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初的時候,鳳凰衛視已經有了一波突然的人事大變動,當時,有中共軍方背景的鳳凰衛視創辦人劉長樂和其家族成員全部退出了管理層,接盤的是中共宣傳系統的官員,那這兩天,鳳凰衛視又有新動作,主角兒還是劉長樂,作爲大股東的劉長樂透過其全資擁有的「今日亞洲有限公司」,在4月16日和17日出售了37.93 %的鳳凰衛視股份,幾乎是他持有的所有鳳凰股份。其中,21%的股份賣給了「紫荊文化集團」,16.93%的股份賣給了香港信德集團。

這兩家企業是甚麼背景呢?紫荊文化集團,是一家掌握香港三聯書店、商務印書館以及中華書局的「文化央企」;信德集團則是已故澳門「賭王」何鴻燊創辦的一家綜合企業公司。

劉長樂總計套現11.56億港元,不過每股0.61元的出售價格,仍比鳳凰衛視上周收市價0.78元便宜許多,折讓近22%。

交易完成後,「今日亞洲」將不再是鳳凰衛視的股東,而紫荊文化和信德集團將成為鳳凰衛視的第一大和第三大股東。而信德集團已經聲明「不會參與管理營運」、「支持國家十四五規劃」,所以,紫荊文化集團就將成為鳳凰衛視最重要的大股東。

從2月份的人事變動,到現在的這個股份交割,中共已經完成了形式上的手續,正式入主鳳凰衛視。

那麽,這個成功入主鳳凰衛視的紫荊文化集團,到底是甚麽來頭呢?

紫荊文化被稱爲「文化央企」

紫荊文化集團,是一家主要從事新聞出版、影視等業務的國有企業,統轄香港四大中資出版商,包括聯合出版集團、紫荊雜誌社、銀都機構、中華文化城等。其中,聯合出版集團旗下包括著名的三聯書店、中華書局、商務印書館、萬里機構、香港聯合書刊物流等,出版的圖書大約佔到了香港每年中文圖書出版量的五分之一。

早在今年的1月份時,就已經有消息傳出,中共將在香港組建「文化央企」,這個由中共財政部代表國務院履行出資人職責打造的「國有重要骨幹企業」,相當於副部級,目標是利用香港匯集中西文化的優勢提升軟實力,並統籌香港的中資機構,資產達到上千億港元。

但是,紫荊文化集團的董事長、黨委書記,是由前中共海南省委常委、副省長毛超峰擔任,集團總經理文宏武是前中聯辦秘書長,紫荊雜誌社的總編輯也是由原中聯辦部長李海堂調任的,所以香港媒體普遍認為,紫荊文化就是中共在香港組建的一個「文化央企」,爲的是掌控香港的意識形態,紫荊文化,和中旅集團、招商局集團、華潤集團並稱爲香港四大央企。

紫荊文化集團的首場活動是甚麼呢?在3月26日的時候,在北京主辦了一個大型的合唱活動,主題是慶祝中共成立100周年,活動還將在接下來的半年時候裏,繼續在上海、武漢、深圳等10個城市、還有港澳地區進行。

中共早就佈局香港傳媒業

近年來,北京一直在為香港政治、經濟、文教等方面的大重置(reset)進行佈局,從「港版國安法」落地、選舉制度改革、通識課教育改革等等都是這方面的大動作。

但其實,中共對香港媒體的佈局早就開始了。以紫荊文化旗下的聯合出版集團爲例,早在2018年,香港電台時事節目《鏗鏘集》就曾經披露,聯合出版集團實際上是由中聯辦透過廣東省註冊的一家公司全資持有的。而聯合集團首任董事長李祖澤也承認,聯合集團是國有資產,受中聯辦管理。

事實上,在2015年時,《蘋果日報》壹傳媒旗下的《壹周刊》,就已經披露聯合集團壟斷香港書籍發行市場的事實。 《壹周刊》報道說,中聯辦成立的廣東新文化事業發展有限公司,直接發行香港左派報章,比如《文匯報》和《大公報》,並透過「新文化事業(香港)發展有限公司」控制聯合出版集團。

聯合出版集團轄下擁有多家書籍出版、發行、印刷以及零售公司,佔整體市場的80%,業務極為龐大。 《鏗鏘集》在報道中說,聯合出版集團基本上全資擁有52間「三中商」書店,就是三聯書店、中華書局以及商務印書館,數量上佔到了全香港的一半以上。它還擁有全港最大的發行商、印刷廠以及將近30間的出版社,其中包括主要出版教科書的香港教育圖書公司。

當時就有業內人士說,中國大陸一些內容敏感的所謂「禁書」近年已逐漸在「三中商」絕跡,一些批評香港特區政府,以及有關雨傘運動和社會運動的書籍,也難以在「三中商」找到。

而自香港2019年發生「反送中」運動以來,中資企業加快在香港收購媒體,像是大陸房地產集團佳兆業集團主席的女兒,在今年1月成爲星島新聞集團的最大股東,另外,自由亞洲電台還報道,在一個月前曾傳出消息,阿里巴巴將把《南華早報》100%的股權出售給紫荊文化集團,這之後又傳出紫荊文化集團正在和香港有線電視總裁邱達昌商洽合作,又和於品海洽談香港01網媒。

