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17日,美國前總統特朗普發佈新聞稿,指責參議院共和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缺乏政治洞察力、智慧、技巧,說他應該被罷免。麥康奈爾的聲譽正逐漸變得黯淡。

在此之前的2月13日,特朗普在二度彈劾中全身而退,在參議院彈劾審訊中,麥康奈爾投票認定特朗普無罪,但隨後卻譴責說,特朗普要為1月6日國會騷亂「負起實際上和道德上的責任」,並暗示他因騷亂當天對支持者的講話,可能面臨民事或刑事處罰。

特朗普籲罷免麥康奈爾

這篇聲明保持了特朗普一貫的語言風格,一上來就開門見山說「共和黨在麥康奈爾參議員這樣的政治『領袖』領導下,永遠不可能再受到尊重或強大。」

據新唐人評論員唐靖遠介紹,特朗普從三方面歷數麥康奈爾為甚麼不適合繼續擔任共和黨的領袖職務。首先是麥康奈爾的能力。特朗普毫不客氣的指出他缺乏政治智慧,非常不聰明,丟了參議院多數黨地位,被民主黨玩弄得團團轉,並明說麥康奈爾一直都是「華盛頓圈優先」而不是「美國優先」,這當然是暗示麥康奈爾一直都沒有真正配合支持自己,因為他是華盛頓沼澤的一員。

特朗普還指出麥康奈爾人品問題,說他在去年連任參議員的競選中,本來形勢岌岌可危,支持率在下滑,他懇求特朗普幫忙為他背書後,支持率大漲了20%。但在成功連任後,麥康奈爾很快就變臉,不但沒有為爭取一個公平的選舉結果去努力,反而對特朗普落井下石。

第三,特朗普譴責麥康奈爾的政治操守,說他在中共問題上沒有任何公信力,因為他的家族持有大量的中國商業股份,他對中共這一巨大的經濟和軍事威脅無所作為。

在聲明最後結束的時候,特朗普明確提出了要求:這是我們國家的重要時刻,我們不能讓三流的「領導人」來決定我們的未來。

特朗普還在聲明中指出,麥康奈爾與共和黨選民基本盤脫節,麥康奈爾要為共和黨喪失參議院控制權負責,因他不肯支持特朗普提出的發放2,000美元救濟支票這一要求。據該聲明,民主黨人後來將特朗普的要求武器化,並把2,000美元紓困金作為該黨競選期間一項提議。

很顯然,特朗普這份聲明是有備而來的,目的也很明確,就是要罷免麥康奈爾的黨內領袖職務。也就是說,這是特朗普對共和黨建制派的一封正式的宣戰書。特朗普要進行黨內「清理」工作。

特朗普對共和黨動手術,可以說是「攘外必先安內」的又一次運用。此前特朗普剛離開白宮時,一度盛傳他要另組新黨,直到他與共和黨眾議院領袖麥卡錫在佛州家中會面後,宣佈將幫助共和黨在明年中期選舉奪回眾議院,另組新黨的說法才平息下來。

從這次大選開始,到彈劾案塵埃落定,外界看到共和黨建制派在幾乎所有重要議題上都和民主黨的極左派站在一起。為甚麼人們一直說,大選是正邪之爭而不是過去那種正常的黨派政見之爭,這也是一個主要原因。

特朗普要想繼續讓「美國優先」的議程佔據美國政壇主流,讓這批已經習慣了與民主黨進行利益勾兌、玩輪流坐莊遊戲的建制派共和黨人靠邊站,就成為不可避免的一步。

麥康奈爾所屬肯塔基州的共和黨主席呼籲他辭職

就在特朗普聲明發表同一天,麥康奈爾所屬肯塔基州納爾遜縣的共和黨主席唐‧瑟拉捨(Don Thrasher)發表聲明,要求麥康奈爾辭職。肯塔基州的共和黨在上個月就曾經譴責過麥康奈爾,足見他在自己的大本營都不受歡迎。

瑟拉捨在書面聲明說:「我不會輕率地採取這一行動,我明白這樣做的後果。」

他還提到:「納爾遜縣絕大多數共和黨人在此問題上都不站在你(麥康奈爾)一邊,我是代表他們說話。」

他還寫道,麥康奈爾的「領導地位並不代表在上次初選中相信了你的共和黨選民」,之後他要求這位參議院共和黨領袖辭職。

麥康奈爾生平故事

據維基百科介紹,小艾迪森·米切爾·「米奇」·麥康奈爾(Addison Mitchell "Mitch" McConnell, Jr),出生在1942年2月20日的阿拉巴馬州,今年82歲。他的一位祖先曾在美國獨立戰爭中作戰,麥康奈爾本人有蘇格蘭、英國人血統。

