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四年,特朗普政府打破了以往美國政府的做法,與中共正面對抗,回擊中共用技術極權主義理念企圖重塑世界新格局的惡意行動。

中國問題專家表示,特朗普政府認識到了中共政權滲透攻勢的廣泛性,中共的滲透幾乎沒有漏掉美國社會的任何方面。特朗普政府官員將中共威脅描述為對美國的經濟繁榮、國家安全和自由理念,以及全球民主國家的全面攻擊。

在這種對抗過程中,美國拋棄了數十年來對北京接觸政策所秉承的常用概念,即經濟自由化將帶來一個更加民主的中國。這種想法現在被廣泛認為是錯誤的。

總部位於華盛頓DC的智囊安全政策中心(Center for Security Policy)戰略政策高級分析師邁克爾·沃勒(J. Michael Waller)告訴《大紀元》,前總統特朗普最大的成就是他「徹底改變了美國與共產主義中國打交道的策略」。

「特朗普戳穿了中共宣傳的一個大謊言,那就是:中共聲稱是為了和平,為了全世界的共同發展和相互合作。」他說,「中共多年來一直在撒此類謊言,不管是在共和黨還是民主黨的總統執政下。」

特朗普政府高級官員,特別是前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首次公開承認中共具有「馬列主義政權」性質,並指出中共根據馬列主義意識形態塑造其全球霸權戰略,以及尋求實現其目標的任何手段和方式。蓬佩奧也特別點出中共有別於中國人民。

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去年7月說:「中共正在傾盡整個政府的資源,不擇手段地妄圖成為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大國。」

在特朗普領導下,中美關係已經完全轉變,邁克爾·沃勒說:「它永遠不可能回到原來的樣子。」

他補充說,祖·拜登政府現在「被束縛住了」,無法對北京採取更多通融的做法。

雖然在特朗普總統任期的大部份時間裏,中美貿易戰佔據頭條新聞,但其它一系列應對來自北京的經濟和國家安全威脅的行動已經展開。但在2020年初,當人們發現中共政權掩蓋中共病毒(俗稱 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爆發的嚴重性並讓病毒蔓延到世界各地時,特朗普政府就加大了對抗北京的努力,其結果是整個特朗普政府都行動起來對付中共。

據Axios新聞報道,到2020年年底,美國在10個政府機構中採取至少210項行動對付中共。

1. 打擊不公平貿易行為

特朗普政府根據依據1974年美國《貿易法案》,對中共政府進行了調查,發現中共政權正在以國家的名義進行知識產權盜竊活動。

特朗普履行了競選承諾,在2018年春季宣佈對一系列中國進口商品徵收關稅,對中共的不公平貿易行為進行反制,中美貿易戰開打。直至在2020年1月簽署中美階段性貿易協議。

簽署的中美貿易協議包括北京承諾在2020年和2021年額外購買200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和服務,保護知識產權,停止強制技術轉讓,以及提高外匯管制的透明度。但2021年1月一份報告發現,中國僅購買了其承諾的58%的商品。

現在特朗普政府對價值36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徵收的關稅仍然保留,這個政策導致許多製造商將生產線從中國大陸轉移到東南亞各國。

疫情危機進一步暴露中國供應鏈的脆弱性,尤其在一些關鍵產業,也導致產業鏈的轉移在加速進行。

圖為2019年2月下旬,美中在華府展開談判。(Alex Wong/Getty Images)
圖為2019年2月下旬,美中在華府展開談判。(Alex Wong/Getty Images)

2. 圍堵華為

在2020年期間,特朗普政府在「清潔網絡」倡議下,成功說服了一百多個國家將中國電信巨頭華為從其5G基礎設施中剔除。這個倡議在2020年初似乎是不可想像的,但隨著疫情大爆發,中共政權對疫情的掩蓋及其隨後的造謠和甩鍋行為,導致西方國家政府重新評估與它的關係。

「清潔網絡」倡議於2020年春天開始啟動,很快就有了起色,到了今年1月份,約有60個合作國家,代表了世界經濟的三分之二以上,200家電信公司加入了該聯盟。

去年12月,時任負責經濟、能源和環境的副國務卿基思·克拉奇(Keith Krach)也是該倡議的牽頭官員,他告訴《大紀元時報》,「清潔網絡」的勢頭完全打亂了華為和中共5G的滲透戰略。

