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冠東:國安法下《理大圍城》獲獎,港人志不摧智慧創作;秉持初心欲獨立參選逃一劫,創作受壓商業前景仍在;電影籌備中搶先預告,舔共藝人為人民幣服務。(大紀元製圖)
姚冠東:國安法下《理大圍城》獲獎,港人志不摧智慧創作;秉持初心欲獨立參選逃一劫,創作受壓商業前景仍在;電影籌備中搶先預告,舔共藝人為人民幣服務。(大紀元製圖)

在中共一貫混淆愛國與愛黨的洗腦宣傳下,「愛國者治港」普遍被指將摧毀香港的自由、法治、人權、司法獨立、多元等核心價值。在對莫名其妙惹火中共見怪不怪了的國際社會的眼裡,香港今遭受「自由的死敵」全面管控,昔日充滿生機的電影創作無疑也套上了大枷鎖。

香港廣告創作總監、時評節目「東評週」主持人姚冠東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表示,創作首要的就是自由的土壤,在現在中共全面管治的情形下, 創作一定是受到了嚴重影響,回不到以前那麼自由的創作盛世。但如果從商業角度看,香港電影的前景還是繼續在的,因為香港的創作都有它的特色,而且現在有很多媒體、網絡串流平台,都可以發表不同的作品。

不過從短期看,香港電影行業和市場一定會萎縮。

去年「黃色」電影人導演的愛情片《幻愛》在香港獲得上千萬票房,反映2019年11月香港理工大學警民衝突的《理大圍城》也獲得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的最佳影片獎。這些在政權眼中不喜歡的電影,反而在民眾那裡「叫好叫座」。去年某部撐警的電影卻沒什麼人看。

「我當然是站在年輕人的這一方。」他強調,年輕的創作人一定要有勇氣和志氣,「相信我們是可以做得出來的,不要像老派的電影人那樣,什麼都從錢那方面去考慮、什麼都從市場方面去看。」

「我們是一個700萬人的城市,為什麼我們不能有一些光是服務我們這700萬人的電影呢?一樣可以做出好的質量。」「我不想把事情政治化。但是,其實還有許多許多很好的題材可以做,如『理大圍城』,甚至很多社會的題材我們都可以去拍的。」

在這個大時代裡面,他也在醞釀跨媒體的創作,想了一些心願。

「年輕讀書的時候、讀大學的時候,也二十多年前了,我是有個夢想要參政的,希望可以幫助社會、改變社會。但是現在在(中共)全面管治和『愛國者治港』下,似乎這條路就很難走了。」

他人生另一個理想是真真正正創作一部電影出來。最近他在跟一些電影人談,可能會有一些創作出來。

「我一向寫東西,我寫劇本,我自己的創作,多數都是來自社會的,尤其是來自比較基層的故事。還有就是一些人與人之間的感情的東西。不是愛情那種,而是人性、社會那一類的議題。」

他舉例說,2011年他做了大量資料蒐集,創作了兩個廣州困苦的農民工的故事。「兩個農民工,在2008年那一場雨雪中困在火車裡,其實他們兩個已經死了。從農民工就講這個社會建立GDP同時,其實是把人命變成地底泥的故事。我是喜歡這一類的東西。」

同時,他也會做比較神幻、古怪、有趣一點的創作。

「對於我們來說,每一樣東西都是故事,每一個人、每一雙眼睛背後,其實都有他的故事。我們就擅長將它加鹽加醋,將它組織成比較有娛樂性的事情。」

他感到,每一個人所經歷過的事情都是有趣的。所以有志於從事創作的年輕人、喜歡想竅門的人,其實不愁沒故事,問題在於你去不去執行你的想法。

過去的香港電影有很多竅門和創意,現在政治化的前提之下,香港電影界分成了不同的政治背景。

對於導演王晶說正在寫反映香港「黑暴事件」的電影劇本,他說,王晶是陪他長大的,其對香港電影的貢獻毋庸置疑,創造了一種屎尿屁的爛片文化出來,這個東西非常之香港。至於他想拍所謂「反中亂港」片,「如果我們是崇尚自由的,他當然有他拍的自由,我也都有權不看,是不是?市場也都有權,香港的市場也都有權去選擇不看」。

「如果將這部片子搬去大陸,可能有一億票房,他又很威風,這個是他的故事。」

他覺得,王晶比較敢言,「出來擦中共的鞋(吹捧權貴)、舔鞋底,我們叫舔共,他有這樣的勇氣,勝過有些人只是躲在幕後,什麼都不說,但就繼續為人民幣服務。」

他指,除了中共之外,例如史太林、希特拉,所有極權者都會拍歌功頌德的電影,烘托所謂的「愛國情懷」。這樣的東西,每一個時代都有,不是這個時代獨有的產物。

「只不過你有權去做,但別人也都有權去批評你的人格、去批評你的德行。」

他相信,香港的創作是不會死的,只要大家堅持有勇氣、有志氣,不要自我設一個很大的限制,更不應該自我滅聲,「都要繼續勇敢地去表達自己內心的想法」。

但是,「要比較聰明一點,不是叫你用頭去撞牆,即衝過去。例如《理大圍城》,如果用電影來說的話,那這件事它真是發生過的,它是一個紀錄片在記錄一個事實,我覺得底線就是事實不容許去歪曲、去扭曲,這樣東西是很重要的。」

如此黑暗的時刻,《理大圍城》拿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的大獎,也給了他很大的鼓舞。「我就覺得,現在會越來越難。這樣的事,是不是要繼續堅持呢?我覺得是需要。」

他希望有志於創作的年輕人不要放棄,要有志氣和勇氣。不一定像以前那樣要戲院坐滿,「例如串流平台、例如YouTube,有很多不同的表達模式」,「最重要是要表達,要拍出來,不要先(沒做)就怕了」。

完整訪問請觀看「珍言真語」節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