兩歲時,麥康奈爾患上小兒麻痺症,為給他治病,家人幾乎破產。1956年遷居到肯塔基州。

高中時當選為學生會主席,後來以優秀成績畢業於路易斯維爾大學。

1963年,麥康奈爾到華盛頓求職,並聽到馬丁路德金發表的「我有一個夢想」的演講,22歲時於參議員約翰 庫珀(John Cooper) 的辦公室當實習生,這段經歷為他日後競選參議員埋下了伏筆。

1967年, 麥康奈爾自肯塔基大學法學院畢業,在學期間曾擔任學生律師協會的主席。

1968-1970年麥康奈爾擔任華盛頓特區參議員馬洛·庫克(Marlow Cook)的助手,協助選民服務的工作。1971年回到肯塔基州路易斯維爾,試圖競選州議會席次, 但由於不符合該州的居住要求(residency requirements) 而被取消資格。

在一家律師事務所工作幾年後,麥康奈爾重返華盛頓DC,擔任美國總統傑拉德.福特的副檢察長工作,當時他32歲。1977年麥康奈爾當選為肯塔基州傑斐遜縣的執行法官,一直任職到他當選為美國參議員為止。

早年政治生涯中,麥康奈爾以實用主義者和溫和的共和黨人形象而聞名。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向右移動。 根據他的一位傳記作者的說法,麥康奈爾「從支持墮胎權和公共僱員工會的溫和共和黨人,轉變為在國會山上表現出黨派阻撓主義和保守正統思想的人」。

從1997年至2001年,麥康奈爾擔任全美共和黨參議院委員會主席,該委員會負責確保共和黨人的選舉獲勝。麥康奈爾在第108屆國會中首次當選為多數黨黨鞭,並於2004年11月17日再次當選連任。

2006年11月,共和黨人失去參議院控制權後,他們選舉麥康奈爾為少數黨領袖。在2014年參議院選舉後,共和黨人控制了參議院,他又成為參議院多數黨領袖。

2018年6月,麥康奈爾成為美國歷史上任期最長的參議院共和黨領袖。2021年1月20日,共和黨人再次失去參議院控制權後,麥康奈爾成為參議院少數黨領袖。

麥康奈爾是歷史上任職時間最長的肯塔基州參議員,他經常為肯塔基州的企業和機構指定專用款,直到2010年國會禁止這種做法為止。

外界稱他為熟練的政治策略師和戰術家。 然而共和黨在參議院取得控制權期間,未能於2017年廢除《可負擔醫療法案》(Obamacare),令麥康奈爾的聲譽變得黯淡。

在個人生活方面,1968年至1980年,他與第一任妻子謝裏爾·雷德蒙(Sherrill Redmon)結婚,並育有三個孩子。離婚後,雷德蒙成為史密斯學院女權學者,以及索菲亞·史密斯收藏館的館長。

他的第二任妻子是1993年結婚的趙小蘭(Elaine Chao),曾擔任美國前總統喬治·布希(George W. Bush)任內的勞工部長;在特朗普(Donald Trump)當選後再次入閣擔任運輸部長,而麥康奈爾時任參議院多數黨領袖,夫妻倆在華府可謂權傾一時。

趙小蘭家族十分富有,趙的父親趙錫成曾送給麥康奈爾夫婦2500萬美元,Open Secrets網站將麥康奈爾列為美國參議院最富有的成員之一。

從1989年麥康奈爾與趙小蘭開始交往期間,趙家人就支持麥康奈爾競選參議員,接下來的30年裡,趙氏家族總計向麥康奈爾的競選團隊提供了超過100萬美元的政治獻金。

趙小蘭的四妹妹Grace的丈夫是高登·哈托格斯(Gordon Hartogensis)。2018年,哈托格斯被參議院任命為退休金給付保證公司(PBGC)的董事,該公司是美國勞工部的所屬機構。對此,麥康奈爾投下同意票。

美國的政治漫畫經常把麥康奈爾畫成烏龜,說他的性格長相都很像烏龜。2003年2月,因動脈阻塞,麥康奈爾進行了三重心臟搭橋手術。

紐時:趙小蘭家族與中共關係密切

2019年6月,《紐約時報》以長篇報導批露,趙小蘭家族與美中兩國的政治高層關係密切,這使得趙氏家族同時在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經濟體之中佔據了非比尋常的地位。

