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馬雲之後,現在眼看著馬化騰的日子也要不好過了。中共兩會剛結束,中共市監總局就宣佈對騰訊處以50萬罰款,而且有消息說,這只是剛剛開始,接下來騰訊將面臨類似螞蟻集團的監管和整肅。

我們知道,騰訊和阿里都是深度滲透中國消費市場,兩個巨頭已各自鑄就10萬億市值的生態圈,一個騰訊或阿里,就相當於一座一線城市的資本能量。還是在前一段時間,我們聽到的還大多都是關於騰訊的投資帝國多麼龐大,但是現在,關於騰訊的壞消息已經開始不斷,那麼,在北京收緊監管之後,騰訊是否會落得和螞蟻一樣的結果呢?而中國這些科技資本巨頭們的出路又在何方?

接下來的時間,我們就一起來聊一聊這方面的話題。

「不約而同」到來的罰單和監管消息

我們先簡單提一下剛剛對騰訊的這個處罰。 3月12日,就是中共兩會結束的第二天,中共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市監總局),突然對互聯網領域的10宗案件作出了行政處罰決定,其中就包括騰訊控股收購猿輔導股權案,此外還有像是百度控股收購小魚集團股權案,市監總局給出的理由是,案件違反了反壟斷法,但市監總局開出的罰款金額並不高,只是50萬元。

在這次中共兩會上,中共總理李克強剛剛強調,將擴大對金融科技的監管,消除壟斷,並防止「不受監管的」資本擴張。非常配合的是,李克強的話音剛落,這些科技巨頭就收到了罰單。

雖然50萬金額的罰單,看上去象徵意義更大,但是卻釋放出一個信號,那就是中共遏制科技巨頭的行動剛剛開始,而且還可能會逐步升級。而且有消息人士透露說,在螞蟻集團受到監管打擊之後,騰訊就被中共最高監管機構視為了下一個目標,而且和螞蟻一樣,騰訊也可能會被要求成立一家金融控股公司,把銀行、保險和支付服務這些業務內容包括進去,為其它的金融科技公司,在遵守更嚴格監管方面做個示範。

騰訊被罰的消息一出來,騰訊控股就股價大跌,日內最大跌幅接近5%,收盤大跌4.41%。從跳水之前的568元算起,騰訊尾盤1小時蒸發大約2,254億元人民幣。

其實,在馬雲的阿里被接連整肅的時候,騰訊也已經不被看好,認爲很可能也會步阿里後塵,落入中共監管的大網,因爲,在中國第三方支付平台中,騰訊和螞蟻一樣惹人注目,除了螞蟻的支付寶之外,第二大市場份額就是騰訊的微信支付了。

根據中國諮詢機構發佈的數據,2020年一季度末,中國第三方支付平台中,支付寶佔有48.44%的市場份額,位居第一,第二位就是騰訊的微信支付,佔比33.59%,其次是銀聯的7.19%、快錢支付的6.1%。也就是說,在中國移動支付市場,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兩家合計市場佔比超過八成,絕對佔居壟斷地位。

根據大陸媒體的報道,騰訊和阿里巴巴、京東以及百度,通過收購或投資共同控制著40多個金融牌照。騰訊自己,它的金融科技業務在2019年的收入大約是840億元,佔總收入的22%。

此前,螞蟻集團已經連遭中共整肅,上市計劃也已經泡湯,而最新的消息說,螞蟻集團將成立一家金融控股公司,接受中共監管機構的嚴厲監管並滿足相應的資本要求,同時,螞蟻集團也將由「金融科技公司」轉為「金融控股公司」。 CNN在報道中說,這顯示即使中共不會殺死螞蟻集團,將來螞蟻集團也會成為一家無聊的銀行。

那麼,同樣面臨中共監管的騰訊,它未來的前景會怎樣呢?

在討論這個話題之前,我們先簡單回顧一下,騰訊是如何從一個社交軟件,一步步成長為雄霸中國消費市場的巨頭的。

騰訊從「QQ」到資本巨頭

1998年11月,馬化騰和四位聯合創始人一起創立了騰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3個月後,騰訊的主打產品OICQ,也就是QQ的前身誕生了。

到了2002年,僅僅3年多的時間裏,騰訊QQ應用的中國用戶就已經突破了1億,成為中國最大的通訊軟件。隨著移動設備在中國大陸的普及,利用QQ積累的客戶群,騰訊在2011年推出了「微信(WeChat)」服務。有數據顯示,到了2018年時,微信在全球擁有的活躍用戶數量已經超過了10億,微信在中國大陸的市場滲透率達到93%。

一些朋友可能到現在也沒想過,爲甚麼微信、QQ大家都免費用,但是騰訊的馬化騰卻成了中國的首富。那我們接下來看,擁有大量用戶的QQ和微信平台,就是騰訊構建生態系統的基礎,在這個基礎上,騰訊將業務從社交開始向金融、資訊、工具和平台等不同領域擴張。

在推出微信服務不久,2013年8月,騰訊就開始進軍網絡金融領域,推出了微信支付功能。到了2020年一季度末時,在中國第三方支付平台中,微信支付的市場佔有率已經超過了三成,緊隨支付寶之後。

