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潔篪和王毅在中美會談的火藥味開場白,對外製造了戲劇性的效果。其實,中共外交系統內鬥戲碼,楊潔篪與王毅在官場的明爭暗鬥,可看性同樣很高。

楊潔篪與王毅在會談中的尷尬互動

有網絡影片顯示,楊潔篪一口氣17分鐘的中文開場白後,曾轉頭示意王毅,「你也說兩句?」王毅卻立刻指向翻譯,意思是「先翻譯吧」。在關鍵外交場合中,這個微妙的互動,顯示了王毅對楊潔篪毫無敬意,在中共官場並不多見。楊潔篪畢竟是政治局委員,還是中共外事委員會辦公室主任,官階至少比王毅大一級,楊潔篪還曾是外交部部長,哪怕是對待老部長,王毅都應該表示尊重。

還有影片顯示,3月19日會談結束後,王毅先從會議室出來,對中方記者說,「稍等幾分鐘好嗎?我和老楊商量商量。」王毅在公開場合不稱楊主任,卻稱老楊,等於視楊潔篪為同級別官員。

會談前,還有影片顯示,王毅問楊潔篪,「午飯吃了?」楊潔篪回答,「我吃的泡麵。」這表明,兩人並未共用午餐,一起去美國出差,連吃飯都不在一塊,透漏了楊潔篪可能在午餐時候在給習匯報,王毅卻不准旁聽的尷尬。這個細節也洩漏了楊、王之間的距離。

楊潔篪已經70歲,換屆退休在情理之中,王毅若想頂替楊潔篪的位置,不指望楊潔篪離任前能為自己說些好話,最起碼也要先儘量拉拉關係,別說了甚麼壞話、擋了自己的道。但從中美對話期間透露出的信息看,楊、王二人的關係並不和睦。

對美國外交實權的爭奪

王毅從2013年接任外交部長,至今已經8年,卻始終沒有從楊潔篪手中接過全部的外交重任,特別是對美國的外交,實際一直由楊潔篪主導。

2017年,楊潔篪升任中共政治局委員;2018年,王毅接過了楊潔篪國務委員的頭銜,也算進入了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圈子,但楊潔篪仍然頻頻會見各國訪客。2018年11月,楊潔篪還帶上國防部長魏鳳和,到華盛頓參加中美外交安全對話,與蓬佩奧會談,王毅對美國外交繼續無法擔任主角。

2019年,楊潔篪去德國出席慕尼黑安全會議,又出訪日本參加中日高級別政治對話,還出訪非洲,並率團到巴西參加金磚國家會議。

2020年,中美關係急轉直下,中共急於與美國和談,仍然是楊潔篪爭取到了6月與蓬佩奧在夏威夷見面的機會。中共陷入國際孤立後,王毅頻頻出訪,卻基本鎩羽而歸,更在歐洲碰了壁。楊潔篪也再次承擔出訪重任,先後到訪越南、新加坡、南韓、緬甸、西班牙、希臘、斯里蘭卡、阿聯酋、阿爾及利亞,也會見外國訪客。王毅因外交屢屢失利,曾一度被中共黨媒「忽略」。

美國新政府上任前後,就傳出楊潔篪急於拜訪華盛頓,雖然未能成行,但果然與美國新任國務卿布林肯首次通話,王毅仍然沒有份。

3月18~19日的中美會談,美國國安顧問沙利文也要參加,中共沒有類似的對等官員,王毅終於出現在前往美國的名單上。這樣的機會,對王毅來說應該相當難得,他很可能也認為,這是擠下楊潔篪的機會,自然要突出表演。

楊潔篪一上來就扮演戰狼、唱紅臉,按照邏輯,王毅應該配合唱白臉,結果,王毅非要表現得更戰狼,稱「中方過去、現在、將來都絕不會接受美國的無端指責」,「美國的這個老毛病要改一改了!」

兩人爭相執行習近平對美強硬的要求,王毅不願意配合楊潔篪一硬一軟,於是開場白變成了火藥味+火藥味。王毅應該想儘快擠走楊潔篪,拿到對美外交的實權,楊潔篪至少也不想丟面子,仍然要顯示他才是對美關係的真正執行人和最權威人士,或者他還想跟著習近平繼續幹下去,也未可知。

