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放生中芯國際,打右燈向左轉;CPAC效應立顯,格魯吉亞(Georgia)改革選舉法;左媒急壞,轟CPAC是「納粹集會」。

共和黨開始行動 改革選舉法

3月1日,佐治亞州的眾議院以97:72票,通過了對該州選舉法的改革法案。該法案要求未來選舉中,在申請缺席投票,實際也就是郵寄選票時,必須提供帶照片的身份證明。同時法案還限制了投票投遞箱的使用時間,以及其它一些變化。

儘管這只是諸多選舉弊端中的一項改善,但畢竟這是一個好的開端,說明各州的共和黨人在開始採取行動,逐漸修補一些漏洞。

其實按照《美國憲法》的規定,各州立法機構負責制定選舉的規則,這個授權是很充份的。之所以會出現2020選舉那樣很多選舉規定成為一紙空文,最主要的原因不外乎兩個:一方面民主黨以疫情為藉口鑽空子;另一方面因為共和黨很多人太軟弱,不敢站出來維護《憲法》權威。

特朗普在CPAC的演講中其實含蓄批評了很多共和黨人。他說,很多共和黨人都太好了,弦外之音就是批評他們軟弱。保守派理念的人都比較傳統,所以普遍遵守規則、很善良。但也許是因為美國承平日久,距離上一次美國本土發生的戰爭——南北戰爭,已經過去一百五十多年了,所以很多人在漫長的歲月中慢慢失去了建國時期美國人那種銳氣,就是面對邪惡敢於站出來抗爭的勇氣。

很多人把面對邪惡猖狂時的妥協、綏靖當作了一種文明、一種風度。所以我們才看到國會新進女議員,就是佐治亞州的瑪喬麗‧格林炮轟許多同事,面對舞弊無所作為,只會「優雅的認輸」。

這其實是對文明內涵理解的變異。如果這是一場公平透明的競賽,「優雅認輸」當然是一種風度與質素的體現,是非常文明的舉動。但如果面對的是一個充滿惡意作弊的對手,仍然還要強調「優雅認輸」,恐怕那就是自己不敢直面邪惡進行抗爭的一種藉口和掩飾了。

所以特朗普的講話,可以說很多是比較切中時弊的。像瑪喬麗和鮑威爾這樣的人,現在已經不多了,但恰恰是在這些人身上,我們還能看到美國建國時期遺留下來的、那種為了自由敢於抗爭的、虎虎生風的勇氣,很多人都能感受到,那才是傳統的美國人,真正的美國人。

無限上綱 左媒稱CPAC是納粹

3月1日,不少左媒開始熱炒一個說法,說這次CPAC大會是在宣揚納粹主義。

大家可能覺得這有點太不著調了,這個結論是怎麼來的呢?左媒的理由是CPAC現場大會的發言台的設計形狀,很像納粹曾經使用過的一種標誌。

美左媒攻擊CPAC大會是在宣揚納粹主義,依據的理由是,會場發言台設計形狀,很像納粹曾經使用過的一種標誌。這個說法太不著調。左圖是會場發言台,右圖是納粹制服的領子。(影片截圖)
美左媒攻擊CPAC大會是在宣揚納粹主義,依據的理由是,會場發言台設計形狀,很像納粹曾經使用過的一種標誌。這個說法太不著調。左圖是會場發言台,右圖是納粹制服的領子。(影片截圖)

這個就有點搞笑了。首先這個標誌並非納粹普遍使用的標誌,只是納粹軍隊中一支山地師曾經使用過的標誌;其次,這個標誌並非納粹創造,而是來源於一種北歐古老的符文,其實也是一種古文字母,叫做奧塔拉。

在這個古老的符文系統中,奧塔拉代表著繼承、延續、先祖傳下的土地等含義。也就是說,這個含義本身是注重傳統的一種內涵。納粹軍隊中的一支有使用過這個符號,其實可能是因為他們與北歐血統有關係,代表一種繼承而已,這與納粹主義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

