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月15日,王春彥從遼寧省女子監獄釋放。那天回家後,她從監獄帶回的行李中,意外翻出一件包裹。

裏面裝著幾件衣服。王春彥看著很眼熟,那是她在監獄的生產車間做質檢的最後一批貨,不知是誰將其塞到她出獄的行李中。在遼寧省女子監獄,王春彥既是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也是一位奴工。

這幾件衣服被帶到海外。

2021年5月4日,流亡美國的王春彥在維珍尼亞州庫爾佩珀縣(Culpeper County)委員會上以自己的親身經歷作證,並向在場的委員展示她所參與製造的這些奴工產品。她也向大紀元披露了遼寧省女子監獄的更多奴工內幕。


2021年5月4日,流亡美國的法輪功學員王春彥在維珍尼亞州庫爾佩珀縣(Culpeper County)委員會上以自己的親身經歷作證,並向在場的委員展示她所參與製造的奴工產品。(李辰/大紀元)
2021年5月4日,流亡美國的法輪功學員王春彥在維珍尼亞州庫爾佩珀縣(Culpeper County)委員會上以自己的親身經歷作證,並向在場的委員展示她所參與製造的奴工產品。(李辰/大紀元)

2021年5月4日,流亡美國的法輪功學員王春彥在維珍尼亞州庫爾佩珀縣(Culpeper County)委員會上以自己的親身經歷作證,並向在場的委員展示她所參與製造的奴工產品。(李辰/大紀元)
2021年5月4日,流亡美國的法輪功學員王春彥在維珍尼亞州庫爾佩珀縣(Culpeper County)委員會上以自己的親身經歷作證,並向在場的委員展示她所參與製造的奴工產品。(李辰/大紀元)

成規模的奴工生產

2003年1月9日,王春彥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送入中國遼寧省女子監獄,關押一年零一個月。

中共因恐懼法輪功學員人數眾多,於1999年7月下令鎮壓。據法輪大法信息中心的統計,1999年以來,數百萬法輪功學員被關進勞教所、監獄等監禁設施中。

在王春彥的印象中,遼寧省女子監獄做奴工生產的專門有一處樓房,「總共三層」,大概有三百多人幹活。

「從早上6點半,幹到9點收工。」

「它(遼寧省女子監獄)做這個奴工產品,已經成規模了,有點像正規的企業。監獄的設備都挺齊全的,有多種機器:平縫、三針、上針,打扣機、打眼機、碼邊機、打結機……各種機器。」

「一排排的機器,(排得)筆直的。機器聲音此起彼伏,轟轟的。每個機器的聲音,都不一樣。」

「我們六小隊,是在三樓。六小隊和三小隊,是鄰居。」

「六小隊,是負責打包裝和檢查活的(質檢)。三小隊,是裁活(裁布)的。」

「我進去的時候,正好是做藍色的工作服,背帶褲,夾克衫、羽絨服之類的。」

「這些出口的衣服,都是裝貨櫃走的。」

「還有織毛衣的,糊紙盒的,糊點心盒子,都從那裏面出來。」

她表示,監獄獄警告訴她,監獄的開銷,包括工資、獎金,都要從這些奴工生產中「賺」出來。並威脅犯人:不幹活,就沒得飯吃。


王春彥2004年1月15日從遼寧省女子監獄釋放時,意外從行李中翻出的自己親手檢驗過的奴工產品。2021年5月4日,王春彥在維珍尼亞州庫爾佩珀縣(Culpeper County)委員會上首度予以曝光。(李辰/大紀元)
王春彥2004年1月15日從遼寧省女子監獄釋放時,意外從行李中翻出的自己親手檢驗過的奴工產品。2021年5月4日,王春彥在維珍尼亞州庫爾佩珀縣(Culpeper County)委員會上首度予以曝光。(李辰/大紀元)

王春彥2004年1月15日從遼寧省女子監獄釋放時,意外從行李中翻出的自己親手檢驗過的奴工產品。2021年5月4日,王春彥在維珍尼亞州庫爾佩珀縣(Culpeper County)委員會上首度予以曝光。(李辰/大紀元)
王春彥2004年1月15日從遼寧省女子監獄釋放時,意外從行李中翻出的自己親手檢驗過的奴工產品。2021年5月4日,王春彥在維珍尼亞州庫爾佩珀縣(Culpeper County)委員會上首度予以曝光。(李辰/大紀元)

