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30日,美國新澤西州數字新聞媒體(NJ.com)報道了一則新聞,題目是「新澤西市長提出毫無根據的說法,稱他在11月患有冠狀病毒」(英文題目:N.J. mayor makes unfounded claim that he had coronavirus in November)。文章開篇就介紹,新澤西州某市長邁克爾·梅勒姆(Michael Melham)的說法令人驚訝但未經證實。

文章講述的是梅勒姆近期做了血液抗體檢查,並在2020年4月29日拿到了結果,顯示梅勒姆體內已經有冠狀病毒(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抗體,於是他便說自己去年11月出現的高燒、發冷等症狀很可能是因為感染了冠狀病毒(中共病毒)。

以上這條報道被中共媒體看到後,如獲至寶般在黨國上下開始宣傳,通過手機、電視和報紙大肆炒作,一時間彷彿找到了把病毒來源推給美國的「證據」。

圖一:左圖:美媒(NJ.com)報道的新澤西市長提出毫無根據的說法;右圖:中共將未經證實的觀點拿來當證據,大肆炒作並將病毒源頭再次推給美國。
圖一:左圖:美媒(NJ.com)報道的新澤西市長提出毫無根據的說法;右圖:中共將未經證實的觀點拿來當證據,大肆炒作並將病毒源頭再次推給美國。

中共媒體還報道,研究人員在馬薩諸塞州街頭隨機檢測,有三分之一的人體內存在新冠肺炎病毒(中共病毒)抗體,意思是他們早已患過新冠肺炎(中共肺炎,又俗稱武漢肺炎),是美國把它當成了流感對待,還把它傳給了武漢,云云……

然而,中共急於炒作「美國某市長染疫」事件,卻再次將它自己的魔鬼本質曝光於世,讓更多人看清。

1. 言論自由、出版自由VS言論管控、打壓噤聲

美國媒體對梅勒姆的報道,無論是題目還是正文中,都強調了「毫無根據(unfounded)」、「未經證實(uncorroborated)」。也就是說,沒有診斷證據可以表明去年11月梅勒姆患的是中共肺炎,媒體報道的內容只代表梅勒姆本人的觀點。

在美國這樣的自由社會,從各級政府官員到普通百姓,人們都有自由表達自己觀點和想法的權利,但每個人也都得對自己說的話負責、對自己的信譽度負責。

我們看到的是,梅勒姆沒有因為表達了「毫無根據」的觀點而被上級問責,美國政府沒有要求醫院和媒體銷毀證據和樣本,美國民眾也沒有因為表達自己的觀點被公安抓去訓誡、寫保證書。

人們或許還沒忘記,大陸李文亮等八名醫生,儘管手中握有「確診了7例SARS相似病例」的證據,卻僅僅因為在微信上局部傳播了真相,便遭到了中共公安的傳喚拘留、「訓誡」和噤聲。艾芬醫生被醫院領導說成是「破壞武漢市向前發展的元兇」。

2. 拿觀點或輿論當「證據」——中共特色的「依法治國」

美媒在報道中提到,梅勒姆當時只是給醫生打了個電話,並沒有詳細診斷,也沒有留下診斷依據,他表達的是個人的觀點以及個人感受。中共卻直接把梅勒姆市長的個人觀點當成了「證據」,說中共病毒始發於美國,並號召全世界向美國索賠。

中共這種做法恰恰反映出了中共胡攪蠻纏的特色。如果觀點和輿論都可以直接用作證據,任何現在被診斷為陽性的人,都可說自己以前某個時候感覺不舒服是因為自己患了中共病毒,那麼是不是對病毒起源於哪個時間、哪個國家都可以隨意下結論了呢?

熟悉中共的人都知道,它嘴上喊著「依法治國」,而實際上中共用觀點、輿論隨意代替司法是常態。比如,在中國,「電視認罪」是典型的「輿論審判」。中共繞過司法程序,直接逼迫相關人員通過電視來認罪,這不但是對司法的嚴重踐踏和損害,更嚴重違背了「無罪假定」的基本原則。

2019年,美國即將離任的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發表公開演講時細數中共打著「依法治國」旗號犯下的惡行,並評論中共所說的「全面依法治國」實際上是把法律當成統治的工具,是依靠法律統治(rule through law)而不是西方所說的「法治」(rule of law)。

3. 魔鬼在細節中——中共通過斷章取義、歪曲事實來煽騙民眾

如圖一中的右圖所示,中共在炒作美媒的文章時,特意用了「承認」一詞。眾所周知,在中文的語境下,「承認」就是當事人之前隱瞞了甚麼,在經過調查、逼問或者在巨大的輿論壓力下,才「承認」了曾經隱瞞的事實。黨媒這樣歪曲的表述,意在給中國人灌輸錯誤信息。

其實,借用歪曲事實來煽騙民眾,是中共慣用的魔鬼伎倆。在大約兩個月前,中共外交戰狼趙立堅在將病毒源頭轉嫁給美國時,就用過同樣的招式。結果是,趙立堅的流氓推責行為激怒了美國朝野上下,直接導致了國際社會將「武漢肺炎」正名為「中國病毒」,隨後又稱為「中共病毒」。密蘇里州共和黨參議員霍利(Josh Hawley)在推特上把趙立堅稱為「中共外交部小丑」。趙立堅迫於國際壓力,在「消失」了一段時間後,出來自我打臉,繼續扮演「小丑」。

4. 面對國際國內的追責,中共甩鍋並轉移視線

近日,「五眼聯盟」發表的一份長達15頁的研究報告顯示,中共有意隱瞞、銷毀疫情爆發的證據,導致全球成千上萬人失去性命。報告還指出,中共最初否認病毒人傳人,將知情醫生噤聲,破壞實驗室證據,拒絕向調查疫情的國際科學家提供病毒活樣本等等。

加拿大保守黨資深國會議員肯特(Peter Kent)在一個通過網絡進行的採訪中說,從中共病毒在全球的流行情況看,「曾經與中共政府進行過不誠實交往的國家,該病毒(中共病毒)都給他們帶來可怕後果。」

美國白宮前首席策略長班農(Steve Bannon)日前在自媒體「War Room」上透露,有武漢P4實驗室資深研究員已經出逃,帶著大量驚人的內部資料。

圖二:國內外對中共的追責聲浪不絕於耳。
圖二:國內外對中共的追責聲浪不絕於耳。

2020年5月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作客美國廣播公司ABC的「This Week」節目時說,「我可以告訴你,有大量證據表明它(中共病毒)是來自武漢的實驗室」。同一天(3日)晚上,美國總統特朗普接受了霍士新聞晚間節目的採訪。針對有關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一說,特朗普說,「我們將提供一份很有力的報告,來說明我們認為到底發生了甚麼。」特朗普強調,「這份報告將非常有說服力。」

先不說特朗普總統講的這份確鑿有力的證據何時公佈,單說數十萬億美元的巨額國際索賠,對中共來說就已經是滅頂之災了。而在中共大陸,民眾對中共隱瞞疫情的追責聲浪也是此起彼伏。其中,在微博上暱稱「哭泣的亡魂」的武漢市民楊敏,11日上午到武漢市委辦公室申訴,哭喊要求嚴懲政府隱匿疫情。12日,她被關在小區裏出不了門,手機聯繫不上,引起國際媒體追蹤。

在巨大的國內外追責壓力下,中共抓住「梅勒姆市長染疫」的花邊新聞大肆炒作,以此轉移大陸民眾的視線,從而苟延殘喘。然而,此事件恰恰反襯出中共本身無恥和邪惡,讓更多人看清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