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ureen Mackey撰文/大紀元記者孟曉聞編譯)豐收基督徒團契的格雷格·勞瑞(Greg Laurie)牧師長期為信徒服務。三十多年來,他一直在加州和夏威夷的校園裏舉辦福音活動,就是他以「豐收十字軍」聞名的活動,在網上他也有很強的影響力。

尤其是今天,當這麼多美國人因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而遭受極度挑戰時,這位信仰領袖說,最重要的是,我們必須轉向神,專注於我們與神的聯繫。

「在我們的文化中,我們的信仰此時是如此重要。」他說,「今天,似乎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重要,甚至非信徒也在問信仰的問題。」

他提到,由於中共病毒的封鎖和限制,抑鬱、自殺和吸毒的事例都在上升,很多婚姻也在解體。「在我記憶中,我們從沒經歷過這樣的事情,至少我人生中沒有。」

格雷格·勞瑞。(豐收教會提供)
格雷格·勞瑞。(豐收教會提供)

「最好的時代,最壞的時代」

勞瑞用他那清澈洪亮的聲音,指出了一線希望。

「還記得《雙城記》的開場白嗎,『這是最好的時代,這是最壞的時代』?在很多方面,今天的情況就是那樣。」他說。「現在情況非常糟糕,沒錯,但也有好事正在發生。我們發現,當神關上一扇門時,祂會打開另一扇門。」

去年,勞瑞和他的牧師們由於中共病毒,不得不真的將他們教堂大門關了好幾個星期。

「然後我們來到戶外,來到我們位於加州河濱校園的大帳篷裏,以及我們橙縣的停車場裏。我們在那裏一直進行服務。同時,我們在網上發現了全新的觀眾群。」他說,「在COVID-19(中共病毒)之前,可能平均有9,000人在網上看我們的服務,現在大約有40萬觀眾。」

格雷格·勞瑞在豐收教會的開放日上。(豐收教會提供)
格雷格·勞瑞在豐收教會的開放日上。(豐收教會提供)

「所以,這就是開的另一扇門。」勞瑞說,「雖然COVID-19(中共病毒)帶來了這麼多不好的事,但我們要注意也有了一些好的事情。人們和家人相處的時間多了起來。這是件好事。這對我們所有人來說也是挑戰。我們需要記住我們與神有著聯繫。我們不應擔心,相反,要向神禱告。聖經說:不要擔心任何事情。祈禱一切,神會給你祂的平安,這超越了人類的理解。」

「所以我鼓勵人們。將恐慌變成禱告,把擔心轉為敬拜。仰望上帝,祂會給你力量,讓你渡過我們正共同經歷的一切。」

「現在這麼多人花這麼多時間在手機、平板電腦和各種屏幕上,這是一個全新的受眾群,人們正在回到神的面前。」

豐收教會

勞瑞與英文大紀元分享了他在豐收基督徒團契做牧師的經歷。

「31年來,我們一直在體育場做活動,也就是我們的「豐收十字軍活動」。因為COVID-19(中共病毒),歷史上這是第一年我們無法舉辦這些活動。所以我們做了所說的「電影十字軍」。我們創作了影片《希望之旅》,把豐收十字軍的元素融入到了這部電影中——這樣一來,我們接觸到的人比通常的體育場活動要多得多。哦,我的天啊,目前為止大概有250萬觀眾——可能更多——觀看了這部電影。」

勞瑞敦促我們所有人,無論在哪裏生活或工作,我們的人生旅程在哪,都要和他人分享信仰。

「可能有一些鄰居、家人、同事或朋友,以前你曾試過與他們進行信仰方面的對話,但沒那麼順利。但現在,突然間,他們可能會帶著所面臨的問題、挑戰、絕望或沮喪的情緒來找你。我們可以把他們指向神,關心愛護他們的神。」

他提到,許多與朋友和社區隔絕的年輕人特別需要我們的關注和關懷。「人們需要人際互動,需要溝通和朋友。人們需要他人的關心,需要有人對他們說,『你知道,有人愛你。你的人生很重要。我關心在乎你。』所以我認為現在是一個好時機,信徒和教會可以跟進和填補這種需求。」

「更深的同情心」

勞瑞和他的家人。(豐收教會提供)
勞瑞和他的家人。(豐收教會提供)

在2008年的一場車禍中,勞瑞失去了一個孩子——他的長子克里斯托弗,他經歷了人生中的悲劇。他並不避諱談論那場悲劇給他和家人帶來的悲痛,而且現在仍在經歷那痛苦——但一次又一次,他都回到耶穌基督的祝福。

