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不斷升級的中美科技戰,已深陷漩渦的華爾街金融巨頭們難置身於事外。

上接前文

華爾街巨頭大量投資中共科技企業

依託國際金融資本快速崛起的阿里巴巴,堪稱中國科技產業的代表。

拋開馬雲的經商頭腦及其攀附的中共前黨魁孫子江志成等太子黨的權貴背景,許多類似阿里的中國高科技企業的躥升,離不開外國資本的支持,其中包括華爾街的巨頭們。

2014年9月19日,阿里巴巴在紐約證券交易所進行首次公開招股(IPO)。(Andrew Burton/Getty Images)
2014年9月19日,阿里巴巴在紐約證券交易所進行首次公開招股(IPO)。(Andrew Burton/Getty Images)

2014年,阿里巴巴在紐約上市並籌得250億美元,創下當時全球最大規模IPO(首次公開招股)紀錄,所產生的3億美元佣金看似不多,但推動其上市的投行(投資銀行)實際獲利豐厚。阿里當年IPO六大投行中,除了歐洲的瑞信(Credit Suisse)和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其它4家都是華爾街的金融巨頭,包括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高盛(Goldman Sachs)、花旗集團(Citigroup)。

金融巨頭們從阿里巴巴當年IPO中,到底掙了多少錢?

根據阿里2014年IPO文件,阿里巴巴當時發行約3.68億股股票,上市前夜將發行價訂為68美元;首發當日阿里巴巴股價收盤93.89美元,股價漲幅高達38.07%。這相當於阿里的六家主承銷商以及通過承銷商認購阿里股票的機構,當天就可以阿里IPO中額外掙到92億美元。

馬雲的螞蟻集團去年原本預期創下全球最高IPO的上市計劃,卻被中共突然叫停。其提交的IPO招股書(螞蟻IPO香港H股招股書 ,境內科創板招股書 )披露了,即使是在美國和中共經濟衝突最激烈的2020年,華爾街巨頭們依然對享有中共特權、「錢」途大好的中國企業趨之若鶩。

根據去年8月25日螞蟻集團提交的IPO招股書,螞蟻原本計劃至少發行62.6億股,其中近半以換股形式向螞蟻C類股份持有人發行的H股。2018年6月螞蟻向45家境外投資者發行了約18.39億股C類股份。

螞蟻招股書中列出的股東實體眼花繚亂、多達74個,其中境內股東29個、境外股東45個。經過股權穿透後,股東名單範圍縮窄至54個,境內股東主要是馬雲的部份商業夥伴和江志成等太子黨控制的白手套。

而持有C類股份的境外投資者群體則是名流雲集,不但包括新加坡的政府投資公司(GIC)和淡馬錫控股(Temasek Holdings)、馬來西亞的國庫控股(Khazanah Nasional)和加拿大退休金計劃、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董事會等全球最知名的主權財富基金以及養老和教育投資基金;還包括了大量美國知名投行及其高管們。2018年6月包括美國金融巨頭在內的外國資本為螞蟻C類融資,提供了約140億美元的資金。

投資螞蟻集團的美國金融巨頭包括貝萊德(BlackRock,又稱黑岩集團)、普信集團(T. Rowe Price)、華平投資(Warburg Pincus)、銀湖資本(Silver Lake),凱雷投資(Carlyle Group)、富達投資(Fidelity)、紅杉資本(Sequoia)、泛大西洋投資集團(General Atlantic)、紀源資本(GGV Capital)等聲名顯赫的金融公司,以及背後眾多的對沖基金、私募基金等其它投資實體。

華爾街從投資阿里集團中大發橫財,以及阿里藉助前者、反過來成長為能夠影響美國和世界的科技巨頭的「雙贏」故事,已經成為美國資本和中國高科技企業競相追逐的目標。

類似的例子還有騰訊及其背後的資本大佬「高瓴資本(Hillhouse Capital)」。高瓴資本雖然創立在北京,但其創始人張磊的啟動資金和投資知識都源自於美國金融界。張磊2005年創立了高瓴資本,投資的第一單就是騰訊。如今高瓴資本已成長為管理著約600億美元資產、全球最大私募股權公司之一,其資金來源主要是美國大學、養老基金,以及美國和其它地區的基金會。而騰訊則發展為中國最大的社交媒體,以及中共監控中國人的得力工具。

中共透過中企和華爾街利益糾纏 干預美國決策

從去年12月到今年1月期間,針對是否要擴大「中共軍方企業」黑名單,美國政府內部陷入爭論和分歧。

中國國內如今使用人數最多的社交聊天應用—微信(WeChat),被指審查和監控個人數據。(PETER PARKS/AFP/Getty Images)
中國國內如今使用人數最多的社交聊天應用—微信(WeChat),被指審查和監控個人數據。(PETER PARKS/AFP/Getty Images)

華爾街日報2020年12月18日報道說,截至去年12月美國政府已經禁止美國投資者購買被列入黑名單的35家中國公司的證券,該決定導致這些中企股票和債券遭到拋售。不過美國政府面臨的問題是,是否應擴大這份「黑名單」。

《華日》引述知情人士消息稱,美國國務院和國防部認為把子公司或關聯公司排除在外會留下漏洞,因為中企、特別是國企會通過子公司和關聯公司融資。而財政部則擔心名單牽涉過廣,可能引發市場恐慌。

