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5日,習近平召開中共中央財經委員會會議,要求加強監管平台經濟。當天,外媒披露,北京當局要求阿里巴巴切割媒體資產。3月16日,阿里巴巴旗下UC瀏覽器遭安卓商店下架;3月17日,中共銀保監會等五部委聯合下發通知,規定小貸公司不得向大學生發放互聯網消費貸款,螞蟻集團旗下的花唄借唄首當其衝。同期,中共大外宣發文稱馬雲阿里巴巴背負資本無序擴張、觸碰中共宣教禁臠等「四宗罪」。

習近平放話加強監管平台經濟

3月15日,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主持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九次會議時,直接點名「一些平台企業發展不規範、存在風險,平台經濟發展不充份、存在短板,監管體制不適應的問題也較為突出」;要求對那些積累了大量數據、具有市場號召力的平台,要「從構築國家競爭新優勢的戰略高度」明確規則、劃清底線、加強監管,「反對壟斷,防止資本無序擴張,……充實反壟斷監管力量,增強監管權威性,金融活動要全部納入金融監管」。

彭博社分析,這表明中共對互聯網領域的打擊才剛剛開始。

彭博社認為,習近平及其副手罕見的異常強烈措辭,表明北京正準備擴大一場針對「最大型、最有實力的私人公司」的運動,迄今為止,首先開鍘的是馬雲的阿里巴巴及其旗下的螞蟻集團。但是其它被稱為「平台經濟」的互聯網巨頭如滴滴、美團以及京東、拼多多等都恐怕在劫難逃。

3月12日,中共市場監管總局已正式對騰訊、百度等十二家涉及壟斷的中國網絡公司開出總計600萬人民幣(約92.3萬美元)的行政罰款。

阿里巴巴旗下UC瀏覽器遭安卓商店下架

3月16日,路透社報道,檢索華為、小米等主要安卓應用商店發現,阿里巴巴旗下UC瀏覽器當天遭安卓商店下架,或搜索不到,或顯示「服務調整,暫不提供下載」;蘋果系統APP STORE裏,UC瀏覽器的下載服務則依舊正常。

在2021年中共央視的3‧15晚會上,360搜索醫藥廣告造假鏈條、UC瀏覽器涉及投虛假醫藥廣告問題被點名。

財聯社透露,vivo、OPPO等應用市場UC瀏覽器和360搜索已被下架;而在小米應用市場,UC瀏覽器已經搜不到,但360搜索依然可以正常下載。

台灣《自由財經》報道表示,此次華為、小米和騰訊所經營的安卓操作系統的應用程式(App)商店阻止客戶下載或移除阿里巴巴旗下UC瀏覽器,是對阿里巴巴的再一次重擊。在中國,將一個App移除一段時間,是對違反規定企業的常見處罰。

中共五部委聯合發文 花唄借唄不得向大學生放款

3月17日,中共銀保監會、央行、教育部、公安部、中央網信辦五部委聯合發佈《關於進一步規範大學生互聯網消費貸款監督管理工作的通知》,通知規定,小貸公司不得向大學生發放互聯網消費貸款,未經監管部門批准設立的機構一律不得為大學生提供信貸服務;要求放貸機構實質性審核識別大學生身份和真實貸款用途,不得針對大學生群體精準營銷,不得採用虛假、引人誤解或者誘導性宣傳等不正當方式誘導大學生超前消費、過度借貸。同時,組織各地部署開展大學生互聯網消費貸款業務監督檢查和排查整改工作。

《券商中國》報道,大型互聯網公司一般由旗下的互聯網小額貸款公司進行放貸。例如,螞蟻集團旗下的「花唄」獲得牌照的主體是重慶市螞蟻小微小額貸款有限公司,「借唄」對應的主體是重慶市螞蟻商誠小額貸款有限公司;京東旗下「白條」對應的則是重慶兩江新區盛際小額貸款有限公司。此外,百度、美團、小米等公司的相關平台均為旗下小額貸款公司提供借貸服務。

