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智囊近日舉行研討會,針對中共近年來藉由商業途徑,將手伸入私人企業,多位西方學者皆表達擔憂。對此,台灣專家表示,中共介入民營企業後產生的最大問題,就是市場經濟的「企業家」階層會消失,原本企業家承擔風險後的成果「利潤」,轉變為「剝削」,這也讓市場經濟彷彿重回「叢林社會」般。

美國智囊「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今年2月16日舉辦線上研討會,會上有多位專家學者再次提出自己的擔憂,指出中共近年來藉著商業途徑,逐步將黨的手伸入中國私人企業,並試圖干預、掌控企業內部。

西方學者也提出論點:中共施行的經濟體制是「國家資本主義」,這是一種以國家層面主導商業活動的經濟制度;並有多位美國專家學者認為,中共這樣試圖干預私人企業的做法,不僅威脅全球市場,也嚴重破壞國際秩序。

中共干預私營企業 打亂市場經濟回到「叢林社會」

總體經濟學家吳嘉隆表示,據美國前總統特朗普開打中美貿易戰前,所提出的論點,在國際經濟的貿易中,有許多國家的補貼、行政干預,及對私營企業的運作方式,進而讓國際市場出現不公平的競爭行為。

他說,這樣的情形或被稱作「破壞性力量」,因為中共將很多市場經濟的基礎設施、行為規範都破壞,且不遵守規則,就像回到「叢林社會」一般。

「利潤」來自於承擔風險的成果 而不是「剝削」

吳嘉隆表示,中共根本沒有心去真正扶持民營企業,只有在民營企業壯大後,黨的干涉才會開始進來,並以當初給企業提供土地、銀行貸款、政策優惠等好處為由,用政治上的影響力,讓企業接受中共黨組織的進駐,或國營企業的入股,只要企業不答應,中共也就會在金融行政審批上多方干預。

談到中共黨介入民營企業後出現的最大問題為何,吳嘉隆說,市場經濟的增長,當中需要一個「企業家」階層推動,其功能與官僚不同,因為企業家需具備設計商業模式、組織資源、推動創新,及承擔風險等四面向功能,其中,企業所獲取的「利潤」,就是來自於企業承擔風險後的成果,而不是來自「剝削」,這也不是財經官僚、國營事業能夠取代的。

吳嘉隆進一步說明,以奧地利學家約瑟夫‧熊彼特對「利潤」一詞的解釋,「利潤」是對企業家承擔風險的獎勵,所以必須鼓勵,企業家去冒險、創新;而馬克思資本主義的論調則認為「利潤是剝削而來的」。

吳嘉隆強調,企業家的功能,不同於國營企業、官僚體系,相關人員陞遷必須要看上級,企業家若無法成功運作一家企業,就可能會遭遇破產,也因為需要承擔風險,勢必要獲取利潤,接著再經由市場機制選出優勝的人、淘汰差勁的人,像是產品、技術產品都會這樣新陳代謝。

「中國特色的商業模式」已到盡頭

吳嘉隆說,目前看到中國假裝是市場經濟,實則為國營企業、國營事業運作,這樣的「中國特色的商業模式」,其實已經到了盡頭,現在中共若不改變這樣的認知、行為模式,最後可能會讓國際社會不再與中共接觸。

吳嘉隆表示,這時候各國應該要思考如何向中共加壓,因為給其誘因、好處都沒用,中共反而會認為這套運作方式成功,「繼續畫錯重點(理解錯誤)」,且會很有自信能夠對付美國,及其它資本主義國家,所以現在要破壞中共對這套體制的自信,唯一辦法就是「讓他自己崩潰」。

全球各國將與中共脫鉤 台灣將受惠

談到未來世界的經濟展望。吳嘉隆認為,現在處於一個過渡階段,世界各國採取資金撤出、生產線轉移的方式「脫鉤」,像是美國各產業進行生產線轉移,產線紛紛從中國大陸撤出,移轉到台灣、東南亞,或印度等國家。也就是說以前希望中共能融入國際資本,目前看來這樣的想法澈底失敗,現在倒過來,各國研發的創新技術、零組件或設備,不再提供給中國,要將其退回去,「中國經濟讓中共自己玩」。

「隨著紅色供應鏈逐步瓦解,台灣將受惠。」吳嘉隆說,在這波過渡期,全球經濟會出現調整,過往台灣經濟之所以會吃力,主因為紅色供應鏈馬上起來,台灣產業也從原本的8年優勢,只撐了二三年就沒落,而今隨著紅色供應鏈開始衰退,估計也會帶動台灣科技業、股市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