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5日晚,巴黎聖母院發生重大火災,震動全球。發生在復活節前夕的這場災難,是一個訊號嗎?

火光熊熊,大教堂的標誌性塔尖墜落,木質屋頂被燒燬。巴黎人傷心落淚,跪地祈禱。法國總統深夜發表講話,宣佈將重建聖母院,多家私企慷慨捐款。文明古蹟的驟然損毀,似乎把法國從睡夢中搖醒——神聖美好的事物,為何忽然生變?

巴黎聖母院(法語:Notre-Dame de Paris)約建造於1163年到1250年間,是天主教巴黎總教區的主教座堂,也是巴黎最有代表性的歷史古蹟、宗教場所和觀光名勝。其法語名稱中的「Notre Dame」原意為「我們的女士」,是聖母瑪利亞的敬稱。

據媒體報道,15日深夜,當大火被撲滅後,消防員及媒體記者打開教堂大門時,驚訝地看到,在滿眼煙霧及瓦礫中,教堂內的十字架完好無損,並且因光線透進而閃爍發光。相關照片立即在社交媒體上熱傳,痛心不已的人們又燃起了希望。

此外,原本在教堂尖塔周圍的16個銅像(包括12門徒像),因為翻修工程於4月11日被移走,因此逃過一劫。再有,位於教堂3個主要入口處的巨大的圓形彩色玻璃窗,即著名的玫瑰花窗,也難以置信地在高溫中倖存下來。這些彩窗的直徑超過32呎,其歷史可以追溯到13世紀,窗上描繪了《聖經》裏的一些圖像,包括門徒和天使。

這些不幸中的萬幸,只是巧合,還是「神的旨意」?

這座具有重大宗教和文化意義的建築,蘊含古典的美麗,與法國的歷史、文學、音樂成果都有著密切的聯繫,也是歐洲和人類文明的重要遺產。她突然遇劫,應促使人們在信仰層面進行反思。

一位法國居民說,看到聖母院被火吞噬,就像是自己被火燒著一樣難過。

一百多年前,更為恐怖的大火,曾經襲擊巴黎。1871年,短暫統治巴黎的巴黎公社毀掉了城中的大量文物、古蹟和藝術品,對法國文化造成了重大破壞。

1871年5月23日,巴黎公社面臨失敗,於是下令焚燬巴黎的主要建築,包括杜樂麗宮、羅浮宮、盧森堡宮、巴黎歌劇院、巴黎市政廳、內政部、司法部、王宮,以及香榭麗舍大街兩旁的豪華飯店和高級公寓樓,口號是「寧願見其消亡,也不留給敵人」。當天晚上,12名公社社員進入杜樂麗宮內縱火,導致宮殿建築全部焚燬,只剩下焦黑的外殼。

在更早的法國大革命時期,巴黎聖母院一度被改為儲藏食物的倉庫,28尊猶太王雕像被革命暴徒從前門上方拆除,頭部被切除(直到1977年,其中21個頭像才基本完好地被找回來)。

事出有因,災禍往往是上蒼在發出警告。一些網友提出,聖母院大火非同小可,法國甚至歐洲都應即刻檢討自身道德上的偏差。

事實上,神為人開創了在世間生存的一切條件,並留下了完備的道德訓誡。現在,需要反省的,不只是法國,整個人類都必須自問,我們是否還走在神鋪就的道路上?紛亂的敗象,早已充斥世界的各個角落——性亂、暴力、縱慾、貪婪、自私,藝術的變異,完全背離了神的準則。還有政黨公然否定神、詆毀神,也有政府為了金錢與撒旦做交易,擁抱邪惡勢力,這些思維和舉動難道可以一直通行無阻,甚至成為社會主流?

從法蘭西看中國。一座聖母院,即令數百名巴黎居民痛心跪倒,他們閉目祈禱,神情肅穆,那是因為心中的愛與信。那麼,面對中華傳統藝術遭遇的浩劫,需要長跪不起的,是誰?

法國的這場火災,原因不明,而蔓延在中原大地的、持續70年的烈火,卻是明明白白的,由無神論中共所點燃。一片片、一排排倒下的,是曾經屹立千百年的宮殿、城牆、城門、橋樑、牌坊、樓閣;一批批、一摞摞被撕碎的,是承傳數代的丹青、墨寶。祖先的遺訓,先賢的智慧,民族的記憶,被仇恨和謊言割裂、塗鴉。

巴黎的火熄了,而神州上空卻濃煙不止——被毀滅的,是土壤、森林、水源,是國家的精英,是兒童、青年和老者,是今天和未來。有形的火,燒了古蹟;無形的火,吞噬了靈魂。巴黎聖母院的火光,讓人們在悲慟中重新仰望神。人類,需要在沉淪中捫心自省,再度將信仰凝聚。真正需要重建的,是道德的基石,是回歸神的路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