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三(3月3日),亞利桑那州檢察長馬克·布魯諾維奇(Mark Brnovich)起訴亞利桑那州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案,在美國最高法院舉行聽證,各方都在積極等待結果。該案被視為一個全國性的範例,或影響到全美各州州府對於選舉完整性的立法權利。

目前,亞利桑那州有兩宗選舉訴訟案,已經通過各層級司法系統,進入最高法院。原告布魯諾維奇、州共和黨人以及相關支持團體都希望通過最高法院維護該州的兩項選舉法,並將這宗訴訟案作為全國範例,防止再出現大選舞弊現象。

民主黨團欲推翻亞利桑那州法

第一宗選舉訴訟案,與亞利桑那州一項「禁止計讀非本選區的選票」(Out of Precinct Policy)的選舉州法有關。這項法律原本要求選民在指定的選區投出各自的選票。然而2016年,該州DNC以「歧視少數族裔」為由,試圖推翻該法,遭地方法庭駁回。

法庭經過調查也發現,絕大多數少數族裔都在正確的選區投票,因此DNC的指控不成立。不過該州DNC並未就此放棄,繼續將案件告到第九巡迴上訴法庭。當時,由克林頓任命的一位法官卻裁決認定,該州的此法具有歧視意圖。

如今,布魯諾維奇就將此案和州DNC一同告上了最高法院。他在庭上表示,此案是自由派在試圖挑戰州法,州立法機關有權力制定符合常識的選舉法規,如果這些法規被非民選官員依據喜好推翻,會造成選舉混亂。他希望最高法庭能夠支持該州州法,並為美國未來的大選制定出一套符合常識的法規。

選舉監督組織「亞利桑那選舉誠信項目」(簡稱EIPAz)和「加州選舉誠信項目」(簡稱EIPCa),也提交了一份法庭之友簡報,用證據支持布魯諾維奇對亞利桑那州DNC的起訴。

另外一起選舉訴訟案,則與誰有權代替選民處理郵寄選票有關。亞利桑那州州選舉法原本規定,該州選民的郵寄選票,只能由選民指定近親、郵遞員、選舉官員幫忙提交。尤其禁止針對弱勢群體以及試圖從事販賣選票(收票)團體,即禁止第三方大規模地收集選民的郵寄選票。

對此,亞利桑那州DNC再次以「歧視少數族裔」為由發起對該法的挑戰,聲稱該州的少數族裔、弱勢群體可能無法接收或發送郵寄選票,需要第三方幫忙收集選票。目前,亞利桑那州的共和黨人也已經將此案和州DNC告到了最高法院。

防止選民被剝奪選舉權

選舉監督組織EIPAz和EIPCa認為,亞利桑那州的州選舉法要求的保護措施,可防止選民被剝奪選舉權。民主黨想要取消這些保護措施,是在試圖利用弱勢人口和少數族裔的選票。如此一來,也會讓選民對選舉過程的公平性和準確性失去信心。

該組織以加州為例表示,加州由於缺乏對郵寄選票實施過程中的重要保護,導致2018年和2020年選舉時,有大量選票被非法收集。簡而言之,缺乏合理的法規保護,無非是讓選舉系統更容易出現舞弊現象。

「我們希望(最高)法院能做正確的事情,並裁定包括亞利桑那州在內的所有州都有權制定合理的保護措施,以確保選舉制度的完整性。」EIPCa總裁佩恩(Linda Paine)表示: 「廣泛使用郵寄選票所帶來的固有風險需要常識性的保護。各州有憲法責任確保每一張合法投下的選票都以公平、誠實和透明的方式進行處理,以保護公民免受那些試圖對選舉產生不利影響的不法實體的侵害。」

她補充說,亞利桑那州的政策適用於所有其它州。「其它州必須避免出現象困擾加州多年的選舉制度問題。 如果亞利桑那州的法律被推翻,各州將缺乏充份保護選票的能力 。」

最早於今年6月,最高法院可能會公佈針對亞利桑那州選舉訴訟案的裁決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