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試圖藉貿易制裁澳洲,但數據顯示,許多澳洲產業成功找到替代市場,使出口保持平穩。

中共和澳洲於2015年簽訂自由貿易協議,雙方豁免關稅。但對於中共迫害香港自由及新疆人權等行為,澳洲正義發聲,譴責中共,更主張國際社會就中共病毒疾病(COVID-19)進行獨立調查。之後,中共對澳洲進行一連串的報復性貿易制裁。

2020年5月,中國對澳洲進口的大麥徵收6.9%的反補貼稅率,之後,澳洲生產的棉花、牛肉、葡萄酒、煤炭、龍蝦等產品,陸續成為中共報復的工具,但到今年,這些受影響的產品出口卻已直逼中共制裁前的水準,甚至更多。

中央社援引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在中共制裁後,澳洲向中國出口的大麥總值從2020年4月的1.3億美元,驟減到5月的6,400萬美元,全球總出口量更下跌到4月的40%。但到今年2月,澳洲大麥的總出口量,卻已超過2020年5月中共制裁前的水平。

煤炭也是重要指標。中共政府2020年10月一度下令進口商停購澳洲煤炭,使澳洲出口中國的煤炭從2020年5月約11億美元的高峰,下跌到今年2月僅有2,200萬美元;然而,由於澳洲向日本、印度、南韓等國的煤炭出口適時增加,填補了中國的空缺,使總出口保持平穩。

棉花方面,中共當局2020年10月下令棉廠停購澳洲棉花後,澳洲向中國出口棉花即從當月的3,400萬美元,降到今年1月僅64萬美元。但同一期間,越南、印尼、印度、泰國等國迅速補足中國的空缺,成為澳洲棉花主要買主。到今年2月,澳洲對全球的棉花出口額,已恢復到2020年10月約九成的數量。

根據報道,與中共立場針鋒相對的「五眼聯盟」國家,卻成為上述澳洲商品退出中國市場後的替代來源。其中,因孟晚舟案遭中共針鋒相對的加拿大,就是最重要的替代來源,尤其是大麥和煤炭。

加拿大官方統計,從2020年7月至今年3月,中國從加拿大進口大麥總值就激增5倍;而2020年9月到今年2月,中國從加拿大進口的煤炭總值也大增4倍。

同時,澳洲對中共的強硬態度並未因貿易制裁而退縮。最明顯的例子是澳洲外長潘恩(Marise Payne)日前宣佈取消維多利亞州與中國簽署的「一帶一路」協議;而澳洲國防部部長達頓(Peter Dutton)4月25日更表示,澳洲「不應低估」與中共因台灣爆發衝突的可能,隨著中共威脅增加,澳洲軍方應把焦點轉到鄰近區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