在今年下半年引進疫苗,因此正在與美國協商方案:借用美方剩餘的疫苗,在5~6月間為國民接種後,再將南韓日後所獲得的疫苗還給美國。

美國對此也表示了肯定的態度,5月11日,副總統賀錦麗在接見聯邦眾議員安德魯‧金(Andrew Kim)時,安德魯提出向南韓支援疫苗的要求。哈里斯表示,「雖然目前還沒有向南韓提供疫苗援助的計劃,但認同該問題的必要性,將優先進行討論。」

但也有人對此持懷疑態度,認為「雖然南韓的疫苗供求不穩,引發極大爭議,但從美國的角度出發,南韓並非處於緊急情況,因此沒有優先(向南韓)提供援助的必要。」

半導體、電池是重要議題 南韓或表誠意

半導體和電池是美國要求南韓進行合作的代表性領域。此次韓美會談期間,SK集團會長崔泰源、三星電子代表理事、半導體部門副會長金基南、LG新能源社長金鐘現等重要集團的半導體、電池業務主要負責人將作為經濟使節團同行訪美。有預測稱,三星、現代、LG、SK國內四大集團在美國投資或即將公佈的投資金額達到40萬億韓圜。

疫苗和半導體既是經濟領域的合作,也是美國、印度、日本、澳洲四方會談(Quad)的合作領域,四方會談中包括半導體等新興技術、疫苗、應對氣候變化的工作小組。

在美國對於半導體等供應鏈重組的構想中,意圖縮小新技術供應鏈對中國的依賴程度,拉大兩方之間的技術差距。並且為了牽制中共的「疫苗外交」,提出建立「四方疫苗夥伴關係」。

據悉,南韓政府正在研究方案,通過半導體等新技術與疫苗夥伴等工作小組,與四國達成合作關係。這可解讀為,對於四方會談一直持不明朗態度的南韓政府試圖通過此舉向美國表示誠意,同時儘量減少來自中國的反對聲音。

經濟學教授:南韓應加入美國半導體隊伍

在中美矛盾以半導體為中心進一步激化的局面下,南韓站在作出選擇的十字路口。

對於韓美首腦會談中的半導體合作議題,明知大學經濟系名譽教授趙東根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美國雖然是半導體強國,但在半導體製造領域的佔有率從1990年的37%降至現在的12%,因此強調半導體技術同盟。而南韓作為世界兩大半導體生產基地之一,是美國左右半導體生態系統計劃中想要拉攏的主要對象。

他指出,中美半導體爭霸是「可預見的戰爭」,是不可避免的「宿命」。而「在中美技術霸權競爭中,如果不能參與美國主導的半導體供應網,南韓的半導體產業將受到打擊。」

趙東根強調,「南韓應加入由台積電、英特爾和三星組成的編隊,為這架戰鬥機的飛行提供助力,這有利於國家利益。」

他還補充道,隨著美國加入半導體競爭,南韓將面臨新的挑戰,「南韓目前需要的不是『安美經中(安保依靠美國,經濟依靠中國)』的策略性模糊,而是應該以自由民主主義和市場經濟為基礎,恢復『價值同盟』。」

韓美在外交、安保領域可能「同床異夢」南韓意在北韓 美國關注中國

在外交、安保的核心議題上,韓美兩國可能存在同床異夢的情況,因為兩國首腦放在首位的問題有所不同。文在寅最關心的話題是對朝政策,他將韓美首腦會談作為打開朝美對話大門的轉折點。相反,比起北韓問題,拜登對於中國大陸和台灣問題更為重視。

還剩下一年任期的文在寅為抓住重啟韓半島和平進程的最後機會,將積極表達拜登政府應出面與北韓進行對話的意願。

文在寅政府對朝政策的基調是包容,要「緩和對朝制裁」,而拜登政府對此立場表示「理解和尊重」。有人指出,拜登政府應對此作出明確解釋,該表態究竟是出自對南韓的理解尊重,還是認為南韓已不是值得信任的對象。

此外,韓美首腦會談上也少不了朝鮮人權這一焦點問題,南韓政府目前對此持消極的應對態度,而目前來看,拜登政府依然將這一對北韓來說很敏感的問題,作為兩國協商過程中的議題之一。

另一方面,美國對中國的施壓日益加重。4月8日,美國參議院提議的「戰略性競爭法」中,計劃投入11億500萬美元,緊密聯繫日本、印度、澳洲等國,構築安保包圍網,在印度太平洋地區加強軍事安全活動。

在首腦會談上,美國很可能要求南韓參與到對中國的牽制政策中來,因此,南韓需要考慮該表明怎樣的立場,以及自身在中美爭霸之間的定位。在目前「策略性模糊(Strategic Ambiguity)」的戰略不再適用的國際環境下,採取模糊的態度反而可能使南韓陷入尷尬局面。

不可忽略的台灣問題

回顧今年4月的美日首腦會談,雙方在會談後發佈的共同聲明中,明確提及台灣問題。這是自1969年佐籐榮作和尼克遜的美日首腦會談後,時隔52年,首次在聯合聲明中提及台灣,也是1972年中日建交以來的首次。

聲明中,美日兩國強調了台灣海峽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並就和平解決兩岸問題、香港及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權問題達成共識,強調了為兩國的共同利益而進行合作的必要性。

由此來看,拜登可能要求南韓就台灣——這一中國(共)最頭痛的問題表明立場。

韓美同盟能否得到強化?

此外,韓美同盟也是首腦會談中必不可少的議題。白宮發言人珍‧普薩基5月14日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南韓總統文在寅訪問白宮,將強調兩國在政府、國民、經濟方面鐵桶般的(ironclad)同盟關係和廣泛而深厚的紐帶關係。」

然而關鍵在於,珍‧普薩基的發言究竟是止於外交性說辭,還是對此次會談能夠取得何種成果的預期。

今年3月17日,美國國防部長勞埃德‧奧斯汀和南韓國防部長徐旭在會談時,奧斯汀曾強調目前「面臨北韓和中國史無前例的威脅局面,韓美同盟比任何時候都更加重要」。然而,徐旭在會談中並未提及中國,僅表示,「應維持強有力的對朝遏制力與聯合防衛狀態。」

對此,中共官媒《環球時報》英文版報道稱,「南韓在政治和經濟上重度依賴中國,因此會與美國主導的、旨在包圍中國的亞洲同盟保持距離。」

復旦大學北韓及南韓研究中心主任鄭繼永也曾預測說,「在美國主導的包圍中國的亞洲同盟中,南韓可能會成為其中的薄弱環節。」

南韓追求所謂的以「安美經中」為基礎的對沖(hedging)戰略,對於通過韓美日三角同盟、四方對話等地區協議體實施的對華包圍戰略未表示明確立場,因此被評價為「同盟中的薄弱環節」。在此次首腦會談中,南韓可能需要對同盟問題給出明確的答案。

同時,拜登當選總統後,與文在寅通話時曾表示,「(南韓)作為印度太平洋地區安全和繁榮的關鍵(linchpin),將加強韓美同盟,切實維持對南韓的防衛承諾。」

拜登政府表示,不會像特朗普政府時期以首腦之間的個人交流為基礎追求達成合作,也不會採取奧巴馬政府將重點放在施壓上的戰略性忍耐方針,而是將通過實用手段尋求外交問題的解決方案。

對此,《華盛頓郵報》分析稱,「拜登政府決定採取中間形態的接近方式,在特朗普政府和奧巴馬政府之間保持平衡。」#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