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澳中領館被當地居民大量投訴,一位走訪南澳中領館附近社區的澳洲記者表示,在他近三十年的職業生涯中,第一次在隨機採訪中遇到這麼多人主動給記者提供信息,講述他們對中領館行為的不滿和質疑。

中共在南澳首府阿德萊德市中心東部5公里處買下一塊5,600平米的土地建造了新領館。這裏原本是戒毒和戒酒中心,街坊四鄰從未對街區裏的這個設施有過異議,但中領館來了後一切都變了。

南澳《廣告人報》記者彭伯西(David Penberthy)最近走訪了中領館附近社區。3月4日,他發表了一篇評論文章——《中澳貿易戰之際,我們為甚麼要讓這種規模的外交機構入駐》。

彭伯西在文章中寫道,他做記者近三十年了,在社區做過無數次隨機採訪。通常,有五分之一的人願意和記者說話就已經很幸運了,但在中領館入駐的這個喬斯林(Joslin)區,已經不是記者在找人採訪,而是居民們紛紛主動給記者提供信息。

「我從沒遇到過這種情況。上周在第四大道和第五大道的兩天時間裏,我敲了三十多扇門,與大約二十名居民交談,我發現只有一個人願意和中領館做鄰居。其他人都談了很久,很多人都懇請我寫篇報道。」

一對夫婦讓彭伯西看他們後院的籬笆被中領館施工人員推倒了,花園裏許多綠植被毀,樹也被砍了。當時他們的寵物狗跑到街上去了,他們這才發現自家長8米的籬笆被推倒了。

一名96歲老人家的綠色長柵欄也被中領館的施工人員損壞,屋主不得不聯繫當地政府,讓他們換掉整個柵欄。

當地居民邀請彭伯西進屋喝咖啡,給他看向當地政府和議員投訴的信件,給他提供自己的電話號碼甚至是鄰居的電話號碼,就連上街遛狗的人見了記者都想說上兩句。「這裏的人並不是有自家後院情結,也不是對中國人有敵意。」彭伯寫道。

他表示,當地居民對中領館大量監控錄像頭所導致的私隱問題、中領館建築的規模,及其施工階段一些對鄰居極端不友好的行為都提出了合理的質疑。

當地人投訴最多的就是錄像頭問題。幾位母親表示,她們為了避開錄像頭,已經不再帶孩子走中領館附近的路去公園了。

他寫道,從更大的地緣政治意義上講,當地居民的問題是,在中共正和澳洲打貿易戰之際,他們(中共)通過對葡萄酒、大麥和海鮮行業徵收高關稅來針對我們的國家,尤其是我們的州的時候,我們為甚麼要屈尊紆貴地允許一個似乎一心想要摧毀我們經濟的政權如此大量地派駐外交人員?

中領館給彭伯西的回覆是,在阿德萊德設立外交機構的關鍵作用是「加強兩國人民之間的相互理解和友誼」。

彭伯西在文章中寫道,鑒於當地人對於中領館的反饋,他很想問一下中領館,中方覺得這種「加強兩國人民之間理解和友誼」的效果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