當然,我們不清楚CPAC大會的會場組織者為甚麼採用這個設計,也許是一種巧合,也許是想代表對傳統的繼承。如果從另一個角度看,這個符號與納粹盜用佛家的萬字符,倒是很相似的情況。

我們都知道納粹的標徽使用的就是萬字符,這讓很多不了解萬字符來源的人一看到萬字符就驚叫這是納粹,其實人類認識這個萬字符是在2,500年前的釋迦牟尼時代的古印度,那是佛家的一個特有的標誌,人們一般認為這個符號代表吉祥如意的含義。

古老北歐符文的這個奧塔拉也是一樣,其原始意義本來是很傳統正面的含義,比納粹的出現要古老了很多。我們不能因為納粹曾經盜用過它,就從此說這是納粹專用的標誌了,誰要是用了誰就是納粹了。

按照這個邏輯,全世界所有的佛教寺廟都應該被剷除,因為都有萬字符。美國國旗也應該被廢除,因為星條旗上面使用的五角星,中共這個極權暴政的邪惡政權也在用,日本軍國主義時期的關東軍也用過,那是不是可以說,美國國旗也成了共產主義或軍國主義的象徵了呢?

如果從設計學的角度,那個知名的愛滋病國際符號「紅絲帶」,其形狀與這個「奧塔拉」如出一轍,是不是也可以就此被定性這就是納粹復活了呢?這個邏輯顯然是荒謬的。雖然這個結論很可笑,但我們看到了,這是極左勢力用捕風捉影的文字獄整人的那種手段的再現,這套手法在文革中曾經大行其道,多少人因此而被扣上反革命帽子被關押、被殘害以及被殺戮,其根源就是這種極左思維獨有的扣帽子打棍子。

拜登「放生」中芯國際 特朗普打中共「7寸」

下面說一說中美之間關於晶片的冷戰。

3月1日,中美之間一條新聞引起了科技界的關注,就是中共最大的晶片製造企業中芯國際在被美國列入實體清單三個月後,突然迎來了轉機,據報已獲得部份美國設備廠商的供應許可,主要涵蓋成熟工藝用半導體設備等。

這個消息的來源是摩根士丹利近期發佈的報告,報告稱美國設備供應商已經恢復了對中芯國際的零組件供應和現場服務,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外界對於中芯國際消耗品儲備及設備的售後擔憂。

而根據大陸半導體分析機構「芯謀研究」發佈的報告稱,美國商務部、國防部、能源部和國務院四個部門,已批准美領先設備廠商,對中芯國際供應14納米及以上(14納米及28等成熟工藝)設備的供應許可。不僅如此,此前中芯國際一直申請但未獲通過的用於14納米晶圓外延生長的關鍵設備也獲得了批准;而對於10納米及以下技術節點的出口許可,暫無進展。

這裏的信息很清楚,14納米是一根線,這根線以下的技術許可,依然受到限制,但這根線以上已經恢復供應。而我們都知道,中芯國際目前最先進的製程工藝水準就是14納米,該公司在2019年才剛剛達到14納米量產,所以拜登政府的恢復供貨,實際上等於是對中芯國際的放生行為。

如果我們對比另外一條新聞看看,就會知道「放生」中芯國際,對中共來說意味著甚麼。這條新聞也是3月1日出來的,根據日經中文網的報道,中國半導體廠商近段時間大量購買外國二手半導體生產設備。

據說這背後是兩個原因,一方面是因為中共正推動「半導體國產化」的政策,另一方面則是因應中共病毒疫情帶來的用戶需求在增加。

這篇報道說,由於中共的大量採購,導致光刻設備的價格漲至3倍以上。報道還引述「三井住友融資租賃」的一名負責人表示,與2008年雷曼危機之後相比,行情漲到了10倍以上。

「日立資本」的信息則指出,能被迅速採購的二手設備的價格甚至高過了最新的設備。另一家二手企業表示:「數年前完全不值錢的設備現在也能賣到1億日圓(93.7萬美元)。」而根據日經中文網對專業人士的採訪顯示,相關二手設備的90%都在流向中國。