那裏的「生活」

王春彥介紹,「早上一碗粥、一塊窩窩頭,一塊鹹菜。」

兩個犯人早上抬著飯桶,一桶苞米粥,用一個盆裝了幾個鹹蘿蔔條子,還有窩窩頭。

一敲那個桶,犯人就拿著小缽來盛粥。

「有本事的、混熟了的犯人,他可以挑挑撿撿的,盛點大米多的,鹹菜多拿點。」

「我也不跟人爭,到最後了,就喝點粥、拿點窩窩頭。」

「中午有的時候,給粟米麵窩窩頭,顏色發烏發黑的;喝個菜湯,菜湯都看不見菜,就是清湯。」

晚上,一個禮拜三天給饅頭,偶爾給米飯,大部份是窩窩頭。

「一天只有一杯熱水,那水沉澱起來,有小半杯(1/3杯)是浮塵。白白的,像魚鱗的鱗片似的。我的牙,很快就腐蝕、壞了。」

上廁所,一天兩次。上廁所,必須在某個時間段完成。大概隔六小時,上一次廁所。

「你就是個機器」

王春彥說,做奴工,她沒有任何工資,就是幹活。

「一直幹活。沒有休息時間,抬頭都不行。你就一直在幹活,就只是個機器。」

「有時候,到宿舍還要幹活。有時為了搶活,幹到下半夜2點。」

2003年的一天晚上,監獄外面傳來放鞭炮的聲音。

犯人問:今天甚麼日子?

燒水的老太太說:今天過正月十五呢。

正月十五這天晚上,王春彥和其他囚犯一直幹到後半夜2點。

王春彥說,在那裏就是 「煎熬,度日如年」。

一天的奴工工作結束後,「(雙腿)沉得不行了,上樓梯都上不去,腿都抬不上去。有的人真的是拽著樓梯的把手,那麼一步一步往上挪。」

「一天下來,特別想躺在床上,特別渴望把自己的四肢放平在床上。讓四肢伸展一下,太累了。」

「等躺在床上,身上已經像散架子了。(然而,)就又開始愁了,因為第二天就又要開始了。」

普通犯人在高壓下自殺

在遼寧省女子監獄,很多普通犯人(非法輪功學員)失去了生活的信心。

「當時三監區,有一個叫陳曉麗的,24歲。」

「晚上,她跟我講,她多麼的不幸。我就開導她。我走了一個月以後,見到出監的犯人說:陳曉麗上吊自殺了。」,「陳曉麗就覺得監獄太苦了。自殺了。」

「(遼寧省女子監獄)有個大隊做肥皂,有個犯人受不了了,跳到熬肥皂的鍋裏,當時就化了。」

「當時叫『新生』化工廠,後來那部份就解散了。」

如何對待法輪功

遼寧省女子監獄逼迫法輪功學員轉化(即:放棄修煉法輪功你)。不轉化,就不減刑。

王春彥說,「檢查活(質檢)的時候,我最後一天檢查衣服一千件,正常(工作)量可能300多件。我幹一天的活,是她們老犯人幹的三天的活。」

「幹得人都蒙了,周圍像坐火車似的。衣服的質量問題,我的眼睛一下子(就能看到)。」

王春彥說,自己幹得那麼好,全車間數一數二的好,因為拒絕轉化,就不給減刑。

「我姐去看我,問大隊長(三監區的果海燕)。大隊長說,她不能減刑,也沒這個機會了。」

「法輪功學員好像都特別能幹。後來才悟到,法輪功學員不是犯人,可以在裏面寫申訴,(不應該幹活)。」

王春彥介紹,遼寧省女子監獄將法輪功學員關到一個小屋子裏,把玻璃都擋上,使用各種手段逼法輪功學員轉化。


李凌生前照片(明慧網)
李凌生前照片(明慧網)

王春彥說,原遼寧省錦州市古塔區勞動局局長、法輪功學員李凌當時也被關押在遼寧省女子監獄,被強制奴工和強制轉化迫害。「她在剪裁的(隊)。她做拉布,拉二三十米遠,再用機器剪裁。」

「李凌,第二次給吃了精神病藥。」

據明慧網報道,李凌曾兩次被關押到遼寧省女子監獄。

2000年被關押在遼寧省女子監獄三大隊三小隊期間,監獄強迫李凌吃下了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以逼迫她轉化。

監獄還將她關到嚴管號裏,也叫「小號」。「小號」窄小,只有兩平方米,人在裏邊,站不起來,也躺不下去(伸不開腿,直不起身)。「小號」沒有窗戶,都是封閉式的,裏邊又黑又潮,吃、拉、尿都在裏邊。每頓只給一個硬窩窩頭,從鐵門欄杆中間遞進去。

獄警不但不給她被褥,還將她的衣服扒光侮辱她,讓她光著身子坐在潮濕的水泥地上。

…….

2002年11月15日,李凌再次被關押到遼寧省女子監獄,後於2004年11月17日被迫害致死。

王春彥說,她從犯人那得知,「李凌是被一個看管的犯人,用被子給活活地捂死了。」#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