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爆發後,加州州長紐森(Gavin Newsom)實施居家防疫令的衡量標準一變再變,周一(1月25日),紐森取消全州居家令,重新以四個顏色等級,來評估是否重開經濟,但當局未公開先前居家令的決策依據,招致民怨。在種種壓力下,周二(1月26日),加州衛生和公共服務局局長馬克.加利(Mark Ghaly)公佈一份圖表,解釋預測深切治療部(ICU)容量的公式。

當局公佈ICU容量預測公式

加利指出,考慮多種因素以進行4周內ICU容量的預測,包括目前的ICU容量、社區傳播率、人均病例,以及染疫病人是否需被安置在ICU,並考慮到需要使用ICU的未染疫病人。

去年底,紐森將加州分成5個地區,並以ICU容量為衡量指標,來決定每一區域是否實施居家令。

當局表示,依據加權公式計算,佔加州人口一半以上的南加州地區,其ICU容量,將在4周內從0%上升至33.3%,是全加州ICU容量增加最多的地區;聖華金谷(San Joaquin Valley)從0%升至22.3%;三藩市灣區則從8.2%升至25%。

紐森在1月12日宣佈,解除大沙加緬度(Greater Sacramento)地區的居家令,當局的公式預測,其ICU容量,將在4周內從9.9%升至27.3%。

由於北加州地區的ICU容量持續高於15%,該區未實施居家令。根據當局的公式,其ICU容量將從47.9%降至18.9%,但衛生官員沒有解釋該區ICU容量急劇減少的原因。

當局目前僅提供ICU容量預測公式,對於是否會預測四周的住院、ICU病人和死亡人數,仍是未知數。

紐森防疫政策頻變 招致民怨

對於紐森多次修改防疫政策,有民主黨人也大為光火,紛紛表示,正努力和選民解釋當局政策的變化。

加州眾議員羅拉.弗里德曼(Laura Friedman)不滿地說:「如果你認為州議員被不斷更改和混亂的公共衛生指令所蒙蔽,並對其感到困惑,那你就對了。」

共和黨人也批評,紐森是出於政治動機才解除居家令,他試圖對抗「罷免紐森」的運動。由於州民對紐森的居家令、徵稅等政策越來越不滿,「罷免紐森」運動近日已收集超過120萬個簽名。

加州共和黨眾議院領袖瑪麗.沃德隆(Marie Waldron)表示,很高興紐森解除居家令,由此可見,實施居家令的決策依據,是有缺陷的。

沃德隆此前曾說:「我非常擔心,紐森做出決策時缺乏透明度。他表示以數據作為指導方針,但他沒有公開這些數據。在這種政策不確定的情況下,人們如何規劃自己的生活?」

橙縣縣政委員唐納德.瓦格納(Donald Wagner)先前批評:「紐森的命令和科學依據無關,遵循的是『政治科學』。」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UC Berkeley)公共衛生學院傳染病學教授李.賴利(Lee Riley)表示:「希望當局能提供多一點的細節,這才是正確的方向。」

此前,加州當局堅持不公開ICU容量預測公式,前聖地牙哥市市長凱文.弗爾克納(Kevin Faulconer)批評:「加州人想遵循科學,然而,我們卻被迫跟隨這樣一位州長,他決定數百萬加州人命運,卻拒絕公佈其矛盾和武斷的決策背後的數據。」

加州大學三藩市分校(UCSF)傳染病學家喬治.盧瑟福(George Rutherford),先前也質疑當局有所隱瞞,在加利公佈其預測公式後,盧瑟福回應:「數據並未完全透明,但至少能稍微了解整體的發展。」

加州議會共和黨人致信民主黨領導人,要求針對當局做出決策的數據,進行監督聽證。

灣區取消居家令 列為紫色等級

紐森周一宣佈取消居家令,重新以四個顏色等級,來評估是否重開經濟,灣區各縣重新列為「紫色」等級(Tier 1)。

三藩市市長布里德(London Breed)當日宣佈,該市獲准的企業,將在周四(1月28日)可以重新營業。灣區其它縣的企業,則在紐森宣佈解除居家令後開放。

聖塔克拉拉(Santa Clara)縣繼續地方性的限制措施,包括要求民眾自150英里外的地區返回聖縣時,需進行10天的隔離,以及飯店和住宿設施僅開放必要旅行,並用於檢疫和隔離。

三藩市也維持旅行檢疫令、宵禁,所有從灣區以外的地區,進入該市的民眾,必須在家中強制隔離10天;晚上10點至凌晨5點實施宵禁。

依照當局規定的「紫色」等級,博物館、水族館、動物園、電影院、健身中心和宗教場所,禁止室內活動,只允許在戶外開放。戶外的旋轉木馬、休閒火車和摩天輪,禁止搭乘。購物中心和零售店(包括藥房和五金店)的室內人數,限制在其容量25%。此外,允許戶外用餐、室內個人護理服務(例如美容、理髮)、戶外聚會開放最多3個家庭。◇

註:新冠狀病毒,也稱武漢肺炎病毒,大紀元認為叫「中共病毒」更準確。因該病毒來自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更因中共掩蓋疫情導致病毒向全世界擴散,並造成全球大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