通過微信支付平台和財付通等發展和擴張,騰訊打造了一個全方位覆蓋、或者說控制中國人生活的龐大系統,這也讓它在資本市場打造的投資帝國越來越強大。

大家還記得,就在幾天前,海外媒體發佈了一組震撼數據,截至2020年底,剔除騰訊音樂和閱文,騰訊擁有將近1,200家公司的股份,預計總市值超過2,800億美元,其中大約100家是上市公司,所持股權價值大約是1,840億美元,而去年,騰訊從這100家上市公司獲得了總計1,200億美元的未實現收益。

在騰訊的投資帝國中,幾乎眼下風頭正勁的公司都在其中,像是在香港股市上市、市值接近兩萬億港幣的美團,還有京東、快手,在美國上市的拼多多、貝殼找房、蔚來汽車、Bilibili,以及近幾年在香港證券業迅速擴張的富途控股等等。

僅是騰訊控股,再加上美團的總市值,就已經達到了8萬億港幣,佔到了恆生指數企業總市值的接近三成。而京東、快手在香港上市時,也都掀起過不小的熱炒,近期還有傳聞Bilibili也有意來港上市。

其實,在2020年8月時,《胡潤2020全球獨角獸》的榜單就顯示,在全球586家獨角獸公司中,其中將近1/10的公司都有騰訊的投資,數量高達52家,僅次於紅杉資本。這裏簡單提一下,獨角獸公司,就是指成立不到10年但估值10億美元以上,又沒有在股票市場上市的科技創業公司,像我們知道的Airbnb就是,那成立不到10年但估值100億美元以上的,又被叫做十倍獨角獸。

不過,和一般的風險投資公司不同的是,騰訊在投資標的選取上,也在同時兼顧其生態系統的擴張。比如美團,在微信的小程序中,也有連結美團,通過在微信平台上的經營,微信用戶訪問量也推動了美團的快速擴張。

北京的不安和科企的未來

綜觀騰訊的崛起過程,不論是在消費市場的滲透,還是在香港資本市場建立的投資帝國,都已經龐大到足以讓北京不安的地步了。

之前,我們曾在節目中分析過,中共對外資採用了「套、養、殺」的手法,其實類似的手法也用在中國的民營企業中。騰訊系和阿里系目前的境遇,也正在完美展現中共的這個手段,那就是,先讓一個巨頭在行業中迅速擴張壟斷,在這個巨頭擠垮了一批小企業之後,中共順理成章反壟斷,然後收割巨頭的韭菜。

在中共黨天下的集權統治下,權利和利益是無法分割的,所以政商關係也難以分離。凡是中共認為控制不到的東西,就一定會拿出來打壓,這也是民營企業家在中共集權體制下生存的無奈,但是反過來講,中國也很難有純粹意義上的民營企業家,不管是被動還是主動,在利益面前,要想在中共體制下的社會獲得巨額財富,就要向中共妥協,甚至同流合污。

比如這個騰訊,2011年的時候,周永康考察了騰訊數據平台,然後江澤民的侄女負責了騰訊QQ公司的政府事務,尤其是在她的牽頭下騰訊和國安、公安部深度合作,和公安部、還有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一起建立工作站,深度介入騰訊的通訊數據業務,進行數據過濾和監督。

中共也是這種邏輯,是我讓你發的財,我自然可以隨時割你韭菜。在去年11月時,大陸媒體曾報道說,在中國最富500人中,與AT(Ali & Tecent 阿里和騰訊)有股權合作關係的超過1/10,40歲以下的富人有1/3來自阿里系、騰訊系,這個數據折射出,中國的創富機遇正在呈現出被組團收割的情形,這個創富群體主要就是阿里和騰訊,但不管誰收割,最終的收割者都會是中共。

有分析認爲,阿里和騰訊被先後監管的順序不同,這是因爲馬雲、馬化騰和當局以及中南海「老人」的關係不同導致的,這個馬化騰和北京當局的關係要更好一點,而馬雲呢,則是和上上屆,江家的關係要更好一些。

但是,不管這些科技巨頭有哪個中共高層做靠山,都可能在中共的權鬥中成爲犧牲品。在今年2月份的時候,《華爾街日報》曾報道說,騰訊集團副總裁張峰被扣押了,而原因可能是未經授權向去年落馬的、中共前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分享了微信個人信息。

報道中還說,張峰案突顯出中國幾家最大科技公司,可能被捲入中共最高層的政治鬥爭中。多年來,騰訊的微信平台收集了大量用戶數據,也使得微信成為中共當局強有力的監控工具。不過最近,中共當局越來越擔心,這些科技巨頭的數據收集系統,讓它們對中共獨佔這類資訊的意願構成挑戰。

那麼打壓之後,這些科技企業的未來在哪裏呢?

我們知道,騰訊是所謂的高科技公司,但中國的高科技公司,成功的關鍵並不僅僅是依靠科技領先,而是依靠背後巨大規模的資本力量,所以,說是高科技資本公司也許更貼切。

那麼,在北京嚴厲的監管之下,這些中國科技巨頭在未來的前景也許會日益黯淡,因為它們背後的資本鏈條會逐步消失,而隨著資本的主動切割,這些高科技再加金融資本的公司就會逐漸變成單純的互聯網公司,也因此,可能會面臨著被後起之秀擠下去的風險,所以,騰訊也好,阿里也好,它們目前的遭遇,可能正在預示著中國大型科技公司衰敗的開始。@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蔚然
撰文:李曉彤、財商經濟研究所
剪輯:大中
監製:Ingrid
粵語配音:A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