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最新報告稱,在中澳關係惡化之際,澳洲政府需要僱傭更多會說漢語、了解中國的公務員。但目前,華裔公務員的比例遠低於澳洲華裔人口的比例,這意味著人才資源並沒有被充份利用。

澳洲智囊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的中國問題專家、前政府公務員蔣芸(Yun Jiang,音譯)在4月21日發佈的報告中說,對華政策問題在澳洲的內政外交中佔有越來越重的比例,澳洲政府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熟悉中國、有廣泛知識面的政策制定者。

她舉例說,大學校園的言論自由問題、貿易爭端和多元化、技術競爭、網絡安全和外國干預等問題都涉及澳中關係的某個方面,也與廣泛的公共服務產生關聯。

去年,澳洲聯邦警察總長克肖(Reece Kershaw)也表示,該機構需要招募更多會說普通話的警察來處理涉及外國影響力滲透澳洲的案件。

蔣芸在報告中說,懂中國並非只是了解中國的語言,還要了解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傳統、歷史和社會。在對華外交活動中,廣泛的知識面不僅是必要的,也是澳洲捍衛國家利益、做出反擊的基礎。

該報告還說,在澳洲總人口中,有5.6%的人擁有華裔血統,但在2019年,只有2.6%的澳洲公務員是華裔。

政府可以從兩個來源選擇華裔人才,一個是受過良好教育也有相關經驗的中國問題專家,另一個是華裔澳洲人。但政府招募的人才中,這兩種來源的人才都短缺。

公共服務部門2019年招募的人才中,只有2.3%的人是華裔。擁有華裔血統的僱員在信息和通信技術部門的比例最高,達到5.5%;而在涉及政策制定的部門中,只有2.2%是華裔。

此外,高級行政部門中的華裔僱員比例尤其少,例如,助理次長(Assistant Secretaries)或同等職位佔比僅為1%,第一助理次長(First Assistant Secretaries)或同等職位佔比僅有0.3%。

報告列出了政府招募華裔人才所遇到的障礙,例如申請公務員職位的華裔很少,華裔澳洲人較難通過安全審查,以及管理流程等。

該報告的作者蔣芸曾在政府部門任職8年,她任職的部門包括總理與內閣部、國防部和財政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