習近平令楊、王互相制約

中美會談後,網絡再次傳出了楊潔篪在辦公室看色情片、學歷造假的醜聞,有消息稱是王毅派系舉報,但難以證實;之後,王毅的學歷造假醜聞也被曝光。不知這是否算二人背後爭鬥的延續,不過,習近平安排的外交分工,應該就是想令楊、王兩人互相制約。

楊潔篪屬於前朝人馬,很可能仍然是江曾派屬意的人物,習近平當然想換,但習近平對外交並不熟悉,找貼心、勝任的人選不容易。

王毅就讀日語專業,曾任中共駐日本大使館處長、參贊、大使,國台辦主任,更多主管亞洲業務,號稱日本通。王毅巴結習近平,雖然獲得了外交部長的職位,但應該無法獲得習近平的完全信任。楊潔篪卸任外交部長,卻仍然頻頻出訪,還多次充當特使,表明習近平對外交事務不放心、不託底,只能讓前朝的楊潔篪和積極表忠的王毅互相牽制。

楊潔篪能使用流利的英語交談,曾駐美12年,對美外交事務中,王毅無疑顯得弱勢。於是出現了少見的現象,中共最關鍵的對美外交,王毅作為外交部長卻只能靠邊站。但王毅阿諛奉承的本領更高明。

2020年7月,中共陷入國際孤立,王毅卻主持了習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並稱習近平外交思想是「對過去三百多年來西方傳統國際關係理論的創新和超越」。相比之下,楊潔篪可能自愧不如,大概只能吃老本。

習近平沒有棄用楊潔篪,還讓他進了政治局。同時,為了繼續鼓勵王毅的忠心,也讓王毅接任了國務委員,延長了退休年齡。習近平對他們都用,也都不完全放心,只能互相制約,兩人的爭鬥其實是習近平希望看到的,也證實了習近平對外交部的控制力還有限。

外交部的故事

外交部派系林立不算新聞,一直就有北外(北京外國語大學)派、北二外(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派、北語(北京語言大學)派、上外(上海外國語大學)派、外交學院派、國關(國際關係學院)派、北大(北京大學)派、復旦(復旦大學)派等,各派系之間經常鉤心鬥角。

一般國家只有一個外交部負責對外交往,中共卻有外交部、中聯部和中央外辦三套班子,國務委員、外交部長之爭,也是中共各派系內鬥的一部份。能進入外交部的人本身就不一般,能陞遷的更需要背景,派駐歐美是肥差,去第三世界國家算被排擠。

有傳聞稱,王毅為首的北二外派,曾致信中央政治局,揭發楊潔箎的歷史學博士學位是假的。同時,王毅也被舉報,他的南開大學經濟學碩士、外交學院國際關係學博士是假的。這兩人的高學歷應該都是所謂的在職學習、遠程攻讀。

王毅的岳父錢嘉東,曾擔任周恩來的外事秘書,後出任常駐聯合國日內瓦代表團大使,王毅的陞遷有背景,其他人應該也不服氣,他出訪時除了戰狼醜聞,也確實乏善可陳。

2017年,習近平曾成立涉外工作改革領導小組,王岐山兼任組長,據稱王岐山狠批外交界領導乏力、各自為政、拉幫結派、山頭林立;有強力保護傘,存在利益關係。之後,外交人員被分批調回、整頓,王岐山希望徹底清洗外交部,把外交大權集中在習近平手中,實際並不容易。

中共軍隊、國安、外貿、對外金融等部門,在使領館中都有自己的人馬,大使和總領事實際難以管束。軍事情報、間諜活動以保密為藉口,大使也無能為力;外貿、對外金融等部門往往與中共權貴的腐敗、海外佈局直接相關,大使也不敢隨意插手,也插不了手。

楊潔篪和王毅在中美會談開場白上製造火藥味,他們之間的關係也被看到了火藥味,中共官場的醜態再一次擺到了公眾面前,這樣的政權還幻想著爭霸世界,豈非笑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