美國政府發佈的「涉軍黑名單」已經促使MSCI明晟、標普道瓊斯指數、富時羅素以及紐約證交所等全球指數提供商,不得不從其主要股指中剔除中國移動、中國電信和半導體巨頭中芯國際等知名中企。但截至目前,主要指數提供商都只刪除了美國點明的部份中企,而「不剔除任何子公司或關聯公司」。

進入2021年,美國政府內部的爭論延燒到阿里和騰訊身上。《華日》1月11日報道說,美國政府在討論是否將阿里巴巴和騰訊加入到已有35家中企的「中共軍方公司」黑名單中。

《華日》報道稱,阿里巴巴和騰訊的主要公開股東包括普信、貝萊德和Vanguard集團在內的美國主要資產管理公司,這些美國金融公司正在游說,以防止阿里等公司被列入黑名單。

華日1月15日報道進一步披露說,美國政府曾對包括阿里巴巴、百度和騰訊在內的12家中企進行審查,以決定是否添加到中共軍方公司黑名單中。華爾街在美國政府內部的這次角力中顯然佔了上風,美國最終決定不將這三家總市值約1.4萬億美元的企業加入到黑名單。

1月14日美國國防部正式公佈了最新擴充的「涉軍黑名單」,新加入了小米、商飛等9家中企,但沒有阿里、騰訊和百度。

美國資本和中共軍方公司深度糾纏的後果,已經在阿里和騰訊最終逃過黑名單的風波中凸顯出來。

不過,中共透過華爾街和中企的相互勾連、來影響美國政府,是早有先例的。

據《華日》2020年12月4日報道,3年前中共副總理劉鶴抵達華盛頓,試圖避免貿易戰,他在會晤美國談判代表前,先會見了一群美國商界領袖——多數來自華爾街。

《華日》引述知情人士消息稱,劉鶴向美國商界領袖們說,「我們需要你們的幫助」,中共當局提出給予美國金融公司在中國擴大業務的新機會。

《華日》報道稱,雖然當時中美談判未獲進展,但劉鶴沒有空手而歸,華爾街不但成為達成協議的最大支持者之一,亦成為最大的贏家。

中美1月貿易協議簽署之後,摩根大通獲批完全控股一家期貨公司,之前其僅持有該期貨公司的少數股權。高盛和摩根士丹利獲得其中國合資證券公司的控股權。與此同時,花旗集團在中國獲批證券投資基金託管業務資格。

分析:中美科技戰 華爾街須做出抉擇

當中美衝突加劇,兩國在科技和貿易領域逐漸脫鉤之際,華爾街的美國金融公司正擴大在華投資,並與中共控制下的中國企業捆綁得越來越緊密。

據路透社今年1月12日報道(原文 ),阿里巴巴和騰訊市值共計1.3萬億美元,幾乎每家主要的美國投資基金都有持股。高盛估計,美國投資者持有中企股票總值約1萬億美元。瑞銀集團估計,阿里巴巴有略高於三分之一的股權落在美國投資者手上,騰訊則有12%股權是由美國投資者持有。

在總值7萬億美元MSCI明晟新興市場指數中,阿里巴巴和騰訊所佔比重高達11%,而中國企業佔該指數的比重已經從10年前的僅17%提高至目前的40%。

不過,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表示,螞蟻集團IPO被習近平喊停的遭遇再度警醒世界,外國資本企圖從中企身上賺大錢的同時,也將自己的命脈和未來送到中共手中。

3月12日,騰訊股價尾盤大跳水,1小時暴跌約2254億人民幣,網傳騰訊可能成為下一個中共金融監管對象,步阿里巴巴後塵。

阿里巴巴和騰訊是中國最大的IT巨頭之一,從淘寶、支付寶到QQ微信,其產品已滲透到中國民眾生活的方方面面,並緊密配合中共、成為全民監控的工具之一。今年以來,阿里等高科技中企遭到中共更嚴格的審查,可能進一步受制於當局。

李林一認為,阿里、騰訊這樣的IT巨頭都遭中共整肅,暴露出中共在美國貿易戰、科技戰,以及債務危機、權貴內鬥等內憂外患的壓迫下已舉步維艱,不得不向民企開刀,加強對經濟資源和中國民眾的控制。

他分析說,中共最新出爐的十四五規劃,表明其並未放棄繼續在5G、晶片和AI等領域挑戰美國,從而獲得稱霸世界的科技優勢的圖謀。只不過,原來中共曾從華爾街獲得極大助力,如今兩者都遇到了拐點和危機。

李林一表示,美國發起的科技戰和金融戰不但正在封堵中共不當獲取技術、資金的渠道,也使得從中興、華為到大疆、小米等中國科技企業都越來越受制於美國。

在這種歷史的拐點,華爾街將何去何從。

他認為,中美衝突的升級會極大壓縮中國科技公司的生存空間和發展前景,進而重創華爾街在中國的投資利益;螞蟻IPO能被隨意打斷就是美國資本和中國企業無法逃避的前車之鑑。

李林一指出,華爾街必須作出選擇,是為了金錢甘願受制於中共,並在中共驅使下去干預美國政府、危害自由社會,還是在利益面前、做出有道德和負責任的抉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