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爆發的時候,中國共產黨再次採取了它的默認應對模式:謊言、掩蓋和宣傳辯解。這極大地拖延了遏制疫情應對措施的實施。

中共當局沒有聽取並壓制了武漢市醫院一些一線醫生的警告,比如已故的李文亮醫生的呼籲就一直被壓制,這加劇了此次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的蔓延。僅僅是這個原因就足以證明,目前統治著中國的共產黨政權並非像它所宣稱是全球參與者。

直到現在,在遭到輿論界的嚴厲批評之後,中國的這個極權主義政權才允許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派遣其「先遣隊」前往中國應對正在發生的疫情危機。

說到世界衛生組織,它對此次疫情的反應和幫助中國共產黨進行掩蓋的做法,實際上都是更加惡劣的。由於沒有與在聯合國、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和其它機構擁有談判席位的主要國家達成協議,世界衛生組織沒有就如何應對在封閉的中國社會中爆發的疫情制定任何計劃。這是世衛組織缺乏遠見及其領導能力的失敗之舉。

自2009年以來,世界衛生組織已經宣佈了6宗全球衛生緊急事件,包括豬流感爆發(2009年)、野生脊髓灰質炎病毒疫情(2012年)、西非的埃博拉病毒疫情(2014年)、寨卡病毒疫情(2016年)、剛果的埃博拉2.0疫情,以及現在的 COVID-19疫情(2020年)。

人們可能會認為,一個擁有數十億美元資金的全球性組織,再加上其多年來在宣佈疫情緊急狀況方面的經驗,應該有一個如何應對新的疫情計劃。但它卻真的沒有。而且問題還不僅於此。對於本文作者和許多媒體來說,很明顯,世界衛生組織就沒有以迅速和有力的方式應對疫情的能力。

更令人困惑的是,世界衛生組織向60個貧困國家提供了6.75億美元的援助資金,以提高其醫療能力,並向這些國家提供醫療物資,就像是一個旨在重新分配民眾財富的社會主義組織一樣。世界衛生組織錯誤地將資源用在了對抗關於中共病毒的「誤報信息」上了。

世衛組織總幹事泰德羅斯‧阿達諾姆(Tedros Adhanom)還花費了大量精力,幫助掩蓋中共政府對疫情危機的不透明和反應不力,而不是強有力地迫使中共增加關於疫情的透明度。這一行動顯示阿達諾姆已不再適合領導世界衛生組織。在change. org網站上已經公佈了一份要求他辭職的請願書。

應該做些甚麼

根據此次中共病毒疫情爆發之前的五次緊急公報的經驗,世衛組織應該立即介入中國的疫情調查,要求中共提高透明度和進行合作,以便確定傳染源,追蹤誰是第一批病人,並試圖確定疫情是如何開始和何時開始的。

簡而言之,中共應該向世衛組織提供從疫情中心地區的病人身上採集的病毒樣本,並與國際上的科學家共享病毒基因組的原始元數據。同時,世界衛生組織應向其它國家的獨立實驗室分發三到五個樣本,與世衛組織的科學家一起對該病毒展開研究。然後他們應該分享、公開發表自己的研究分析結果,並允許外界的科學家和研究人員對之進行檢查、查證和質疑。

但所有上述這些措施都沒有被實施,世界衛生組織在忙於掩蓋信息的同時,錯失了良機。他們無法迅速動員並應對疫情,造成了目前這種不穩定的狀況。

此外,誰能否認一些網絡研究人員、調查人員和記者已經對外公佈的這些事實呢:

在距離被中共稱為是疫情源頭的武漢華南海鮮市場20哩(約合32.2公里)處,有一個武漢病毒研究所,它擁有一個4級生物(細菌)武器實驗室;2019年8月,一名中共科學家因試圖竊取一種冠狀病毒的樣本而被從加拿大驅逐出境回國;在疫情爆發前幾周,蓋茨基金會(Gates Foundation)領導的一個聯盟進行了冠狀病毒模擬實驗。

因此,在疫情爆發並過了40天後,問題依然存在。這種病毒真的是從一群野生動物中自然產生的嗎?還是從研究所的實驗室洩漏出來的?目前我們仍然無法確切知道病毒的來源。

當我們仍在等待世界衛生組織的獨立科學家去分析那些中國以外的「中共肺炎」病毒樣本時,各種信息,不管是「陰謀論」的還是起反作用的,都將會繼續流傳。這都是世界衛生組織的錯誤導致的。

此外,沒有人知道中共公佈的病毒基因組是準確的還是黨的新的虛假信息。中共仍然沒有共享冠狀病毒的元數據。我們看到的只是這個共產黨政權的「雙贏合作」的口號。

與中共相關的其他問題

在距離不遠的實驗室,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科學家們此前也曾經編輯過蝙蝠薩斯冠狀病毒(Bat-SARS-CoV Viruses)。為了弄清楚是甚麼使一種病毒變得活躍並變得致命,科學家們運用了各種方法來研究它的某種特性。其中一種方法就是通過創造一種「假病毒」(Pseudovirus)並通過「嵌合」(chimeric)來編輯改變它。在該研究所2007年的研究中,針對「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ARS)冠狀病毒和源自蝙蝠的SARS樣冠狀病毒在受體使用上的差異」項目,他們就是這樣做的——修改編輯了病毒樣本。

既然在武漢實驗室已經進行了這種對SARS-CoV病毒排列的人為編輯修改,那麼人們就可以理解中共針對這種「中共肺炎」疫情所做出的最初反應的思維過程了。

由於相連的受體等超級屬性時,中共仍然不知道他們手上握著甚麼:是一種天然的或是人造的病毒,是從實驗室洩露出來的還是破壞分子故意 COVID-19病毒擁有潛伏期,沒有人知道武漢在2019年12月份的情況。當科學家們鑑定出這種新型病毒及其擁有潛伏期、能夠大規模複製和與宿主細胞放置的。

因此,共產黨政權的合乎邏輯的想法就是,將所有關鍵信息都隱瞞下來,不同外界分享。也許是出於對病毒從武漢實驗室洩露出來的恐懼或擔心,然後隨著有更多的人被感染和死亡,開始擔心自己會受到指責。

如果中國共產黨不能領導中國成為一個更好、更開放的全球參與者,那麼這個政權就應該被擋在世界舞台之外。如果世界衛生組織沒有能力制定針對疫情的計劃,並以一種快速、透明的方式迅速確定新的傳染病的源頭,那麼,就應該撤銷美國納稅人對該衛生機構的所有資金支持。

在新的疫情爆發時,全世界都承擔不起隱瞞、掩蓋和未能執行快速反應計劃的後果。這將是遏制被世界衛生組織的阿達諾姆和《紐約時報》以及其它一些媒體所譴責的「信息氾濫」的唯一途徑。

存在錯誤的信息不是問題的關鍵所在。信任度和透明度才是未能遏制這一疫情日益增長的威脅的關鍵點。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詹姆斯‧格倫德維格(James Grundvig)是《大紀元時報》的撰稿人,也是《操縱大師: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的欺詐、貪污和政府背叛的爆炸性真實故事》 (Master Manipulator:The Explosive True Story of Fraud, Embezzlement and Government Betrayal at the CDC)一書作者。目前他在紐約市生活和工作。

原文 The WHO's Failed Coronavirus Response Goes Beyond Structural Issues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