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冠疫苗臨床事件評估專家委員會昨天(24日)公佈,再多兩宗涉及中國科興疫苗的死亡個案,迄今累計10宗相關死亡病例。事件涉及一名80歲患有高血壓、糖尿病的女子,3月2日接種科興疫苗,19日死亡;另一名是60歲患有高血壓高血脂及頸動脈疾病的男子,3月11日接種科興疫苗,23日死亡。委員會召集人李卓廣指有待進一步資料以進行因果分析。

此外,上周一名66歲男子本身患有「三高」,在接種BioNTech疫苗後死亡,成為首宗香港接種此款疫苗後死亡個案。據悉BioNTech在香港和澳洲配送的疫苗,是與中國復星醫藥(Fosun Pharma)合作,而在中國地區以外,BioNTech是與美國輝瑞(Pfizer)藥廠合作。

香港新冠疫苗臨床事件評估專家委員會昨天(24日)公佈,再多兩宗涉及中國科興疫苗的死亡個案,迄今累計10宗相關死亡病例。圖攝於3月23日,一名香港市民在疫苗中心接種疫苗。 (Paul Yeung /Pool/Getty Images)
香港新冠疫苗臨床事件評估專家委員會昨天(24日)公佈,再多兩宗涉及中國科興疫苗的死亡個案,迄今累計10宗相關死亡病例。圖攝於3月23日,一名香港市民在疫苗中心接種疫苗。 (Paul Yeung /Pool/Getty Images)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今日頻頻為國產疫苗站台,更譴責「有醫護污衊國產疫苗」。不過,多項國際調查就發現,中國製造的疫苗在國際上信任度低,甚至還不如俄羅斯製造的疫苗。目前,中共的「疫苗外交」正四處碰壁。

中國製疫苗在國際上的信任度最低

在美、印、俄、中製造的疫苗中,目前,中國製造的疫苗在國際上信任度最低。

美國輝瑞(Pfizer)疫苗在第三期臨床試驗中的有效率為95%,而莫德納(Moderna)疫苗的有效率為94%。

英國醫學期刊《刺針》(Lancet)今年2月刊登的同行評審證實,俄羅斯研發的一共兩劑「衛星-V」(Sputnik-V)疫苗臨床試驗的保護效力達91.6%。

公開資料顯示,中國製造的科興疫苗,在土耳其的有效率高達83.5%,在印尼三期臨床試驗保護率為65.3%,在巴西三期臨床試驗中的整體保護率跌到50.4%。據報道,這些不一致的數據使得部份西方國家心存疑慮。

今年1月,英國市場研究公司YouGov對17個國家和地區的約1.9萬人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大多數人對中國製造的疫苗表示懷疑。

美國《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報道,根據YouGov的調查,阿聯酋是第一個接受中國開發疫苗的國家,但阿聯酋人對俄羅斯或印度開發的疫苗更有信心。即使在與中國合作開發疫苗的墨西哥和印尼,人們也更喜歡俄羅斯生產的疫苗,而不是中國生產的疫苗。

2月初發佈的《中亞晴雨表調查》(Central Asia Barometer Survey)發現,在疫苗方面,有52%的哈薩克人,58%的烏茲別克人和76%的吉爾吉斯人相信俄羅斯將最有能力為自己的國家提供幫助,而只有20%的哈薩克人、14%的烏茲別克人和8%的吉爾吉斯人認為,中共是最能幫助他們的國家。

柬埔寨《柬中時報》3月19日報道,柬埔寨總理洪森當天還為中國製造疫苗站台,稱「中國疫苗是最安全的,至今,所有接種者無不良反應」。

但是,洪森發表上述言論之前,其本人及妻子已於3月4日接種了英國阿斯利康公司(AZ)的疫苗。路透社報道指,這劑AZ新冠肺炎(中共病毒)疫苗是由印度提供的。

中共政協發言人郭衛民在今年中共「兩會」上稱,截至2月底,中共已向69個國家和2個國際組織提供疫苗援助,向28個國家出口疫苗。

中國製的疫苗雖然已在全球數十個國家獲批使用,卻沒有一款中國製疫苗獲得世界衛生組織(WHO)批准使用。

疫苗外交戰中 中共受挫

在中美高層阿拉斯加會議之前,3月12日,美國、日本、印度與澳洲「四方安全對話」領袖視像峰會舉行。

對於疫情,白宮國安顧問沙利文會後表示,四國領袖作出重大協議,將透過印度製造、美國技術、日本與美國的資金,以及澳洲的物流能力,承諾到2022年底時能向東南亞國家協會(ASEAN)、印太與其它地區提供多達10億劑疫苗。

此前,印度與中共展開了「疫苗外交戰」。根據印度外交部的說法,印度向周邊國家免費贈送2,000萬劑疫苗。到今年2月,印度已通過捐贈和商業合同向17個國家提供了1,560萬劑疫苗。

其中不丹15萬劑、馬爾代夫10萬劑、尼泊爾100萬劑、孟加拉200萬劑、斯里蘭卡50萬劑、緬甸150萬劑、阿富汗50萬劑、毛里裘斯10萬劑,而印度洋西南部的島國塞舌爾分別得到中、印兩國各捐贈5萬劑疫苗。

