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續至今的這場疫情,改變了全世界人的生活和消費方式,重創全球經濟,但人們常說,危機也可能成為轉機,那麼在疫情之下,要如何尋找新的商機呢?今天,我們就聊聊這個話題。

我們看到呢,雖然最近一些地區的疫情開始放緩,經濟生活正慢慢的回歸正軌,但有多個預言都說,疫情可能還會再來,甚至人類會和病毒共存。比如前一段時間,印度男孩阿南德在一個預言影片中提到,疫苗並不能根本解決問題,反而可能會衍生出更多新問題。馬來西亞的預言家拿督鄭博見,前些天也在一個影片中說,他預計這場疫情可能會拖到明年的2月份之後,才會開始慢慢見到曙光。

事實上,全球各地的疫情都已經起起伏伏多次,但不管怎樣,生活和工作還是要繼續。

因解決問題而起步的企業

疫情對人們生活帶來的最大變化,可能就是網上購物的時間更長了,所以,快遞公司的業務火了起來,有不少人開始加入到這一行業中。在早些時候,法國的一家創業頻道,曾報道了一家成功的初創企業,名叫Welco的快遞公司,那麼,在眾多嶄新的快遞公司中,這家公司是怎麼脫穎而出的呢?

Welco公司有三個年輕合夥人,他們都注意到一個問題,那就是經常會遇到送貨上門,而用戶不在家的情況,送貨員在時間壓力下有時會將包裹放在門前,或是選擇從門口扔進去,但這樣做的話,包裹就有丟失或損壞的風險。而如果把包裹送到附近的中轉站,客戶就只能繞道去取,對住在偏遠地區的人來說,取個包裹有時可能要跑好幾公里。

但是,如果再專門送一趟,不僅會提高運送成本,還將延誤包裹的交付時間。那這三個年輕人是怎麼解決的呢?他們設計了一款平台,廣泛尋找Welker,就是那些願意充當最後一程送包裹的個人,這些人,可以是在家工作的人、看門人、退休人員等,他們想要幫助別人,同時自己還可以獲得少量回報。

這些Welker,只要在平台上標出自己的所在地,以及有空的時間,對於收到的每個包裹,他們都可以從平台中拿到1歐元,每月上限是400歐元。迄今為止,這家初創快遞企業在法國已經擁有了5,000多名Welker。

目前,這家在疫情中起步的企業已經有了十名員工,還正在和法國的兩家主要電子商務公司、以及營運商洽談合作,而且,在法國之外,welker也開始出現在比利時和盧森堡。

估計隨著遠程工作的普遍化,welker的數量還會逐步增加,雖然一單一塊錢的收入並不多,但是不僅能順手做件好事,還能稍帶著活動一下腿腳,也算是閒暇之餘一個愉快的體驗了。

旅遊直播

這次疫情中,快遞業發展了,那麼,甚麼行業萎縮的厲害呢?對,旅遊業,沒人旅遊了,所以很多旅遊公司都倒閉了,但是,總有一些頭腦靈活的人,他們能找到變通的方法,創造新的商機。

「歐來歐去」是一家負責辦理華人旅行團赴東歐旅遊的公司,這家公司在疫情期間發掘出了一個新的商機——直播。

「歐來歐去」在中國的「馬蜂窩」平台上直播歐洲各國的風景、文化、美食、娛樂等,短時間內就吸引了10多萬粉絲,公司還通過「直播帶貨」,把歐洲優質的食品、日用品、特色工藝品送到了中國大陸觀眾的手上,主播甚至穿著法國古戰場士兵的衣服出現在鏡頭前,帶大家走了一趟滑鐵盧1815紀念館。

疫情下的新移民

那在這場疫情中,還出現了一股新的移民潮。怎麼回事呢?

