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白宮高級政策分析師日前在接受自媒體採訪時透露了特朗普未能翻盤內幕。此外,特朗普政府的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在霍士談話節目中談到前司法部長比爾巴爾(William Barr)時說,這是一場深層政府政變。

特朗普未能翻盤內幕

聖路易斯大學Chaifetz商學院2018屆畢業生齊格勒(Garrett Ziegler)在2017年就進入白宮實習,畢業後他成為納瓦羅領導的白宮貿易和製造業政策辦公室的高級政策分析師。26日,他接受了YouTube自媒體Monkey Werx US的採訪,將他從一個中層工作人員角度所了解到的白宮內幕公佈於眾。

首先,齊格勒說,雖然他們在白宮工作,但是要把真實信息傳給特朗普卻是障礙重重:「我們有一個真正的圈外人總統,卻被一群建制派員工所包圍。」

他說美國,特別是大城市,已經失去了美國的原味,而變成了一個沒有人、沒有文化的巨大的商場。而那些白宮內為大公司利益服務的人,就是要維持這種現有的系統。他把這種現狀和中共從內部瓦解美國相提並論。

齊格勒以佐治亞州為例,說那裏只要有駕照就可以得到選民登記卡,而不用查是否為公民。他還引用數字表示,佛吉尼亞州10%的選民是非法登記的。

按照美國憲法,對選舉規則的修改應該由各州議會投票通過,而不是州務卿可以決定的。齊格勒提到最近賓夕凡尼亞州務卿辭職(請看此前報道:賓夕凡尼亞州務卿辭職,據稱和大選無關)。雖然報道稱與大選無關,但這個消息仍然耐人尋味。

特朗普反擊不利,齊格勒認為80%的原因是周圍輔佐他的人都是建制派安插的人。作為政治素人,特朗普在經營公司的過程中,他和自己的團隊有共同的利益和目標。然而在政治圈,每個人都在為自己做打算。當他們看到特朗普要失勢時,就開始為自己尋找下一個職位了。

他特別提到眾議院共和黨人的自由黨團(Freedom Caucus),說他們只會舉行聽證會,包括針對希拉莉電郵門的聽證會等等……然而從來沒有人因此被起訴判刑,就連FBI非法監控特朗普的間諜門肇事者最終也得到了緩刑,「包括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甚至吉姆喬丹(Jim Jordan),我管他們叫專業聽證會舉辦者(Professional Hearing Holders)」。

齊格勒說,這些特朗普周圍的人,雖然不一定直接敦促他認輸,但是每當特朗普提出一個建議,他們就會告訴他各種行不通的理由,所以實質上給特朗普造成了除了認輸沒有別的出路的局面。

另外,齊格勒還說,有一些白宮律師真心相信大選沒有發生大規模舞弊。

許多挺特朗普的民眾認為,軍方將控制局面、支持特朗普連任,然而齊格勒說以他在白宮兩年的經歷,沒有任何跡象顯示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馬克米利(Mark Milley)會堅持憲法、違抗拜登。他說,這些軍界高官都是普林斯頓校友,相信約翰麥凱恩(John McCain)和希拉莉克林頓(Hillary Clinton)這種建制派精英多年奉行的「Invade the World, Invite the World」外交思想,「他們的看法完全是扭曲的」。

納瓦羅曝出巴爾真相:這是一場深層政府政變

特朗普助理、前貿易與製造業政策辦公室主任、《國防生產法》政策協調員彼得納瓦羅近日在霍士的《周日早間期貨》(Sunday Morning Futures)節目上談到了前司法部長威廉巴爾。

「這是新聞背後的新聞。特朗普總統的司法部長巴爾,結果發現竟然是祖拜登的第一任司法部長,因為當時的情況是這樣的。我們在選舉日之後,有超過30個行政命令在排隊,準備就緒,但是我們一直遇到這些路障、路障和難題。結果發現巴爾的法律顧問辦公室讓所有的拜登行政令進入快車道,基本上是一場深層政府政變。 

納瓦羅接著解釋了司法部是如何幫助批准一項拜登行政令,他允許中國人(中共)進入美國電網,如果美國與中(共)國陷入尷尬局面,將產生可怕的後果。拜登命令將允許中(共)國拿下美國電網,巴爾的司法部批准了這一命令。同時,納瓦羅無法通過關於離岸外判的命令,該命令從未在司法部通過。

「是的,我們在司法部行進緩慢。我多次告訴巴爾這個問題,他應該早幾個月被解僱。在本屆政府任期的最後一年,他確實在許多方面與本屆政府作對。」

特朗普不滿法律團隊表現

針對美國前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二次彈劾案於202129日開啟,特朗普對其法律團隊的表現感到不滿。

據美國「政客」新聞網站29日報道,特朗普在他的海湖莊園觀看了彈劾案的首日審判。據消息人士透露,特朗普並不滿意他的辯護律師卡斯托(Bruce Castor)在參議院的開場詞。

特朗普團隊的核心論點是關於彈劾一名已經卸任的總統是否符合憲法,不過卡斯托的辯詞並未觸及這一點,特朗普為此幾乎「放聲大叫」。

除此之外,特朗普原本希望卡斯托借助圖片或影片進行辯護,但被卡斯托拒絕。

共和黨參議員卡西迪(Bill Cassidy)也批評特朗普律師的表現,並表示:「任何聽了特朗普總統法律團隊(辯詞)的人都能看出(辯詞)很零散,他們試圖逃避問題。他們甚麼都談,就是不談手頭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