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衛生日(World Health Day)是由世界衛生組織(WHO)在1948年舉行的第一屆世界衛生大會上決定設立的。自1950年起,世界衛生日改在每年的4月7日(「組織法」正式生效之日期),旨在引起全世界對於衛生、健康的關注,提高人們對衛生領域的認識。

近年最重大的公共衛生事件,就是「武漢肺炎」(COVID-19病毒)。「武漢肺炎」襲捲全球,已逾一億三千萬人確診,造成280多萬人死亡。百年難遇的瘟疫,給無數家庭帶來巨大傷痛,造成社會難以彌補的損失。即使各國民眾已經陸續施打多款疫苗,但因不斷出現變種病毒株,疫情始終未見緩解。

WHO曾多次向中共提出調查COVID-19病毒起源的要求,都遭中共拒絕。疫情爆發一年後,WHO專家小組才在今年1月14日前往湖北省武漢市,調查病毒源頭,早已錯失良機。成果報告一再延後公佈,令外界質疑中共蓄意左右結論,以避免被究責。

2021年3月30日,WHO終於公佈長達123頁的武漢肺炎疫情起源調查報告,世衛秘書長譚德塞坦言專家小組在中國取得原始資料受阻,並首次公開承認不排除病毒從武漢實驗室洩漏的可能性。

美國、澳洲、加拿大、英國與日本等14個國家隨即發表聯合聲明,對疫情溯源報告延宕太久,及無法獲得完整數據表達關切。白宮表示,病毒起源調查過程並不透明,報告缺乏、信息與訪問權限,且中共並未協力合作,下一階段調查應由國際專家進行獨立調查。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近日強調,必須對疫情問責,美國對於世衛疫情調查的方法與過程有「真正的擔憂」,包括中共「顯然協助撰寫」。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更直指,世衛疫源報告是「中共和世衛(CCP-WHO)虛假宣傳運動的虛偽延續」,在關鍵時刻隱藏了(病毒在)人與人之間的傳播。武漢病毒所仍是最有可能的病毒來源,而世衛是掩蓋此事的同謀。

美國眾議院監督與改革委員會(House Committee on Oversight and Reform)首席共和黨議員科默(James Comer)指出:「WHO的報告不過是中共宣傳機器的產物。從調查一開始,中共就獲得了世衛組織的許可,它操縱該報告的數據,排除美國科學家,這是中共公然企圖改變現實,掩蓋真相的舉動。」

WHO調查團受到中共的施壓,難以公正審查,並非始自今日。國際組織「人權觀察」行政總裁羅斯批評,世衛在疫情初期屢次附和北京對疫情的錯誤說法,包括病毒是否具有「人傳人」特性,早已犯下串謀過失。

美國前後兩任國務卿的擔憂與指控,更非無的放矢。回顧COVID-19病毒自前年底從武漢延燒,中共百般隱匿疫情,不斷以「疫情可控」、沒有「人傳人」等假訊息誤導世人,才導致全球無辜受害,橫遭波及,中共是釀成這場寰宇災難的罪魁禍首。而身為全球戰疫總指揮的WHO,卻屢屢為中共護航、敷衍獨立調查。其超然形象盡失,一再露出中共魁儡的原形,更讓疫情雪上加霜。

眾所周知,二十餘年來中共全面滲透各類國際組織,手段包括提高捐款額度,賄賂官員,向國際組織的所在國施加壓力等。疫情爆發後,WHO回應疫情異常遲緩,備受外界指責,認為其受到中共的滲透,即是實例。

台灣早在2019年底即超前部署,更同步向WHO示警,提醒疫情「可能人傳人」。但WHO卻一直漠視台灣的專業意見,一味附和中共的片面說辭。肩負防疫重任的WHO錯失先機,導致疫情蔓延全球,難辭其咎。

中共不思積極抗疫,只一味隱匿、卸責,完全違反了《國際人權公約》與《國際衛生條例》,從而導致世紀浩劫,它難逃遭全球究責索賠的命運,WHO也無法推卸它一再縱容中共的監督責任。

《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一書(第十八章)指出:「中共不是正常意義上的政黨或政權,它不代表中國人民,而是共產邪靈在人間的代表。與中共交往就是與魔共舞,與中共友善就是在姑息魔鬼、助惡為虐,把人類推向絕路」。

疫苗不是萬靈丹,更難擋詭譎多端的病毒株突變。證諸中西方歷史,如瘟疫等天災都是人心崩壞、道德淪喪之際出現的。正本清源之道,當在明曉因果、重德修善。任何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或個人,都可能成為病毒選擇性感染的標靶。拒絕中共,能趨吉避凶;遠離紅魔,可免瘟疫侵害。各國的衛生當局除了密切注意疫情動態,以便及早因應之外,尤須遠離中共此一禍源,確保防疫成果免於功虧一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