「各國和公司都對中共的恐嚇、報復和戰狼行為感到恐懼。而中共基本上就是一個流氓和惡霸。當你面對惡霸的時候,你可能會退縮。但如果你身邊有一幫朋友時,惡霸就會被嚇退。」他說。

特朗普政府的官員們大聲疾呼:華為和其它中國科技公司,在軟件和硬件方面都可能被北京利用進行間諜活動。美國還強調一項中共法律,該法律規定,當中共情報機構提出要求時,中國公司必須與情報機構合作,以及中國大陸的所有實體公司都被要求對中共負責。

美國政府官員們說,特朗普總統去年禁止中資應用程式抖音(TikTok)和微信(WeChat)的行政命令,旨在阻止北京獲取大量可作為情報的美國大眾信息,這些數據可以被用來強化其人工智能的工具。這些禁令目前正被糾纏在法庭中,喬·拜登政府是否會繼續捍衛這些行政令還有待觀察。

特朗普1月份最新發佈了禁止8款中國應用程式的行政命令,包括支付寶(Alipay)和微信支付(WeChat Pay),現在留給拜登政府,他們將如何執行還有待觀察。

美國國務院次卿柯拉克(Keith Krach)訪問德國,施壓柏林將華為排除在5G網絡之外。(大紀元製圖)
美國國務院次卿柯拉克(Keith Krach)訪問德國,施壓柏林將華為排除在5G網絡之外。(大紀元製圖)

3. 打擊間諜活動

司法部根據其「中國倡議」政策,對中共間諜和滲透行為進行具有歷史意義的打擊。該政策於2018年底啟動,導致針對中共默許的竊取商業機密起訴案件急劇上升。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雷去年表示,該機構每10小時就會開啟一起與中共間諜有關的案件,FBI共有近2500宗正在進行的調查。

這些打擊行動將矛頭對準了中共黑客、間諜和涉嫌為中共利益竊取知識產權的美國公司員工。打擊還擴展到了美國的學者和研究人員,他們多年來一直是中共政府爭取的目標,通過被稱為人才計劃的招聘項目,旨在促進技術和商業秘密向中國大陸轉移。

一批研究人員因隱瞞他們與中共海外計劃和項目的聯繫而被起訴,最引人注目的是哈佛大學前化學系主任查理斯·利伯。檢察官指控,利伯從中共獲得150萬美元用來在中國設立自己的實驗室,同時在美國從事對敏感領域的研究,自2008年以來,他獲得了超過1500萬美元的聯邦撥款。

據美國國家安全部助理檢察長約翰·戴默斯說,去年該打擊行動搗毀了一個龐大的、中共軍隊臥底人員冒充美國學生所形成的關係網。六名中共研究人員被控簽證欺詐罪。美國聯邦調查局的調查,加上中共駐侯斯頓領事館因間諜活動和其惡意影響被關閉,導致一千多名與中共軍方有聯繫的中國訪問研究人員離開美國。

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雷去年表示,該機構每10小時就會開啟一起與中共間諜有關的案件,FBI共有近2500宗正在進行的調查。(Mandel Ngan/AFP/Getty Images)
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雷去年表示,該機構每10小時就會開啟一起與中共間諜有關的案件,FBI共有近2500宗正在進行的調查。(Mandel Ngan/AFP/Getty Images)

4. 加強國家安全

在2017年《國家安全戰略》和2018年《印太戰略》的指導下,特朗普政府試圖加強在亞太地區的聯盟,以對抗中共政權日益增長的海外影響力。2018年,美軍將美國太平洋司令部更名為印太司令部,意味著戰略的轉向。去年,美國加強了與印度的國防合作,印度是對抗中共的重要力量。中共政權在與印度邊境的敵對行動使兩國關係進一步惡化。

特朗普政府還重振了澳洲、印度、日本和美國之間被稱為「小北約」的非正式框架,成為該地區的一個軍事和外交力量的聯盟。

特朗普執政期間,美國與台灣的關係也明顯升溫。去年,它派出兩名高級官員訪問這個民主地區,其中第一位是時任衛生與公眾服務部部長亞歷克斯·阿扎爾。他是自1979年美國將正式外交關係從台灣轉向中國大陸以來訪問的最高級別美國政府內閣官員。

