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體Clubhouse爆發的討論「香港電影已死」、「香港電影回復80年代光輝機率是零」等的話題。游學修與蕭若元所引發的激烈討論成為熱門話題,加上UA院線已宣佈全線結業,令人感慨香港電影曾經有過的盛世時期已日漸式微,港版國安法的實施令人人自我審查已成爲常態,田啟文、高志森、游學修、曾麗芬探討了有關問題。

據《蘋果日報》報道,香港電影工作者總會會長田啟文、高志森導演、游學修及高先影院負責人曾麗芬,最近分別在港台《視點31》的節目「UA的離去——理想與現實」訪問中,與大家探討有關港產片還有多大市場與創作空間等的問題。田啟文贊同蕭若元的說法:80年代還有傳統東南亞及外埠市場,現在只能面對大陸市場,「返大陸拍戲要配合,第一個唔拍得黃色、政治題材唔可以搞,就一味拍警匪片」。

但像《無間道》這種片已不能拍,「『點可能警隊裏面會有臥底呀?你咁樣係中傷!』但係電影是需要有矛盾的!內地觀眾爲何鍾意香港片?就是因為內地是看不到的,但你現在如果拍內地的戲,我何必看你?」

田啟文表示,2019年反修例風暴後,社會爭議的題材,創作空間就會有顧慮,國安法是重罪,如果「我現在去拍一個人在街上示威,大嗌『光復乜、時代乜』,然後就俾人拉喇!拉得㗎喎!『點解你喺條街度?拍戲喎!拍戲大晒呀?』我真的很擔心,如果你告訴我紅線在哪裏,我可以躲開,但現在我只能一刀切,碰都不去碰」。最後他還表示,香港電影人不應局限思想,覺得一定要拍香港故事才算是香港電影,「這是錯誤,我是香港人,拍出來的電影就會是香港電影」。

高先影院負責人曾麗芬也提到,80年代是香港電影的全盛期,影片根本不愁賣埠,「你話開拍即刻有人要買,那時日本多數是藝術片,韓國片還未流行,只有香港片」。如今要和大陸市場合拍,變的沒有了香港人的故事和地道的語言。「創作自由好重要,自我審查好多東西就不能拍了。」提到2016年金像獎最佳影片《十年》時,曾麗芬說:「當時有業界人話係電影界的恥辱,我就不明白,爲何會是電影界的恥辱?當時起碼有5個新導演出現了。」

高志森在採訪中也提到《十年》這部電影,他說:「今日叫我去估《十年》是否可以再放影,可能都會有考慮,在今天有國安法情況之下。」「港片在本地已死,我成日講應該發展大灣區電影,一個大灣區(人口)大過英國、法國。」

他表示,在香港拍片要考慮收回成本問題,打大陸市場要顧慮題材,比如對執法人員的看法,執法與黑社會之間的關係,如果單純針對香港市場,題材也不須作太大改變。

而游學修因受到疫情的影響,兩年無戲拍,在去年10月和許賢、蘇致豪開始搞網上頻道,他在訪問中提到,將步入30歲了,但事業卻停滯不前,作出將網絡創作和電影結合在一起的轉變,雖不被看好,但是「如果繼續綁死自己所謂藝人拍電影、拍電視係冇意義,不如落手落腳做」。

當談到香港電影能否重生時,游學修說:「最重要係能唔能夠引發香港人共鳴,我會唔會分享到呢啲感受,我經歷問題同掙扎、喜怒哀樂,是否可以在電影裏面找到共鳴。」他慨嘆,每年收到香港電影金像獎介紹入圍作品的小冊子,是一年比一年的薄,也發覺現在越年輕的人越不愛看電影。

網民也嘆:「更荒誕嘅情節已經在現實天天上演,香港人仲駛鬼嘥錢睇戲未……」也有人揶揄:「《無間道》題材太敏感,應該拍《賣國賊》,全部都持有外國護照、但話自己愛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