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華府知名機構「自由之家」2月4日發佈一份最新報告指出,中共針對宗教人士、異見人士等「實施最複雜、最全面和最全球化的跨國鎮壓運動」。

自由之家在這份名為「看不見卻搆得著」(Out of Sight, Not Out of Reach)的報告中說:「該運動的廣度和全球規模是無可比擬的。」

「這些令人震驚和引人注目的案例只是更為廣泛的監視、騷擾和恐嚇系統的冰山一角。許多海外華人和流亡少數民族感到中共正在監視他們,甚至限制了他們在外國民主國家生活時行使基本權利的能力。」

報告估計,自2014年以來,在全球範圍內,大約有350萬人受到中共的直接攻擊或者恫嚇和脅迫的影響。其中至少有608宗跨國鎮壓事件,包括暗殺,綁架,毆打,拘留和非法驅逐出境。這些手法在世界各地的社區中蔓延。

跨國鎮壓的六大方面

‧ 第一,中共迫害整個少數民族和宗教信仰團體,包括維吾爾人、西藏人和法輪功學員,這個數字在全球(編註:指海外)達到數十萬人。僅去年,迫害的群體擴大到內蒙古人,以及居住在中國大陸之外的香港人身上。

‧ 第二,中共的反腐敗運動廣泛,而且針對全球,可能也針對居住在國外的中共自己的官員。這些人被指稱挪用公款。

‧ 第三,中共公開的跨國鎮壓活動嵌入到了一個更具影響力的廣泛框架中。其中包括文化協會、僑民團體、在某些情況下還包括有組織的犯罪網絡,觸及龐大的中國公民、僑民和世界各地的中國少數民族人士等範圍。

‧第四,中共通過先進的黑客和網絡釣魚攻擊,將技術作為跨國鎮壓的工具。中共在海外部署鎮壓策略的最新途徑是通過微信,通過微信監控僑民之間的討論。

‧第五,中共的地緣政治影響力,使其對泰國、尼泊爾、埃及、肯雅等國家擁有難以比擬的影響。

‧最後,中共主張對批評中共影響力和人權虐待的海外非華裔公民,包括少數民族人時、台灣人以及其他外國人。中共試圖對外國人的和平倡導活動進行恐嚇和控制,這是不祥的趨勢。

跨國鎮壓來自中共國安部、公安部、解放軍等部門

報告說:「來自中共特工最嚴厲的直接跨國鎮壓的形式,包括主要來自中共的國內安全和軍事機構,如國安部(MSS)、公安部(MPS)和解放軍(PLA)等部門的間諜活動、網絡攻擊、威脅和人身攻擊等。」

「反法輪功活動,通常由負責鎮壓被取締的宗教團體的(中共)法外安全機構『610』辦公室和公安部領導。但是,不同地區的地方官員也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監控(等迫害)。」

跨國鎮壓運動升級

報告說,「中共實施跨國鎮壓,這並不是甚麼新鮮事。」自2014年以來,涉及到中共發起的「直接人身攻擊」有214宗,遠遠超過其它任何國家。

「維吾爾族、藏族和法輪功修煉者以及持不同政見者,長期以來一直在國外受到系統性的報復。」

報告表示,受到中共攻擊的目標在過去一年顯著擴大;中共當局實施一系列新的法律,以實施跨國鎮壓,比如通過「《國家情報法》、《香港國家安全法》和《數據安全法》草案」。

「近年來,香港民主倡導者已成為跨國打壓的一個相對較新的目標人群。2016年10月,香港著名政治維權人士黃之鋒在抵達泰國時被拘留,並被驅逐出境。2019年香港爆發大規模的民主抗議活動之後,(民主)倡議者前往台灣時被支持中共的團體跟蹤、騷擾,並被紅色油漆襲擊。」

中共在海外對法輪功進行常規性打壓

報告說,「被中共禁止的精神運動法輪功,也面臨來自中共和中共特工的常規性報復,包括親北京代表在海外抗議活動中經常性騷擾和偶爾的人身攻擊。」「例如自2014年以來,在美國、捷克共和國、台灣、巴西和阿根廷發生的(相關)事件。」

「和法輪功相關的媒體和文化機構報告說,發生了針對敏感信息的闖入活動,車輛遭損壞,當地商家收到來自中共當局的壓力,威脅要切斷和他們的廣告、其它合同義務項目。」

「許多在泰國的法輪功學員遭到拘留。」

「其中,包括一名未經審查而對中國進行廣播的台灣男子;幾位被聯合國高級專員公開認定的中國難民;一名在中國勞教所中倖存下來,在勞教所期間他將求救信塞到萬聖節裝飾品中,其故事被拍成電影,後來在印度尼西亞突發腎衰竭死亡的法輪功學員。他的一些同事認為他的死亡值得懷疑,但沒有進行屍檢。」

大力控制維吾爾等社區

報告指,「中共加大力度控制維吾爾社區,包括宣稱對海外維吾爾族擁有廣泛的管轄權。 」

「據報道,在很多情況下,中共警察強迫家庭成員在微信上給國外親戚打電話,以警告他們不要參與人權倡議活動。」

中共使用間諜軟件工具來對付維吾爾人,「開發了通過WhatsApp消息感染iPhone的惡意軟件」。

報告指,西藏等其它宗教群體、人權捍衛者、新聞工作者、其他批評中共的人也受到了中共攻擊。

報告也指出,除了中共,盧旺達、沙特阿拉伯、伊朗、俄羅斯和土耳其等五個國家也實施比較嚴重的跨國鎮壓運動。

自由之家:停止跨國鎮壓 至關重要

自由之家總裁邁克·阿布拉莫維茨(Michael J. Abramowitz)說:「這些攻擊的規模和暴力,凸顯了人們即使逃離其所在國的鎮壓,也會面臨危險。」

「世界各地的流亡者將監視、攻擊甚至是綁架和暗殺,描述為持續的威脅」。

「停止跨國鎮壓,對於保護民主和減少威權主義的影響至關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