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節到來,您有吃到巧克力兔子和棉花糖小雞嗎?今天,我們就來聊聊復活節的熱門禮品——See’s Candies,「時思糖果」,相信很多人都聽說過這個糖果品牌,而它的老闆呢,就是著名的富豪畢菲特,1972年,畢菲特買入了時思糖果,從此,畢菲特的人生就像開了掛,也像糖果一樣越來越甜蜜了。

畢菲特的波克夏·哈薩威公司(Berkshire Hathaway)曾經投資過很多知名品牌和產業,包括能源類、銀行類還有著名的蘋果公司以及可口可樂,為何這個名不見經傳的糖果店會出現在股神的投資清單上呢?

可別小看了這家糖果店,畢菲特把它稱作「夢幻投資」,外界也把它稱作股神的「印鈔機」。很多人知道,畢菲特每年都會發佈一封股東信,向全世界投資者介紹他一生的投資原則和智慧。據説呢,自從1972年收購時思糖果以來,畢菲特至少20次在股東信中介紹時思糖果,而且多次給予盛讚。

百年家族糖果店 以追求品質為使命 

這個時思糖果已經有100年的歷史了,它不僅在不同年代的糖果潮流中生存了下來,而且還年年都獲利豐厚。

最初,時思糖果是一個家族生意。創辦人查爾斯·西(Charles See)原本是加拿大多倫多市一位糖果銷售員,他的母親瑪麗曾經自己研製出一套獨特的糖果配方。移民到美國後,他們定居在了加州洛杉磯的帕薩迪納市,然後在1921年創辦了時思糖果。

從一開始,時思糖果就將追求「品質」定為品牌的核心使命,並且創造了「品質永不妥協」(quality without compromise)這一句廣告語,一直沿用至今。即使是在大蕭條、二戰等極度困難的時期,時思糖果也始終沒有降低對品質的要求。

到了1949年查爾斯去世後,他的兒子勞倫斯·西(Laurance See)繼承了時思糖果。這時,時思已經有78家分店了,而在之後的20年裏,時思糖果的分店數量增加到了150多間。

然而,到了1969年勞倫斯去世之後,家族其他成員無心繼續經營,決定將企業賣掉。於是在1971年,時思糖果開始尋找買家。對,這個買主就是沃倫·畢菲特。

從「撿烟蒂」到「滾雪球」 畢菲特轉變投資理念

但是,最初畢菲特對於是否要投資時思糖果,是比較猶豫的。因為在畢菲特剛剛起步的時候,他採用的是「抄低點」策略,俗稱「撿煙蒂」,就是通過大量買入價格遠低於帳面價值的廉價股票,然而將其股價推高,來獲取超額的收益。

但是,在1972年,畢菲特利用波克夏·哈薩威的子公司以2,500萬美元收購時思糖果時,時思糖果的資產只有800萬美元,銷售額是3,000萬美元,稅前收益不到500萬美元,而稅後收益是200萬美元。這是波克夏·哈薩威公司當年最大的一筆投資,其交易價格是當時時思糖果帳面價值的3倍,是稅前收益的5倍多,絕對稱不上「廉價」。

那麽,畢菲特爲甚麽會高價購買時思糖果呢?

據説畢菲特和他的生意夥伴芒格(Charlie Munger)都承認,一開始出價收購時思的時候很小氣,但後來他們被芒格的朋友説服,這是一家不同尋常的公司,值得多花點錢。

當時,時思糖果已經擁有了150家的分店,品牌價值和忠誠的客戶群已具有規模。即使每年提價,消費者都能夠接受。所以,當時這間家族糖果店的企業價值,遠超過損益表和企業財報所顯示的價值。

因此,在1972年時,時思糖果的有形資產回報率(ROE)就已經達到了25%,當時的會計和財務槓桿是十分保守的,並不像今天許多企業的高槓桿投資,所以這個回報率也是非常少見的。

而時思糖果,也因此成為畢菲特轉變投資策略的一個經典案例。

畢菲特的「夢幻投資」 名副其實的「印鈔機」

2007年,這時畢菲特已經投資時思糖果35年了,他在給股東的信裏,把時思糖果稱為「夢想生意的原型」。而當時讓畢菲特改變投資策略的好夥伴芒格,也曾經評價時思糖果的投資,是購買的第一家高品質公司。

從1972年到2007年的35年裏,時思糖果一共為畢菲特創造了13.5億元的稅前利潤,而畢菲特購入的成本只是當年的2,500萬美元。

到了2019年,在股東會上,畢菲特再次表示,時思糖果為波克夏·哈薩威帶來了超過20億美元的稅前收入。而這源源不斷的資金流讓波克夏·哈薩威公司能夠收購更多的企業, 包括畢菲特在1988年時的經典投資,買入可口可樂的股份。

因此,畢菲特形容時思糖果是他的「夢幻投資」,或者說,時思糖果是波克夏·哈薩威名副其實的「印鈔機」。

時思糖果成功秘訣:神奇的定價魔力

那麽,時思糖果爲何能如此成功呢?

