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9年邊境危機期間,成年人帶著沒有血緣關係的兒童非法越境,以圖快速進入美國,成為了一個重大的問題。邊境專家警告,今年所有跡象都再度死灰復燃。

在2019年的一宗案件中,一名洪都拉斯男子在危地馬拉購買了一名6個月大的嬰兒,以冒充家庭並優先獲得釋放。在另一宗案件中,犯罪團體在侯斯頓和墨西哥之間,建構起一個反覆租用、回收兒童的機制。

當時,國土安全部設立了快速DNA測試,結果顯示,在德薩斯州埃爾帕索(El Paso)和里奧格蘭德谷(Rio Grande Valley)兩區,高達30%的移民家庭是冒充的。

據當時擔任國土安全部(DHS)屬理部長的凱文麥卡利南(Kevin McAleenan)稱,探員們發現了921份造假文件,615人因販賣或走私兒童而被起訴。

他說,租借一個孩子的費用從不足100美元到超過1,000美元不等。

「每個人都知道,如果他們帶著孩子,就會被允許留在美國,他們稱之為『移民護照』。」麥卡利南當時說。

在危機最嚴重的2019年5月期間,邊境巡邏隊逮捕了超過8.4萬名以家庭為單位的非法移民。

非法移民家庭再次激增

目前,被邊境巡邏隊逮捕的非法移民家庭數量,每個月都在急劇增加。

前CBP屬理局長馬克摩根(Mark Morgan)說,他認為目前已經有兒童被租給了成年人,但情況還會變得更糟。無人陪伴的未成年人數量將減少,非法移民家庭將會增加。

前ICE屬理局長湯姆霍曼(Tom Homan)說,拜登政府並未實施大範圍的DNA檢測。「沒有人比墨西哥的犯罪集團,更期待這個總統任期的開始。我受夠了他們說他們是人道的。當你釋出誘因,讓最脆弱的人群投入犯罪集團的懷抱,這相當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