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周四(2月4日)表示,中共制裁他和其他前特朗普政府官員的舉動,是在向拜登政府傳達信息。蓬佩奧還說,中共制裁反倒是一種「榮譽徽章」。

蓬佩奧再次敦促拜登政府不要對中共綏靖。

「(中共)實施制裁的目的是為了做一件事,即向下一任政府,拜登政府傳達信息,即如果你真的想保護美國,保護美國主權,保護美國工作,保護美國財富……,你們將被懲罰。」蓬佩奧周四在霍士財經網新聞的《與瑪麗亞共度晨光》(Mornings with Maria)節目中說。

他補充說,「因此,它們(中共)試圖向現任國務卿、國家安全顧問傳達信息,說『小心,不要為美國做正確的事,不要保護美國人,如果這樣做,你將受到個人懲罰。』」

蓬佩奧回應中共制裁

1月2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剛剛離任,中共外交部就宣佈對蓬佩奧等28人進行制裁。中共外交部說,特朗普政府這28名成員及其家人,被禁止入境中國大陸和香港、澳門,他們及其關聯企業、機構被限制與中國打交道、做生意。

除了蓬佩奧之外,其他受到中共制裁的官員還包括前白宮貿易顧問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前衛生與公共服務部長亞歷克斯·阿扎爾(Alex Azar),前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前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John Bolton),前美國國務院次卿基思·克拉奇(Keith Krach)和前特朗普高級顧問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

蓬佩奧周四將中共這一針對他的制裁,笑稱為是「榮譽徽章」。前次卿克拉奇在接受霍士採訪時也說,他把中共的制裁視為給自己的榮譽徽章。

國會共和黨高層敦促拜登政府對中共政權採取強有力措施。

蓬佩奧再次敦促拜登政府不要對中共實施綏靖政策

蓬佩奧接著說:「我們(特朗普政府)認真對待了50年失敗的(對華)政策,逆轉了它,對保護美國人免受中共對我們每個人的威脅給予真正的重視。」

特朗普總統執政期間,中美爆發長達一年的貿易戰,期間特朗普政府對數千億中國進口產品徵收關稅,並對企圖收集美國數據的中國科技公司進行反制,同時譴責中共在新疆和香港實施鎮壓、迫害宗教信仰等侵犯人權行為。在特朗普政府執政的最後幾天,蓬佩奧宣佈中共在對宗教少數群體方面實行種族滅絕。

2020年,美國政府呼籲讓中共對導致COVID-19全球傳播擔責,因世界衛生組織(WHO)幫助中共隱瞞病毒、傳播疫情,時任總統特朗普下令美國退出WHO。

在採訪中,蓬佩奧強調特朗普政府對抗中共採取的積極進攻做法,尤其是在貿易和停止中共滲透美國等問題上,扭轉了對中美關係長達數十年的綏靖政策。

「已經實行了幾十年的戰略是綏靖、容忍,在中國境內追逐一美元以換取一些廉價勞動力,這對全美國普通公民造成了極大損害。」他說。

蓬佩奧補充說,因為前幾屆美國政府拒絕告訴中共「你不能在這裏(美國)傾銷產品,你不能竊取我們的知識產權」,美國失去了數以千萬計的工作機會。

前國務卿還說,這些都是美國領導人數十年來對美國人民所造下的敗績,而特朗普政府逆轉了它。

1月26日,蓬佩奧接受霍士新聞主持人瑪麗亞·巴蒂羅姆(Maria Bartiromo)專訪,主持人當時問道,拜登政府與新任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是否了解當前美國面臨的威脅。

蓬佩奧回答說:「我想他們知道,我想他們看到了,我希望他們能把事做對。」

「退讓不會使中共改變它的方向和路線。恰恰相反,他們需要看到猛烈的抵制,以及展現出讓他們付出代價的能力。」他補充說。

蓬佩奧說:「下屆政府有責任——一個嚴肅的責任——繼續告訴中國共產黨,我們不會回到過去四五十年的綏靖政策。」

拜登政府高層官員對華政策現狀

2月4日,美國總統拜登在國務院發佈外交政策講話,談到中國問題時,他說:「我們還將直接應對為我們的繁榮、安全和民主價值觀帶來挑戰的最嚴重競爭對手中國(中共)。我們將面對中國(中共)的經濟弊端,反對其激進的強制性行動,以及回擊中國(中共)對人權,知識產權和全球治理的攻擊,但我們願意與北京合作,這樣做符合美國的利益。」

他還說,美國領導層必須迎接新的威權主義時代,包括中國(中共)與美國競爭的野心,以及俄羅斯破壞美國民主的企圖。

白宮1月25日表示,中共對美構成明顯挑戰,拜登政府正在尋求「戰略忍耐」戰略。對此,前國家情報總監約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反駁說,情報機構不是建議美國對中共要有忍耐,而是建議應該積極行動。

拜登政府商務部長提名人因拒絕承諾將華為保留在商業部「實體名單」,激怒了共和黨人。2月3日,彭博社報道,商務部長人選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表示,華為等中國公司「沒有理由」不繼續留在貿易黑名單上。

拜登政府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在聽證會上告​​訴參議員,前總統特朗普在對北京採取更強硬態度上是「正確的」。

他2月1日在接受美國有線電視台MSNBC獨家專訪時說,中國(中共)對美國構成「最重大的挑戰」。布林肯還批評北京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問題上對國際社會不夠透明。但他也表示,中美關係是一個複雜的關係,既有對立的方面,也有競爭的方面,同時也有合作的方面。

《華爾街日報》周三(2月3日)報道說,拜登的中國政策由意見相左的團隊成員主導,他們之間如何合作可能會決定新政府是否會有一個統一的對華政策,或者是一個充滿分歧、容易被北京利用的政策。

國家安全委員會是拜登政府的主要機構,其成員包括前國務卿約翰‧克里(John Kerry)以及白宮的中國協調員庫爾特‧坎貝爾(Kurt Campbell),兩人的對華認知截然不同。

克里作為拜登的氣候特使,正在推行一項國際氣候協議,主張跟中國這個世界上最大的溫室氣體排放國合作。同時,拜登任命的中國問題協調員坎貝爾則希望對中國(中共)進行強硬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