到3月初,中國僅向尼泊爾捐贈了50萬劑,向斯里蘭卡捐贈了30萬劑,向緬甸捐贈了30萬劑。它向巴基斯坦捐贈的疫苗是「一帶一路」倡議國家中最多的,但也僅覆蓋了該國人口的0.6%不到。

中共的「疫苗外交」受挫在東南亞尤為明顯。

根據《外交政策》引用的數據,中共向東南亞承諾投放2.5億劑,佔全球承諾投放總量的44%。根據2020年11月18日至2021年1月10日進行的對10個東南亞國家的調查,中共在該地區抗疫援助中排名第一,但只有16.5%的受訪者認為中共是該地區值得信賴的力量。相比之下,印度為19.8%,美國為48.3%。

另外與中共有領土糾紛的國家「腳踩多隻船」,向多個國家購買疫苗,但唯獨不向中共購買。

越南就是一個典型例子。儘管中共在當地積極開展疫苗外交,越南還是從美國、英國和俄羅斯等國進口大批疫苗,唯獨沒有訂購中國疫苗。

在奧運會運動員疫苗問題上,中共的提議遭到了挫折。

今年3月11日,國際奧委會主席托馬斯巴赫宣佈,中共主動提出願意向2021年東京夏季奧運會和2022年北京冬奧會提供所需疫苗。但之後,日本和澳洲對此先後拒絕。

3月12日,日本奧運大臣丸川珠代(Tamayo Marukawa)表示,國際奧委會尚未就此事與日方進行溝通,日本運動員不能接種沒有獲得日本認可的外國疫苗。

3月14日,澳媒稱澳洲奧委會和運動員拒絕參加國際奧委會為運動員採購中國產疫苗計劃。

接種中國製造疫苗的人出現多個確診病例

3月20日,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Imran Khan)被確認在接受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檢測後,呈現陽性反應,需在家中自我隔離。

就在2天前的3月18日,中共官媒報導,伊姆蘭汗在伊斯蘭馬巴德(Islamabad),接種了第一劑中共國藥集團生產的疫苗。

巴基斯坦3月10日啟動普遍接種中共病毒疫苗計劃。不過,路透社報道,巴國醫護人員對中國製疫苗感到憂心。

在巴基斯坦總理確診之前的3月18日,陝西省西安市第八醫院檢驗師劉某被確診,其同事爆料劉已完成2劑中國製造疫苗的接種。

在中國大陸出現這個確診病例後,中共醫學專家已經在探討注射「第三針」中國製造疫苗的可能性。

中共否認「疫苗外交」 官媒透露出口疫苗目的

一直以來,中共當局否認實行「疫苗外交」。2020年12月24日,中共官媒新華社發表社評稱,某些西方政客稱,中共利用疫苗開展「疫苗外交」目的是擴大政治影響力,這是「居心險惡」。

中共官員還多次聲稱,中共推進全球抗疫合作,「從來不謀求任何地緣政治目標,從來沒有任何經濟利益的盤算,也從來沒有附加任何政治條件。」習近平還強調,在全球抗疫過程中,中共是充當負責任的大國。

不過,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3月17日在一個與《日經亞洲評論》和其它日本媒體舉行的在線圓桌會議上直指,中共的「疫苗外交」是有「附加條件」的,「我們不應該將疫苗的分配或獲取與政治或地緣政治掛鉤」。

據《澳大利亞人報》報道,印度太平洋國家正承受壓力,要給中國公司有利的基礎設施和經濟機會,以換取中國國藥集團和科興疫苗的供應。

報道引述參與免疫計劃的消息人士說,隨著中共與西方國家之間圍繞在本地區的影響力的緊張關係加劇,中共推動向發展中國家提供疫苗的努力帶有「附加條件」。

位於西澳珀斯的美國亞洲中心(US-Asia Centre)主任傑弗里威爾遜(Jeffrey Wilson)表示,中共有著使用「有條件的經濟懲罰或誘導」達到目的的長期歷史。「中國(中共)的疫苗外交實際上只是經濟外交的一種形式」威爾遜博士說,「這是中國(中共)援助計劃的常用路徑,而且從未透明過。」

一直以來,中共官媒多次透露中共出口疫苗的目的,包括對「一帶一路」的促進及鼓吹中共的體制優越性。

2020年3月,中國中華預防醫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梁曉峰稱,應該優先向中共「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提供中國疫苗。

2021年2月10日,阿爾及利亞外長薩布里布卡多姆表示,阿方感謝中方提供疫苗援助,願從中國採購疫苗,並願同中共共建「一帶一路」。

武漢大學醫學病毒研究所楊占秋教授曾對《環球時報》表示,在疫苗的研製方面,中國並不比美國落後。一名匿名專家則稱,「美國在『集中力量辦大事』方面肯定是不如中國的,因為它是純市場性操作。」

近期,美國、日本、韓國、澳洲、德國、意大利及多個亞洲、非洲國家的中共駐外使館相繼宣佈,自3月15日起,為已接種中國生產的疫苗並持接種證明的外籍人士提供「簽證便利」。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雖然中共在出口疫苗時,並沒有要求其它國家簽署協議,但是中共正在把疫苗武器化。如對歐洲關係好的國家、「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優先提供疫苗,實質就是一種政治上的交換。外國人去中國,如打了中國製造疫苗可以獲得「簽證便利」,更是中共在搞「疫苗外交」的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