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原料價格上漲,中國的消費家電價格上漲。圖為武漢一家電視機製造廠。(Photo by Feng Li/Getty Images 及大紀元合成圖)
由於原料價格上漲,中國的消費家電價格上漲。圖為武漢一家電視機製造廠。(Photo by Feng Li/Getty Images 及大紀元合成圖)

進入2021年後,大陸各地基礎原材料價格漲幅驚人,涉及銅、鐵、鋅在內的各類金屬,以及聚氯乙烯等化工原料、紡織原料棉花等,塑膠、銅鋁的價格上漲導致廚房家電價格急漲兩成。

隨著石油價格上揚,大陸化工品市場漲勢一片,塗料業諸多企業發函調價,主流大廠萬華、陶氏、巴斯夫等產品全線調漲。乳液、環氧樹脂、聚酯樹脂、鈦白粉等原材料價格接連暴漲,環氧樹脂上漲超過50%,聚酯樹脂、固化劑漲超40%,鈦白粉漲超35%。

防水材料生產企業方面,東方雨虹、宏源、宇虹、遼寧大禹、豫宏、華瑞等行業龍頭企業也紛紛宣稱漲價,漲幅為10%至20%。

據全球塑膠不完全統計,目前中國化工領域漲價幅度已成排山倒海之勢,部份產品售價同比上漲超過萬元人民幣一噸,漲價幅度高達153%以上。

對於銅和鋁等重要的金屬工業原料,早前有工廠老闆在朋友圈發文表示:「銅漲38%、塑料漲35%、鋁漲37%、鐵漲30%、玻璃漲30%、鋅合金漲48%,不鏽鋼也暴漲45%!要訂貨的早點安排!」

原材料導致電器價格飛漲

塑膠、銅、鋁等價格上漲帶動家用電器價格大漲,包括吸油煙機、燃氣灶具、電熱水器、燃氣熱水器、冷氣機、雪櫃、洗衣機、電視機、生活小家電、浴室櫃、淋浴房、五金件等。

從去年12月以來,奧克斯、志高等品牌就已經紛紛發出漲價通知,日前合肥美的雪櫃公司又發佈通知,由於原材料持續上漲,自3月1日起,美的雪櫃產品價格上調10%到15%。

上海某電器商城導購表示,此次漲價,漲幅最大的是冷氣機,然後是洗衣機和雪櫃。而且,不排除接下來還會有繼續漲價的可能。


另外,中國紡織業近期外銷訂單雖然再度回歸,但最大的難題卻是原材料棉花的價格一直在漲。截至2021年3月3日,棉花期貨價格從去年上半年低點至今已上漲了60%左右,來到每噸16,385元人民幣。

國際大宗商品價格上行

分析認為,中國原材料價格上漲同石油價格、國際大宗商品價格持續上行等因素有關。資深投資人士麥先生表示,不少大宗商品都有一個價格周期。以銅為例,去年疫情加劇了下跌趨勢,但今年2月,花旗將倫銅6-12個月的目標價上調至每噸10,000美元。同時,其它的大宗商品,包括鋁、鎳、鋅等都在跟著漲。

除了周期性的影響,美國的貨幣政策對大宗商品價格波動也有影響。「美國聯儲局維持量化寬鬆,導致資金從美元債券市場流出,進入股市或大宗商品市場,推動了價格上漲。」

麥先生又表示,中國每年進口大量的大宗商品,大宗商品價格和國際價格基本是同步的。「以銅為例,上海期貨交易所(SHFE)的銅價也會參考倫敦金屬交易所(LME)的銅價,就是倫銅價格。國內期貨交易所的指導價格,跟國際市場跟得比較緊。」

鐵礦帶動多行業漲價

但他坦言,這些商品中,鐵礦是工業基礎原材料,沒有周期的概念,鐵礦漲價鋼材就會漲價,因為鋼材使用非常普遍,所以會帶動很多行業。

麥先生說,「在家電產品中,以雪櫃、洗衣機、微波爐等為例,這些產品通常表面上會有一層很薄的鋼板,叫做冷軋板,中國大陸只有為數不多的廠商能做這種薄板,所以這些家電對原材料價格上漲會很敏感,而對於家電使用量比較大的地區,此時輸入性通脹的影響也會比較大。」

3月9日,普氏62%鐵礦石價格為163.6美元/噸,比一年前的90.13美元/噸漲了81.5%,被中國大陸媒體稱為「瘋狂的石頭」。根據中共工信部官方數據,2019年中國進口鐵礦石量達到10.7億噸,進口金額為1,014.6億美元。

62% 品位鐵礦粉 CFR 期貨 -(TIOc1) 1 年價格變化。( 大紀元製圖 )
62% 品位鐵礦粉 CFR 期貨 -(TIOc1) 1 年價格變化。( 大紀元製圖 )

有海外投資人士透露,當市場上某一需求量很大的商品出現緊缺的信號,就代表會有投資或投機機會,就一定會出現炒作,而中國大陸行業人士普遍並不看好中國大陸的鋼材市場,因為目前的鋼材市場不足以支撐價格的快速上漲。因此政治因素——中澳關係對鐵礦石的價格影響比較大。

在澳洲政府去年公開要求調查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起源後,中共當局下令暫停進口澳洲鐵礦石、煤炭等商品,導致大陸鐵礦石價格暴漲。去年10月,中共當局棉廠被要求停止採購澳洲棉花,威脅到其價值約9億澳元的貿易。

外匯緊缺及進口限制  致進口原材料加價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座教授謝田認為,工業原料價格上漲,也與中共外匯緊缺有關,「中共缺少外匯去進口原材料,而國內企業的需求不減,導致中國國內大宗商品價格上漲。」

他又表示,在中共承認工業原料上漲之前,CPI(消費者物價指數)已經在上漲,「現在看來,很可能用工業原材料先做一個鋪墊,給物價上漲做一個替罪羊。」原因是,物價上漲效應不會立即浮現,「可能需要幾個月,但最終一定會轉嫁到消費者頭上。」

家電行業使用鋼板、金屬、橡膠等工業初級原材料的需求更大,這類行業會更快感受到物價上漲的壓力。而其它行業則可能要再過一段時間。手機、電話、電視、工業品都會受到影響,會根據產品的種類而出現不同程度的滯後反映。

另有業界專家認為,對於行業龍頭企業,漲價可能對於業績影響不大,但可能對中小企業造成壓力。中小企業生產經營活動較上月已有放緩的跡象。

2月8~10日和18~20日期間,渣打銀行對中國逾500家中小企業開展月度中小企業調研的結果顯示,中小企業經營活動有所放緩。2月渣打中國中小企業信心指數(SMEI)由1月的52.3放緩至51.5,增長動能指數由6.5降至2.9。

至於這種影響是否會傳導至香港,謝教授說,中共在政治上已經完全控制了香港,香港的經濟也正在逐步被中國大陸同化,港幣本身也在受到限制。

表示,「現在港幣還很堅挺、被廣泛接受,所以仍可以從周邊地區進口民生物資商品、食品,因此影響還沒有那麼嚴重。隨著中共的控制趨嚴,也會打擊港幣的購買力,香港的這種繁榮和大陸在貨幣、市場上的差別會慢慢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