業內人士表示,部份小貸公司對大學生的貸款佔比超過6成;此次明確把小貸公司、消費金融公司納入整治監管範圍,將對一些全國性互聯網小貸公司造成非常大的衝擊。

北京當局要求阿里巴巴切割媒體資產

3月15日,《華爾街日報》接連刊文說北京當局制定整頓阿里巴巴的計劃,要求該電商巨頭與其創始人馬雲保持距離,並引述知情人士的話說,北京當局已要求阿里巴巴剝離其旗下涵蓋媒體印刷、影視平台、社交媒體等媒體資產,官員們越來越擔心這家科技巨頭對中國輿論的影響力。

阿里巴巴除了主營電商業務,還在媒體機構深耕多年,投資範圍涵蓋紙媒、廣播媒體、數字媒體及社交媒體等。例如,阿里巴巴持有微博30%股份,擁有15.8%的投票權,是微博第二大股東。2015年12月馬雲斥資約20億元收購了《南華早報》。阿里還涉足優酷、芒果超媒、趣頭條、微博、B站、小紅書等。

知情人說,阿里集團這種巨大的輿論影響力,對中共及其強大的宣傳機構構成了「嚴峻挑戰」,因此當局要求阿里脫手其媒體資產,就提上了日程。

中共大外宣發文稱馬雲身負四宗罪

3月16日,總部在北京的中共大外宣多維新聞網刊文《馬雲身負四宗罪 阿里媒體資產或被強制剝離》。文章稱,作為中國互聯網資本中舉足輕重的存在,阿里系的遭遇看似突然卻並非空穴來風,這並非是針對某一家企業的特定整頓,「防止資本無序擴張」是北京當局在其年度經濟工作會議確定的任務之一。

文章稱,阿里成為中共監管體系立威之戰的對象也有其自身原因。其一,資本的無序擴張。之所以有「BAT」格局(百度、阿里巴巴、騰訊)的說法,正是因為他們對中國互聯網領域乃至更廣域市場的劃分。阿里現在的主要業務板塊除了電子商務與互聯網金融的壟斷地位,還涉及社交、出行、物流、外賣、支付、影音等,掌握中國社會民生的方方面面;資本無序擴張的後果將是社會的深層次問題。北京官方的出手意味著互聯網的野蠻時代過去了。

其二,互聯網巨頭在某一領域形成壟斷之勢以及帶來的市場負效應。互聯網企業以數據生態的商業模式在提供用戶方便的同時,也令消費者面臨過度搜集個人信息、霸王條款等網絡霸權現象。其中阿里巴巴被調查涉嫌「二選一」的行為便是壟斷地位欺壓店舖的負面效應。

其三,觸碰中共宣教禁臠。大約從2012年開始,阿里巴巴集團開始大規模投資媒體。據不完全統計,從2012年到2015年,阿里巴巴以各種方式投資入股的媒體多達20多家,從新聞類媒體,到信息分發平台,再到影音娛樂,甚至到境外主流媒體《南華早報》等,完成了其幾乎在整個中國的傳媒佈局。2020年6月中國最大社交平台新浪微博因涉一則降低阿里高管負面聲音的操作被中共網信辦約談並要求整改。新浪微博具有阿里資本背景。作為私人資本控制的媒體,不僅具有如此體量的規模,還公然作出控制輿論這樣的行為絕對是一直把意識形態與宣教視為禁臠的中共所無法接受的。

其四,阿里創始人馬雲的個人性格。在中國互聯網草創時期,馬雲的冒險精神與創業熱情符合創業者的品性,他獨特的張揚個性也與企業家們一貫墨守成規的低調形象形成反差。文章以2020年10月底的那次外灘講話為例稱,彼時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已在致辭中警示「中國金融不能走投機賭博的歪路」,但馬雲仍然發出逆耳之聲。這樣的「叛逆」被視為挾資本生威,忽視中共中央的大政方針與經濟領域的主導地位,問題就上升到政治層面了。

馬雲自2020年10月發表演說導致螞蟻集團IPO被叫停以來,至今逾四個月僅公開露面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