首先,就是它有穩定的市場。時思糖果1972年的年銷量是1,600萬磅,2007年則是3,100萬磅。35年裏,年均增長率只有2%,但是卻極其穩定。這類行業受市場波動和政策變化影響的風險極小,你也不用擔心消費者會在一夜之間突然不吃巧克力了。

其次,它一直堅守品牌的信譽。例如在1942年,由於美國參與二戰而對各類物資實行管制,導致糖果原料嚴重短缺。時思當時面臨兩個選擇:到底是選用品質稍差的原料,保證產能充足,從而獲取更高的利潤?還是堅守原則,但面臨斷貨的局面?

最後,時思選擇了後者,絕不放低對原材料品質的要求。於是,一些時思門店每天只能開門幾個小時,就售罄關門。所以,當時甚至有供應商用「時思品質」(See's Quality)來表示比「頂級品質」(Top Quality)還要嚴格的品質要求。

爲了保證品質,時思至今在全世界只有兩家工廠,分別位於洛杉磯和南舊金山市。全世界各地銷售的時思產品,全部是從這兩家工廠跨越重洋運送而來。

第三,時思有非常卓越的管理者。查克·哈金斯(Chuck Huggins)從1972年畢菲特收購時思糖果時開始擔任CEO職位,一直到2006年退休,執掌時思長達34年。他的強大管理能力,讓畢菲特在這30幾年裏,根本不用操心時思糖果的運營。

第四,就是時思具有神奇的定價魔力。它的良好信譽,為它帶來了非常多的忠實客戶,讓時思糖果擁有了神奇的「消費特許權」。雖然它的糖果賣得比其它公司貴,可是客戶卻只喜歡買它。即使時思每年不斷提價,也不會影響它的銷量。

正如畢菲特在寫給股東的信中說的:每個加州人的腦海中都有關於時思糖果的記憶,而且絕大部份都是很美好的。試想一下,他們情人節的時候買了一盒時思糖果送給心儀的女孩,多美好。

也正是收購時思糖果,讓畢菲特意識到,比起「撿煙頭」策略,「用合理的價格買一家好公司」可能更適合目前的時代。因爲一家好公司所產生的利潤與自由現金流,可以被拿去購買更多的好公司,然後再次產生利潤和自由現金流,形成一個良性循環,就像畢菲特那本著名傳記的書名——《滾雪球》一樣,讓雪球越滾越大。

畢菲特鍾愛時思糖果:永遠不會出售它

目前,波克夏·哈薩威已經持有時思糖果接近半個世紀,中間也有公司想要高價從他手上收購時思糖果,但畢菲特還是拒絕了。

在1986年給股東的信中,畢菲特這樣說:「即便這些公司的股價上升到不可思議的高點,我們也不打算賣掉,就像我們全資擁有的時思糖果和《布法羅晚報》一樣,無論甚麼人出甚麼價,哪怕遠遠高於我們認為的商業價值,我們都不會出售這些公司。」

雖然在疫情的衝擊下,零售業的日子並不好過,去年,就連畢菲特的財富也縮水了11%,他在世界富豪榜上的排名也跌到了世界第六。而時思糖果的就業率也大減16%。不過,畢菲特在談到時思糖果時仍然表示:「我們自1972年以來就擁有它,我們熱愛它,我們將繼續熱愛它。」

時思糖果的名字,已經成爲很多人對於甜蜜時光的記憶,相信這一顆百年糖果,也是畢菲特這一生的甜蜜時光。今年2月底的時候,畢菲特在寫給股東的信中說,時思糖果今年已經是100周年了,當企業生產和銷售一種非必需的消費品時,客戶就是老闆,而時思糖果今天的客戶們,依然傳遞着清晰的信息,那就是「不要亂動我的糖果」。@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蔚然
撰文:李沺欣、財商經濟研究所
剪輯:大中
監製:文靜
粵語配音:A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