特朗普政府還大大增加武器銷售給台灣,幫助台灣對抗中共武力威脅。

「我們一直支持我們的台灣朋友。」蓬佩奧1月7日在推特上說,「在過去3年裏,特朗普政府授權對台軍火銷售超過150億美元,奧巴馬政府在8年內總的銷售量只有140億美元。」

同時,2019年美國太空部隊成為一個新的軍種,這是反擊中共和俄羅斯將太空武器化野心的重要第一步。

特朗普政府還盯住了中共政權的「軍民融合」戰略,該戰略引導民間加強產業創新,用創新的成果來支持中共的軍事現代化。許多中國留學生來自參與「軍民融合」戰略的機構和高等院校,他們都被禁止獲得來美簽證。數十家中國公司因其支持中共軍事發展被列入貿易黑名單。

特朗普採取了一項突破性舉措,即禁止美國投資與中共軍方有關的45家中國公司,公司的名單是由五角大樓(國防部)提供。特朗普這項行政令試圖阻止美國資本(包括通過公共養老基金和退休基金)流向那些幫助中共發展軍事的公司,因為那些公司的舉動直接或間接的危及美國國家安全。安全專家稱,這是一個多年來被忽視的問題。

「大多數美國人不知道他們自己存放在養老基金、401K和金融賬戶中的錢正通過一些個不公開、不透明的投資公司、指數基金和其他金融產品,為中共的軍隊、專政國家機器和侵犯人權的行為提供資金。」前助卿克拉奇在1月份說。

該投資禁令已導致許多提供金融投資指數的金融公司將幾家中國公司從其新興市場投資指數中剔除,而紐約證券交易所也將三家中國電信巨頭退市摘牌。

2020年10月6日,日本東京,澳洲外交部長佩恩(Marise Payne,左一)、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左二)、日本外務大臣茂木敏充(右二)及印度外交部長賈贊卡(Subrahmanyam Jaishankar,右一)出席四方會談。(CHARLY TRIBALLEAU/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10月6日,日本東京,澳洲外交部長佩恩(Marise Payne,左一)、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左二)、日本外務大臣茂木敏充(右二)及印度外交部長賈贊卡(Subrahmanyam Jaishankar,右一)出席四方會談。(CHARLY TRIBALLEAU/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5. 就人權問題採取行動

與前幾屆政府明顯不同的是,特朗普政府用行動配合其譴責北京侵犯人權的強硬言論。2020年,特朗普政府制裁了20名中共和香港官員,包括香港領導人林鄭月娥和中共政治局的一名成員,主要原因是中共政權壓制香港自由和迫害新疆地區的維吾爾人。

「我真的很讚賞特朗普政府所做的許多事情,顯然他們拋棄了那種天真的想法,即你關起門來用談判就可以說服這個迫害人民的專政政府。」英國維權活動家羅傑斯( Benedict Rogers)最近告訴《大紀元》。

「實際上,你需要傳達的信息是懲罰性措施,就是美國推出的那種制裁。」他說。

2020年12月,蓬佩奧還制裁了一名中國警察,原因是他參與對法輪功修煉者的「嚴重侵犯人權行為」,法輪功是一種被中共暴力鎮壓超過21年的精神修煉團體,這標誌著美國首次對參與迫害的中共官員進行處罰。

蓬佩奧在其作為國務卿的最後一次行動中,宣佈中共對維吾爾族人的鎮壓為「種族滅絕」,此舉可能會讓企業在與全球主要棉花供應地——中共新疆地區做生意前需三思而行。#

2020年10月27日是國際宗教自由日(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Day),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國務院網站發表「國際宗教自由日」聲明,再次點名中共。批評中共壓制人民,企圖消除一切不符合中國共產黨教義的信仰和信念。( NICHOLAS KAMM/POOL/AFP)
2020年10月27日是國際宗教自由日(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Day),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國務院網站發表「國際宗教自由日」聲明,再次點名中共。批評中共壓制人民,企圖消除一切不符合中國共產黨教義的信仰和信念。( NICHOLAS KAMM/POOL/AF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