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中概股在資本市場出現了過山車式的下跌,引發市場關注。一邊,股市上演著連續幾日的暴跌行情,「回港圈錢」的聲音也此起彼伏;另一邊,不少中國公司仍在排隊殺進場內。在資本市場的血雨腥風中,面對同樣的資本市場,中國公司為何會呈現出如此兩極化的選擇?在看似混亂的行動背後,有著怎樣的深層因素?

一份聲明加一份內部郵件  中概股血流成河

3月26日,美股開盤後,多數中概股遭遇過山車式行情,盤中出現暴跌。

三大教育巨頭中,「新東方」和「好未來」盤中一度跌超20%,但收盤跌幅收窄,新東方收跌11%,好未來收跌7%;「跟誰學」則幾近腰斬,盤中跌幅一度超過56%,截至收盤,下跌約 42%,市值蒸發70.6億美元。

除了教育類,其它中概股的股價,如百度、騰訊音樂、愛奇藝、唯品會等,也紛紛上演了過山車式的驚悚下跌。

百度盤中一度下跌15%;騰訊音樂最多跌18%;唯品會盤中重挫21.7%;愛奇藝則最多跳水26%。雖然收盤時,這幾隻中概股跌幅收窄,但愛奇藝仍錄得13.2%的跌幅;騰訊音樂與唯品會收盤跌幅在2%上下;百度則收高2.0%。

然而,中概股跌得七零八落之時,美股三大指數卻齊齊上漲。截至26日收盤,道指漲453.4點,漲幅為1.39%;納指漲161.05點,漲幅為1.24%;標普500指數漲65.02點,漲幅為1.66%。

其實,在此之前,不少中概股已經連跌兩天。在24、25日的兩個交易日內,騰訊音樂與愛奇藝跌幅超過10%,百度和唯品會跌幅也超過20%,兩日內,百度市值縮水也達到了122億美元,可謂是「傷得最深」。

那麽,是甚麼消息導致了中概股這輪暴跌行情呢?

在這輪暴跌的第一日,也就是美國時間3月24日,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發佈聲明說,已通過《外國公司問責法案》的最終修正案,並徵求公眾意見。聲明說,該法案將要求外國公司向SEC證明,公司不由外國政府實體擁有或控制。外國公司須披露審計過程和政府影響的信息,並且在法規頒佈後的90天內提交文件。如果外國公司不遵守美國審計標準,美國證券交易所可以剔除這些公司。

《外國公司問責法》是美國前任總統特朗普在去年12月簽署的。該法案規定,如果外國公司連續3年未能通過美國公眾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PCAOB)的審計,將被禁止在美國任何交易所上市。

SEC也在去年要求中概股公司披露董事會中的中共黨員名單,以及公司章程中是否包含中共黨章的內容。

雖然法案是針對外國公司,但是有數據顯示,在不接受美國會計監督委員會(PCAOB)檢查審計工作底稿(audit working papers)的外國上市企業中,中國內地和香港的企業佔了近九成。

業界普遍認為,美國加強對外國上市企業,尤其是大陸企業在審計方面的監管,導致了連續兩日的暴跌。

然而到了3月26日,原本以為該消息的影響已被市場吸收之際,卻有投資基金出現爆倉,以大幅度的低價,拋售手中的部份持倉。

一份疑似從高盛流出的電郵內容顯示,該行在當日開盤前代表一個未知賣方掛出多隻中概股的賣單,涉及百度1,000萬股、騰訊娛樂5,000萬股、唯品會3,200萬股,以及愛奇藝3,270萬股。

這些訂單的總金額介於5~16億美元之間,並且給出的報價大幅低於當時的市場價,導致上述公司的股價,在美東時間早8時左右同時出現跳水。

到了亞洲交易時間29日,隨著這隻闖禍的Archegos Capital基金浮出水面,中概股「股災」再度蔓延。日本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當日宣佈,公司與美國客戶之間的交易可能在26日產生了巨額損失,以市場行情估算大約為 20 億美元。受此消息影響,野村日本股價29日急瀉15%,原定的債券發行計劃,現在也要被迫暫停。

之後,英國《金融時報》稱,野村控股與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因客戶Archegos Capital基金而遭受損失,並引述消息人士稱,瑞士信貸的虧損在30至40億美元之間。

對此,有分析認為,拜登上任前後,市場憧憬美中關係緩和會惠及中概股,降低其退市或其它被針對的風險,加上當時利率仍未走高,故導致中概股股價急升。但之後習近平為了連任,中共戰狼外交變本加厲,美國民意倒逼政府要更加強硬,加上市場利率急升,令本已估值甚高且無突出業績配合的中概股被大舉沽售以鎖定利潤。

由於中概股退市風險陡增,大陸不少網站上也出現了「回港」、中概股「回港圈錢」的聲音。

其實,中概股們早已開始陸續回港。截至今年3月24日,先後已有12家中概股在香港二次上市。就包括百度、Bilibili兩隻中概股。

中資前赴後繼 「知乎」掛牌第一日跌逾10%

不過,就在中概股血流成河之際,仍有中概股逆市掛牌,也傳出中資企業要赴美上市的消息。這些企業逆勢赴美上市的背後,是自信,還是迫於無奈,或者是另有打算?