數位時代,曾報道了一位在美國三藩市矽谷工作的工程師,這位工程師說,因為疫情,他幾個月都沒有去過公司了,一直都是在家上班,即使換了新的工作,他的新電腦、手機、入職說明,甚至包括辦公座椅都是通過快遞郵寄到家的。

這位工程師正在考慮,是否還需要待在高房價的矽谷,他認為在家辦公可能常態化,公司都開始退租,將來可能連辦公室都沒有了,這樣的話,他可以搬到房價相對較低的地方,能節省很多開支。

而根據媒體的報道,這樣的事情,日本東京也有不少,因為那裏的房屋租金價格也非常貴,據說,日本因此還出現了一個新名詞,叫疏散,是說離開東京、大阪等大城市,移住到其它便宜的城市去。

一些旅行社也已經開始推出移住計劃,日本有二十多個地方都推出了各類型的移住計劃,甚至還有很多日本人想移居到台灣。

此外,遠程工作也讓一些渡假村、飯店找到了另類商機。數位時代還報道了幾位長期在家工作的年輕人,大家都在家裏呆的悶壞了,就想,反正遠程工作大家也需要休假,為甚麼不組個團隊遠程一邊工作、一邊度假呢?

於是,這5個同事就跑到了離三藩市三小時車程的太浩湖,他們每天固定時間工作、分工煮飯、開會、爬山、騎車、看夜景。幾位同事在這樣的氛圍中,朝夕相處了一個禮拜,在沒有公司規範的壓力下,不僅放鬆了心情,還增進了同事間的感情。

而這幾位小夥伴,並不是來工作度假的唯一的客人,這個度假勝地一屋難求,擠滿了從科技重鎮過去的人,看來,在疫情之下,有太多人想出門透透風了。

家用健身器材

那我們知道,疫情改變了很多人的生活方式,有運動習慣的人可能出門運動的少了,沒運動習慣的人,也可能變得愛運動了,所以這也讓家用健身器材的需求有所增加。
去年5月時,益普索(Ipsos)發表了一項針對全球16個國家進行的調查研究顯示,許多人因無法出門運動而備受困擾,這個數字在日本高達38%,韓國是37%,中國大陸則是31%。

據《經濟學人》公佈的數據顯示,在google上,搜尋「站立辦公桌」(standing desk)的次數從去年1月到7月上升了129%;「啞鈴」(dumbbell)的搜尋次數比疫情前高出了64%;而健身APP「Strava」的搜尋次數也高出103%。

在巴黎、西班牙等國家,一些私人健身教練在陽台上通過影片,為那些站在自家陽台上,拿著健身器材、站在瑜伽墊上的人們上起了健身課,這也開啟了保持社交距離之下的線上健身教學方式,許多人也從中看到了商機。

美國新創公司MIRROR研發了一款「數位鏡」,就是在一個穿衣鏡大小的鏡子中嵌入錄像頭和揚聲器,使用者只要面對著鏡子,就可以上有氧運動、負重訓練、瑜伽,甚至是拳擊課程,使用者可以同時看到自己的動作和教練的動作,並且配合指示,完成正確運動動作。

這款數位鏡,有配製好的健身課程,也可以訂閱直播課程,教練可以通過鏡子即時教授和糾正學生的動作。此外,數位鏡還可以顯示出用戶每分鐘的心跳、卡路里消耗等數據,精準掌握身體的健康狀況。在疫情期間,這款鏡子銷售翻番。去年7月時,加拿大運動服飾品牌Lululemon以5億美元收購了這家新創企業。

疫情帶旺了陽光房市場

疫情,還為門窗公司帶來了新商機,因為很多人在家的時間多了,所以一些以前沒時間關注的事情,像是家裏的陽光房、門窗啦,這些事情,都提到日程上了。此外,因為需要社交距離,一些工作場所的空間也需要使用玻璃擋板等進行調整。

加拿大都市網曾報道,在實體店受到沉重打擊的時候,中國移民老白的門窗店卻突然變得格外的紅火。

老白在中國時,是位電腦工程師,到了加拿大後卻做起了複印機耗材生意,後來受網絡的衝擊,零售業生意不好做,他就想哪個行業不受網絡影響呢?結果他發現陽光房、陽台頂棚這類建築業的生意,會長期存在,是網絡不能替代的。

於是,經過慎重考慮之後,老白在一年多前接手了一家門窗廠。這次疫情襲來,很多行業都大受影響,但是老白選擇的這個行業卻迎來了不少商機。比如有牙醫診所,就要求用玻璃把不同的區域間隔開。當然,伴隨機會的是辛苦的付出,因為太忙,有段時間,老白一個星期往往只能休息半天。@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蔚然
撰文:陳思雨、財商經濟研究所
剪輯:大中
監製:文靜
粵語配音:A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