趙氏家族與中共政府的關係可以追溯到幾十年前。趙小蘭九十多歲的父親趙錫成(James S.C. Chao)在1949年共產黨掌權前逃離中國。在那之前趙錫成曾在上海一所大學學習航海專業,和江澤民是校友。

江澤民上台後,趙錫成至少與他有過六次會面,其中包括1989年8月即六四屠城之後,在北京中南海的一次會面。當時,中共正面臨國際社會的經濟制裁。

資料顯示,1984年,趙家入股一家中共國有海事電子設備製造商。該公司主要面向中共軍方及其它部門進行銷售,而且與當時江澤民擔任部長的電子工業部關係密切。

趙氏家族企業「福茂集團」,總部位於紐約,主業為航運,目前事業重心集中在中國,他們的大部份貨船由中共國有造船廠建造,其中一些由中共政府貸款提供資金。福茂至少與中共國有鋼鐵製造商簽訂了兩份長期合同,用這些中共支持建造的船舶為後者運輸鐵礦石。

自1970年代末以來,趙小蘭並未在福茂集團擔任正式職位,但她多次利用自己的人脈和地位來提升公司的聲譽和知名度。

比如,2017年擔任美國交通部長期間,趙小蘭在紐約參加了福茂集團與日本住友集團(Sumitomo Group)的一場簽約儀式,當時,住友集團在美國承包的公共交通項目,是由交通部監管。

兩個月後,她取消了一次前往中國的旅行。在那之前,美國駐華大使館官員就此行程提出了倫理方面的疑慮,原因是她的辦公室要求安排其在福茂任職的家人參與行程中的活動 。

在她的任命聽證會上,趙小蘭沒提及她的家族與中國航運業的廣泛聯繫。儘管參議院的的問卷要求提名者列出所有榮譽職位,她也沒有披露其曾在中國獲得的榮譽,比如武漢市政府的國際顧問一職。

麥康奈爾聯手民主黨用5900頁法案矇混過關 

我們回頭再來談麥康奈爾反對特朗普的一些故事。

2020年12月22日,麥康奈爾在參議院會議廳宣佈,已經與民主黨領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達成協議,阻止特朗普總統否決《國防授權法案》。

美國國會參眾兩院投票通過了逾7400億美元的2021財年《國防授權法案》,等待總統簽字。特朗普總統曾在12月13日表示,這項國防法案的最大贏家是中共,因此他將予以否決。

此前一天的下午,美國參議院和眾議院先後通過了9千億美元的大規模紓困計劃,和價值1.4萬億美元的2021財年支出法案。這兩個捆綁在一起,總價值達2.3萬億。法案的長度達到驚人的5,893頁,在國會表決時需要用推車運送給議員們審閱。

阿波羅網評論說,這是麥康奈爾和民主黨眾議員領袖佩洛西聯手政變,用5千多頁法案閃電戰,讓參眾兩院議員沒時間看,多位消息人士發現,該法案包藏廢除特朗普總統動用反叛亂法的合法權力。而且在給每個美國人600美元支票同時,還有數十億美元的資金是用於向亞洲和非洲提供援助的。

一般的議員根本沒有時間看完這近六千頁的法案,只有特朗普指出,「該法案還允許對非法外國人的家庭成員寄送現金支票,他們每人可獲得1,800美元。這遠遠超過美國人的600美金。」

後來因為國會山暴亂,特朗普遭到民主黨的彈劾。這本該是共和黨團結對外的關鍵時刻,而麥康奈爾告訴共和黨參議員們,怎麼投票由他們自行決定,這將成為一次「良心投票」。

在特朗普被取消彈劾案之後,據《閘道器專家(The Gateway Pundit)》報導,麥康奈爾稱,國會大廈的「叛亂分子(Insurrectionists)是被總統和其他有權勢的人挑起的」。

其實早在1月14日,美國司法部就對一名1月6日衝進美國國會大廈的黑命貴極端分子約翰.沙利文(John Sullivan)進行起訴。但之後又釋放此人。

此人後來在網上炫耀 CNN 和 NBC 僱傭他作為記者參加了1月6日的DC集會,要求他拍攝國會裏面的騷亂,並貼出 NBC 支付他35,000.00 美元相關酬勞費用的收據。

《閘道器專家》說,我們正在實時見證共和黨的末日,報導還直呼麥康奈爾為卑鄙小人(dirtbag,也有譯作人渣)。當然,這只是一家之言,也有人認為,真實的麥康奈爾,其實是個老謀深算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