有大陸媒體人說,估計香港媒體下一步「中央化」就是一個趨勢,可能所有的私營媒體,包括出版社全都會「中央化」,實行統一管理,跟大陸一樣,甚至可能比大陸還要嚴苛。

劉長樂及其家族徹底出局

我們再回到這一次劉長樂出售股份的事,我們知道在兩個月前,鳳凰衛視已經發生了高層人事大地震。

2月26日,劉長樂已經卸任鳳凰衛視的行政總裁,由徐威出任鳳凰衛視董事長,孫玉勝接任鳳凰衛視總經理。徐威是記者出身,長期在上海主管宣傳部門,曾任上海市政府新聞辦主任;孫玉勝也是記者出身,長期在央視工作。

也就是說,從表面上看,在今年2月份時,鳳凰衛視的管理工作就已經被中共黨媒公開接替,而創辦鳳凰衛視的劉長樂和他的家族成員則全部退出。

關於這一波人事調整,有外界傳言,一部份原因可能是和鳳凰金融的P2P借貸「爆雷」有關。

鳳凰衛視旗下的鳳凰金融,2014年8月在北京註冊成立,由劉長樂的女婿賀鑫擔任董事長兼CEO,之後公司註冊地遷移到了海口。 2020年9月11日,鳳凰金融在沒有任何公告和通知的情況下,突然停止網貸產品,稱原因是「部份產品回款不及時」。而有受害者表示,2020年年初就突然無法取出資金。

截至2020年10月,鳳凰金融平台存量用戶為70,400人,遍佈中國各地,存量借貸餘額約爲98億元人民幣。幾個月來,出借人和平台負責人多次交涉,反覆在微博、「黑貓投訴」上投訴,甚至圍堵辦公大樓,但是遲遲未看到還款方案。

不過,也有觀點認爲,鳳凰衛視這一輪人事變動,更可能是中共藉此機會,剝奪劉長樂及其家族的管理權,從而把鳳凰衛視牢牢掌控在自己的手裏。

劉長樂以及鳳凰衛視的背景

我們來看看劉長樂的背景。現年70歲的劉長樂,1996年創立鳳凰衛視,劉長樂自鳳凰衛視2000年在香港聯交所上市以來,一直擔任公司董事會主席、行政總裁以及執行董事。劉長樂在文革時加入中共軍隊,是前中共軍官、中共政協常委,也曾任職於中共央廣。

鳳凰衛視在香港以「非本地電視節目服務」牌照營運,名義上是香港傳媒,實質是大陸媒體,觀眾群也都是以中國大陸為主,所以有「第二央視」、「海外央視」之稱,但是它比中共央視更善於僞裝中共的宣傳,具有更大的殺傷力。

曾有匿名評論員向外媒透露,1998年的時候,劉長樂曾經在深圳的一個飯局上說,中共國家安全部給了他200萬美元籌建電視台。

2006年,中國移動集團正式宣佈收購鳳凰衛視19.9%的股權,成為鳳凰衛視第二大股東。而江澤民長子、被稱爲「 中國電信大王 」 的江綿恆,一直被認為是中移動的幕後掌控人。而劉長樂也曾多次為薄熙來、周永康站台,甚至一度前往重慶和薄熙來互動,關係密切。

此外,鳳凰衛視還涉嫌間諜活動。鳳凰衛視美洲台的主管麥大泓,因為和他的哥哥共謀,將美國敏感的潛艇技術資料傳遞給中共,2008年時被美國法院判刑10年。

儘管如此親共,但隨著江派勢力的失勢,劉長樂還是被中共驅逐出局了,現在的習近平要的是一個不但能聽命於中南海的、還要聽命於習家軍直接領導的代理人。

而在目前香港所處的巨大變動下,劉長樂退出鳳凰衛視,也成了中共實現對香港輿論完全控制的需要。在過去,因為香港有「一國兩制」,而且還有法制、言論自由的傳統,中共不得不間接地、或者是帶著僞裝地對香港進行控制,但現在中共則完全是赤膊上陣了。

那麽接下來,香港傳媒業將是一個怎樣的發展趨勢呢?

香港媒體幾乎全部陷入中共掌控

2019年的時候,在澳洲尋求政治庇護的前中共特工王立強,曾在接受外媒採訪時爆料說:在香港的媒體,有的明面上就是中共的喉舌,如中共官方的新華網、《人民日報》、新浪等主要媒體駐香港辦事處,這些媒體的主要負責人都是中共非常重要的情報聯絡員,負責監管香港人的一舉一動。

而不在明面上的媒體,以《文匯報》、鳳凰網、鳳凰新聞、香港衛視、亞洲衛視、《大公報》等為主,也都由中共實際控制 。這些港媒,每家都可以從中共那兒獲得一年5,000萬人民幣的活動經費,它們所有的情報也都要向北京匯報。

可以想像,中共爲了進一步鞏固其在香港傳媒業的控制權,利用紅色資本入主港媒將成爲大勢所趨,類似的央企收購行動也不會到此爲止。

而現在,隨著壹傳媒創始人黎智英被判刑,中共對言論自由和媒體的強力壓制,以及紫荊文化集團的進駐,這些都意味著,中共將加快對香港人的洗腦和控制,這也必將對香港的傳媒與文化氛圍產生深遠的影響。@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蔚然
撰文:李松筠、財商經濟研究所
剪輯:大中
監製:文靜
粵語配音:Ada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