「當我的兒子在13年前的車禍中死去時,我們的生活永遠地改變了,永久地改變了。」他說。「我們當時很悲傷,現在仍然很悲傷。但聖經說,我們不必無望地悲傷。我們有希望——作為信徒,我們知道,如果有信仰的親人死去,我們將來會再次見到他們。我的兒子是耶穌基督的堅定信徒,所以我不會無望地悲傷,我是懷著希望地悲傷。」

「是的,我仍想念他,我哀悼他——這也是失去親人後我們必須經歷的一個重要過程,和親人的溝通切斷了,很多你曾有的夢想、願望和希望都被打碎了。但作為基督徒,我們相信有來生,相信未來還會有機會和他有更多的對話、旅程和時間在一起。」

他很早就意識到,「沒有任何手冊可以遵循讓我渡過我經歷過的那些事情。但有以馬內利(耶穌)。這意味著要依靠我的信仰。說實話,那段時間如果神沒有來找到我,我會放棄傳道。我需要上帝,祂幫助了我,而現在我已經傳道近50年了。」

勞瑞與2008年死於車禍的兒子克里斯托弗生前的照片。(豐收教會提供)
勞瑞與2008年死於車禍的兒子克里斯托弗生前的照片。(豐收教會提供)

當兒子去世時,他說:「我並不是作為一個牧師,而是作為一名父親在處理這件事情——像其他父親一樣,經歷失去親人、痛苦和悲傷的父親。」

「我知道,天父知道失去兒子的體會。那時祂與我同在,現在祂也與我同在——那時祂幫助我渡過了難關,現在也在幫我渡過難關,我知道將來祂也會。」

「這段經歷讓我對其他失去親人,尤其是失去孩子的人有了更深的同情心。我能理解人們聽到噩耗時那種崩潰的感覺。」

勞瑞說,他花時間去聯繫那些正在遭受痛苦的人,「和他們交談。他們也在經歷同樣的痛苦。我可以安慰他們,因為我自己也曾被安慰過。」

他說,當向另一個人表達同情和提供幫助時,最重要的是不要再去談悲劇的細節或提供「解決問題」之道,因為沒人可以「解決」這問題。相反,最好的辦法就是簡單地說:「我很抱歉。我愛你,我會在你身邊。」

「就是陪那個人,一起散步,陪伴其身邊。」他說。

「好消息是,上帝沒有忘記我們。祂總是在那裏守護我們。祂在聖經中說,『你呼喚我,我必應允,為你做奇妙的事。』有時,當你仰臥朝天的時候,你只能仰望。所以,要仰望主,向天求祂——祂就在那裏,祂會幫助你,鼓勵你。」

除了教會事工工作,勞瑞還是一位多產的作家,出版了七十多本書。他的最新著作名為「世界改變者:神如何用普通人做超常之事」,此書於2020年9月出版。

「書中講的是神如何利用你來改變你的世界。」他說,「書裏我提了一個問題,『你是調溫器還是溫度計?』溫度計可以測出房間的溫度——但調溫器可以調節和設置溫度。所以問題是,你是改變世界的人,還是世界在改變你?我的書以《舊約》中那些偉大的男人女人為基礎,他們大膽地邁出信仰的腳步,這又是起到了怎樣重要的作用。」

他補充說,他們是「有很多缺點的人,犯了很多錯誤,也犯了罪」。但正是他們的信仰促使他們做出改變。

勞瑞與傳教士比利·格雷厄姆。(豐收教會提供)
勞瑞與傳教士比利·格雷厄姆。(豐收教會提供)

勞瑞還有一本新書將於4月出版,是關於偉大的福音傳道者比利·格雷厄姆的一生,名為「我所認識的比利·格雷厄姆」。

勞瑞說,「我想把比利介紹給年輕一代,介紹給那些聽過他的名字,但可能不知道他在我們的文化中扮演何種角色的年輕人。他曾是從杜魯門到特朗普的每一位總統的牧師——他傳過的福音比人類歷史上任何一個人都要多。」

勞瑞認識比利,「在比利的要求下,我在他的董事會裏呆了25年,私下裏我和他相處了很長時間。我有幸能從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傳道者學習傳道方法。我的書中展示的是比利人性的一面——當你像我一樣了解他的時候,你會發現,私下裏的比利比公開的比利更令人印象深刻。他是一個謙遜、親切、關心別人的傢伙,是我見過的最虔誠的人。我想分享我的故事和心得。」#

(注:莫琳·麥基(Maureen Mackey)是位於紐約市地區的數字內容主管、作家和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