從這裏我們可以看到,中共對於晶片國產化的需求,已經到了飢不擇食的程度。這樣的畫面顯示了美國對中共實施制裁後的效果,才僅僅3個月,中共就從牛氣沖天的超英趕美淪落到「先解決有和無的問題」,之後再慢慢解決「好與差」的問題。這說明了甚麼?說明特朗普政府的確是打到了中共的要害,打到了「7寸」的位置,也再次印證了蓬佩奧在CPAC大會上講的,中共對美國的依賴,要遠比美國依賴中國多很多。

特朗普政府時代,是將人權與貿易掛鉤的,也就是說,如果中共在人權迫害方面沒有改善,那麼美國就將在貿易科技方面進行制裁。這個基本國策至少在拜登政府上路這一個多月來,沒看到有公開表示要廢除或者改變。那麼這就意味著拜登政府起碼現階段是延續了特朗普政府的這個政策的。

但截至目前為止,我們沒有看到中共政權在人權方面有任何的改善行為,不但沒有改善,甚至還有加劇的行為,比如我們看到剛剛在香港進行了被稱為「港版美麗島」的大審判,大批反送中運動中被捕的香港民眾都被開庭審理,這實際上是在繼續加深對香港人的迫害。

中共突對台挑貿易戰 拜登言行矛盾

中共突然對台灣挑起貿易戰,以突然襲擊的方式,單方面宣佈對台灣菠蘿,也就是我們常說的菠蘿停止進口。如果從時間點上來看,中共主動挑起菠蘿大戰並不是過去大家看習慣了的戰狼外交這麼簡單。中共對台灣的貿易襲擊,其實是拜登就職以來,中共對其台灣政策一系列摸底測試的一部份。這種摸底測試既有軍事上炫耀肌肉的心理恐嚇,也有經濟上的實質性破壞,同時還配合了台灣島內親共勢力的分化瓦解。

所以,在我看來,中共對台灣的菠蘿戰其實同樣是衝著拜登去的,就是要看拜登政府如何回應。這裏面的道理並不複雜,中共的思維中,其實一直把台灣看成美國庇護下的一個小兄弟。中共官方輿論的宣傳中也是公開這樣定位的。現在中共頻頻對著台灣又打又罵又是恐嚇,其實就是拿眼光看著美國這個大哥有甚麼反應。

如果拜登政府對此視若無睹,我們就基本可以確定,中共必然會對台灣有更多更大的擠壓動作。在這樣的背景下,拜登政府居然依舊不聲不響把中芯國際放生了,難怪大陸媒體欣喜若狂,紛紛叫嚷說中芯國際將成為全球晶片短缺的最大贏家。

而且非常奇怪的是,左媒還在宣傳說,拜登政府正在將半導體、人工智能和下一代網絡置於美國對亞洲戰略的核心位置,試圖集結「技術民主國家」,以抗衡中共和其它「技術專制」的國家。而且相關報道還顯示,在美國政府開出的對抗「技術專制」的清單上,半導體技術佔據首要位置,因為晶片是推動現代經濟發展的關鍵力量。

我們都知道,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半導體市場,而中共需要的晶片,特別是高級晶片有80%以上是進口的,或是外國公司在中國生產的,這就是習近平說自己被卡脖子的最真實的內涵之一。

所以大家看到了吧,拜登政府到目前為止,是一個典型的精神分裂的政府,其公開的言論和表態與其實際行動不是方向不一致的問題,而是截然相反。這樣的事情已經發生不是一次兩次了。

這種完全不合邏輯的反常現象背後的原因究竟是甚麼?要說穿了很簡單,從意識形態上說,美國極左與共產極權源出一家,是天然的盟友;要從政治利益上說,中共為拜登上台花了大力氣,現在要索取回報了,拜登不敢不給。

也就是說,發聲高調譴責中共,但放手讓中共越來越舒服、快活,這個格局將成為未來這段時間中美關係的主軸,這個框架已經逐漸在定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