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1月29日),一名聯邦法官判處前聯邦調查局(FBI)律師凱文‧克林斯密斯(Kevin Clinesmith)假釋(probation)12個月。他被指控篡改了一封來自CIA的電子郵件。該郵件成為FBI獲得監聽佩奇許可的關鍵文件。也是FBI針對特朗普的前競選顧問卡特‧佩奇(Carter Page)進行監聽的申請過程中所出現的多個重大錯誤中的一個。

美國地方法院法官詹姆斯‧博斯伯格(James Boasberg)將克林斯密斯的偽造行為稱作是:希望走「不恰當的(程序)捷徑」。法官同意辯護方的觀點,即這位前FBI律師在一封來自CIA的電子郵件中,將「是線人」改寫為「不是線人」時,無意撒謊。

CIA的這封郵件中明確表示,佩奇是CIA的線人,向中情局提供了信息。

博斯伯格是秘密的外國情報監視法庭(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Court)的法官之一,該法庭批准了監視佩奇的申請。他說,克林斯密斯偽造的文件損害了法庭的聲譽。法官表示,他沒有理由不同意司法部監察長辦公室的報告結論,該報告認為克林史密斯的行為並非出於對特朗普總統的偏見。

法官還命令克林奈史密斯做400小時的社區服務。

檢察院方面則主張判處克林斯密斯有期徒刑,並駁斥了關於被告在篡改電子郵件時無意撒謊的說法。檢察官辯論說,這種偽造行為「類似於身份盜竊」,因為克林奈史密斯通過修改信息,實際上冒充了中央情報局的聯絡人。檢察官安東尼‧斯卡爾佩利(Anthony Scarpelli)告訴法官,「由此造成的傷害是不可估量的。」

在向法庭發表的講話中,克林斯密斯將這封偽造的電子郵件描述為「判斷中的重大錯誤」和尋求「不必要的捷徑」。

克林斯密斯說:「我傷害了我珍視和欽佩的制度。」

辯護律師將克林尼史密斯的不當行為描述為是他的光榮的一生中的一種「失常行為」。

法官指出,他收到了大約50封證明克林斯密斯人品的信件。博斯伯格還指出,他不能忽視克林斯密斯已經遭受的傷害,包括已經失去政府工作和失去律師執照的可能性。法官指出,由於對特朗普競選助手的不當監視,克林斯密斯從一名默默無聞的律師被推到了全國矚目的「颶風」中心。

在量刑聽證會上的講話中,佩奇描述了他因監控和相關政府洩密而遭受的傷害。他說,他的一位密友斷絕了與他的一切聯繫,而媒體則把他描繪成俄羅斯的特務。佩奇尋求對他寬恕,並沒有要求判處克林斯密斯有期徒刑。

在為應作有期徒刑的判決進行辯護時,檢察官斯卡爾佩利援引了前特朗普競選顧問喬治‧帕帕佐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和律師亞歷克斯‧范德茲瓦恩(Alex van der Zwaan)的案例。兩人都是特別檢察官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的「通俄門」調查的一部份。兩人都因相同的指控而被判有期徒刑而入獄。斯卡爾佩利指出,克林斯密斯的罪行比帕帕多普洛斯更為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