3月26日,在線問答社區「知乎」在紐交所上市,和其它中概股一樣,上市首日即跌破發行價。「知乎」發行價為9.5美元/股(ADS),開盤價為8.25美元/ADS,較發行價下跌13.2%,盤中跌幅一度更達到27%。掛牌首日,知乎收報8.5美元/ADS,跌10.53%。ADS(American Depositary Shares),是指境外公司在美國交易所交易的股份。

「知乎」首日上市,似乎不受市場「待見」,雖然說它趕的時機不好,正值中概股退市壓力加大之際,難以擺脫中概股整體的跌勢。不過,我們仍想問一句,誰給了「知乎」這樣的勇氣?

有的觀點認為,雖然「知乎」在2020年錄得虧損5.18億元人民幣,但是其2020年總營收為13.52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01.7%,並且連續4個季度都在增長,市場也因此看好其前景。

不過,「知乎」背後的投資人是否會接受虧損呢?讓我們來看看「知乎」的投資人有哪些吧。

在「知乎」進行IPO的同時,也進行了私募配售。「知乎」招股書顯示,阿里巴巴、京東、騰訊以及莉莉絲遊戲等,都參與了「知乎」的私募配售,合計認購了約2.5億美元等值股份。

同時,招股書顯示,百度也是其股權持有者。也就是說,「知乎」可謂是集齊了中國科技巨頭BAT作為其投資人。

此外,「知乎」的招股書還披露,它與騰訊、快手、百度三家公司分別在雲服務、寬頻和營銷等方面有合作關係。

在上市之前,「知乎」已經經過了七輪融資,在這麼多輪的投資下,投資人面對持續的虧損,如何獲得回報?上市成為這些融資機構從知乎「退市」的機制,所以也不排除「知乎」存在迫不得已來上市的因素。

而知乎可能還不是唯一一個選擇在此時赴美上市的中概股。

我們在前面提到,SEC是在3月24日發佈的聲明,而在同日,路透社引述消息人士說,大陸網約車平台「滴滴出行」考慮在紐約上市,目標估值最少1,000億美元。此前,該公司多次傳出要來港或赴美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引述消息還說,「滴滴出行」如果在美國上市,也會考慮再在香港進行第二上市。

這個「滴滴出行」創立於2012年,其股東也包括了不少大型科技企業,如騰訊、阿里巴巴、軟銀以及UBER等。

中概股行為兩極化 中國經濟是關鍵?

如果給上面這些消息做一個總結,結論就是:在暴跌的行情下,中概股正醞釀著回港二次上市的潮流;但與此同時,仍有不少中資科技企業,「矢志不渝」地繼續排隊去美國上市。

那麼,在看似矛盾的行動背後,有著怎樣的深層因素?面對同樣的資本市場,為何中概股會表現出看似「矛盾」的選擇?

表面上看,中概股暴跌是受到中美關係的影響,即SEC對《外國公司問責法》修正案的通過,令外界擔憂中概股面臨被踢出美股市場的風險。與此同時,這些科技公司的股價,在前期已經漲得很高,股價和業績之間已有泡沫,隨著美國十年期債息上升,形成了變相加息的影響,市場也趁此機會擠擠泡沫。

那麼再深入一些看,我們在此前的節目中曾經提出過中美金融戰的概念,不論是這一次中概股的暴跌,還是中國企業前赴後繼到美國上市,都可謂是中美兩國在金融領域第一回合交鋒的結果,而且結果也很明顯,那就是:美國勝出!

那麽,美國為甚麽會勝出呢?我們分析有以下四點原因:

首先,美國的資本市場是全球最大、最活躍的資本市場,一個科技公司可以在紐交所上市,相當於獲得了美國資本市場的認可,不僅能更快地獲得大量資本,還能提升企業在市場的知名度。

其次,雖然中國大陸也開始實行註冊制,就是不需核准即可上市,但是現在大陸IPO的排隊時間仍然很長,網民們用了個形容詞叫「堰塞湖」(讀音:yàn sè hú)。而美國的資本市場是真正的註冊制,不管是上市的效率還是節奏,都更適合科技公司本身的融資特點。

因為不少科技公司都需要較短的融資周期,基本是靠資金在換時間,例如「知乎」在上市前就已經進行了七輪融資。所以關於「滴滴出行」上市的消息,路透社引述知情人說了這樣一句話:在紐約進行IPO的一個優勢是,上市進度可預測,最快在第二季就能擁有較深的資金池。

第三個因素,就是美國資本市場對IPO的估值要求更加多樣化,適合於科技類的初創公司。而A股上市則包括盈利、收入等諸多硬性指標。比如,只是「最近三個會計年度連續盈利」這一項要求,就砍掉了京東、快手這一類的科技企業,而虧損超千億的快手卻可以在香港上市。

第四個因素,就是像前面「滴滴出行」赴美上市的消息裏提到的,「滴滴也考慮再在香港進行第二上市」,這句話非常關鍵。甚麽意思呢?就是這些企業知道現在去美國上市融資圈錢有風險,但是它們準備先拿到錢再說,真的被要求退市了,那就回歸香港,同時還可以把華爾街的資本也吸引到香港市場。

上面這些分析,雖然可以解釋美國為何在中美金融戰第一回合中勝出,但這背後更深層的原因,其實還是在於中國的經濟前景。表面上看,「天朝」繁榮發展,實則內部虛弱無力,這才是中概股暴跌的實質原因。有人說,「經濟有問題,股市無行情」,或許是更好的解釋。

幾日前,美國一家智庫網站War on the Rock發表了一篇文章,裏面這樣形容中國的經濟情況,說北京是一個活躍積極的中年人,但同時面臨著心臟病和癌症的風險。@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蔚然
撰文:李沺欣、財商經濟研究所
剪輯:大中
監製:文靜
粵語配音:A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