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塵埃落定,但針對美國大選期間的亂象,澳洲法學教授弗林特(David Flint)表示,很難在大多數媒體中尋找到客觀的、全面的、及時的報道,但他發現「只有一個地方可以(找到),那就是《大紀元時報》」。為此,他讚大紀元是一個負責任,講道義的媒體。

2020年美國大選舞弊疑雲籠罩,社交媒體上關於大選的各種舞弊爆料層出不窮,投票的公正性不斷被質疑,然而多數媒體卻始終屏蔽質疑的聲音。

弗林特曾任澳洲新聞理事會(Australian Press Council)主席、澳洲廣播事務管理局(Australian Broadcasting Authority)主席,他表示,當他尋找有關州法律、各地選舉點票的案件等客觀信息及最新的資料時,他發現非常困難,「但我發現只有一個地方可以去看,那就是《大紀元時報》」。

「你看到各種各樣的網站,各種各樣的媒體……及有線電視台,都把自己當作了一個黨派的宣傳部門,」他說,「這非常遺憾」。

然而,他認為《大紀元時報》有社論立場、有觀點文章,及大選的方方面面報道,「(大紀元)是非常好的(信息)渠道」。

他表示,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的目的是確保自由和負責任的媒體不受任何監管,但大多數媒體沒有成為自由而負責任的媒體。

他舉例說,大多數媒體每次報道特朗普指控大選舞弊現象時,總是冠以這是「毫無根據的指控」,它們在「指控」前面插了一個形容詞,它們沒有思考或查證,就下了結論。 「 一般來說,媒體會保留自己的立場,但在這個問題上(對大選舞弊的指控),它們馬上就表明了立場。」

多數媒體左傾 但大紀元堅持報道事實真相

弗林特認為,媒體之所以成為一個黨派的宣傳工具,是因為媒體的營運發生了一個重大的變化。

他表示,以前媒體多數由媒體大亨如默多克(Rupert Murdoch)這樣的家族營運。無論在英國或在美國,媒體大亨會遵循編輯原則,傾向於媒體經營的老格言,即「評論是自由的,事實是神聖的」,這是一個主要媒體遵循的古老的格言。

「當媒體大亨漸漸消失時,媒體被公司接管。不露面的公司接管了媒體,媒體不再由一個主要的媒體家族擁有」,「如在澳洲,費爾法克斯(Fairfax)、派克(Packer)家族媒體大亨先後消失了。在澳洲,只剩默多克家族營運報紙」,他進一步解釋說。

「一旦企業接手媒體,它們就會認為,經營媒體和經營鞋廠、經營鋼鐵公司沒甚麼區別」,「實際的媒體營運交給了專家……記者是專家,但記者往往更傾向於左派」。

弗林特教授表示,「媒體大亨經營時,他們傾向使用主編把握報道原則。在現代公司運行的媒體不是很關心媒體(原則)。主編往往是從左翼記者中產生的。所以,媒體就會左傾,這就是人們在美國媒體中發現的現狀。媒體向左傾,它們忘記了重要的一點,即「評論是自由的,但事實是神聖的」。

除非媒體,比如像大紀元這樣的媒體,堅定地要確保自己是一個非常負責任的媒體,有那麼強烈的道德義務,才會呈現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