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一段時間,世界各地疫情都呈現日趨嚴重態勢,非洲也是如此。根據非洲疾病預防控制中心1月22日發佈的數據顯示,非洲累計確診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病例3,368,330例,累計死亡82,954例。

也是在同日,津巴布韋政府發言人表示,交通和基礎設施發展部長喬爾·馬蒂扎當天因中共病毒在首都哈拉雷一家醫院去世。馬蒂扎是繼農業部長、馬尼卡蘭省事務部長、外交和國際貿易部長之後,第四位死於中共病毒的津巴布韋內閣成員。據悉,目前中共病毒已經感染了近2.7萬津巴布韋人,導致683人死亡。

而大概在一個星期前,津巴布韋女國防部長、也是內閣中共病毒工作組負責人的穆欣古里在接受一家在線媒體採訪時表示,疫情正在摧毀這個南部非洲國家,她在為一位死於病毒的部長落淚的同時指責中共是罪魁禍首,是中共搞砸了實驗,導致了病毒的傳播。她還質問道:「我們把他們(中國)稱為朋友,看看他們把我們帶到了哪裏。」

穆欣古里還透露,津巴布韋目前還沒有疫苗,而她不會接種其它國家的疫苗。她想知道為甚麼津巴布韋不能研發自己的疫苗,並希望中國的疫苗會成功。

在美國多名政要點出病毒來自武漢病毒實驗室,且是由於中共刻意隱瞞疫情導致擴散,在全世界多國政府紛紛質疑病毒來源之際,與中共交好的津巴布韋的女防長將造成病毒擴散的矛頭直接指向中共,並點出病毒來自中共實驗室,這是非常少見的,也是實實在在在打中共的臉。不是焦慮憤怒到極點,恐怕不會如此直接。此外,其言辭也在透露就連與中共交好的國家也都確信中共才是真正的罪魁,無論其怎樣為自己粉飾,無論其表現的多麼無辜,無論其如何想方設法將鍋甩給美國,甩給西方。

不過,憤怒的穆欣古里業雖然點出了中共散播病毒是津巴布韋四個部長死亡的真正原因,但歸根溯源,與中共這個邪惡的政黨做朋友才是導致津巴布韋、非洲乃至世界不安寧的根本原因。大紀元特稿早已指出,那些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正是中共病毒侵襲的對象。

具體到津巴布韋也不例外。2017年因政變下台、2019年死去的津巴布韋前總統穆加貝,執政37年,曾被中共媒體描述成「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但顯然,他實際上是中共的老朋友。

正是在中共的支持下,穆加貝得以在獨立運動中取得勝利並執掌最高權力。2000年,其日益暴露的獨裁統治,使得西方社會與穆加貝的關係迅速惡化,並發動了對津巴布韋的全面制裁。穆加貝再次將目光投向了中共,並得到了中共的大力支持。

以近十年為例。中共是津巴布韋最大的投資國,在電網、通訊、軍事、農業、醫療、煙草等多個範疇均有大額援助或投資,中共對其提供的援助、貸款和投資數以億美元計。津國內的各種用品基本都是中國貨,簡直就是中國的一個省,還有它也是中共「一帶一路」戰略的重要合作夥伴。

2011年3月,中共與津巴布韋簽署了近7億美元的貸款協議,成為當時中共向津巴布韋提供的最大一單貸款。

2013年11月,中國進出口銀行同意向津巴布韋貸款3.2億美元,將津巴布韋的卡里巴水電站擴建至30萬千瓦。

2015年,習近平訪問津巴布韋,期間簽署了多項重大投資協議。津巴布韋政府則批准了9.29億美元、來自境外的直接投資,當中超過一半來自中共。但當地媒體注意到,這些中資項目進展十分緩慢,習近平訪津後一年,12項大型協議中只有兩項在實際推進當中,包括價值11.74億美元的旺吉火電站擴建項目也未推進。

也是在這一年,中共免除了津巴布韋到期的4000萬美元的債務,但希望能夠讓人民幣成為津巴布韋的法定貨幣。穆加貝同意,第二年,即2016年,人民幣成為津巴布韋的法定貨幣之一。

中共當然是無利不起早,其在非洲基本上的戰略是:對部份資源豐富的國家提供基建所需資金,以換取當地原材料。比如投資安哥拉換取石油,投資剛果換取「鈷」原材料,而津巴布韋的礦藏資源也被其覬覦。資料顯示,津巴布韋有豐富的自然資源,鉑金儲藏量佔世界第二。此外,它還擁有巨大的黃金、鑽石、煤和鉻等資源,而這些資源一直都是中共所需要的。這也是穆加貝給予中共的回報。

英國《每日郵報》記者馬隆(Andrew Malone)曾在2010年9月18日發表過一篇調查文章,披露了中共在津國以軍火換鑽石的內幕。津巴布韋一名情報高官曾向馬隆證實說:「中共跟津巴布韋簽了備忘錄,北京(中共)給我們武器,我們讓他們開採鑽石。這是政府之間的協議,是由最高層簽署的。」

馬隆還披露,單是2010年,至少有4架飛機從馬蘭吉的秘密機場,載著津巴布韋的國家財富直飛中國,但這些飛機的飛行路線,都沒有留下記錄。這些鑽石究竟進了哪些中共高官的腰包?

然而,與其他非洲國家一樣,中共的承諾很多並沒有兌現,普通的津巴布韋人並沒有從中受益,津巴布韋更出現經濟崩潰,數百萬人失業。2017年,失業率高達90%。津巴布韋人民民主黨國際關係部負責人馬茲穆爾認為,中共沒有為津國帶來任何價值,反而「助長了這裏的腐敗和壓制性的政治系統,同時也搶走了我們的國家資源」。

津巴布韋經濟上的慘狀,引發了民眾的不滿,並直接導致政變的發生,93歲的穆加貝下台。據說背後也有中共的影子,即津巴布韋新領導人也是中共認可的。因此,當時有分析指,在混亂的局勢中,「受益人只有一個,那就是中共」。

顯然,新政權的上台仍舊沒有使津巴布韋政府擺脫經濟危機,擺脫中共的控制。2020年11月10日,中共與津巴布韋執政黨津巴布韋非洲民族聯盟-愛國陣線的高級幹部網絡研討班舉行了開班式,中共高官「向津民盟主要領導人就疫情防控常態化背景下推進經濟社會發展和黨建工作等深入交換意見」。

而死去的津巴布韋四名部長,顯然都是與中共打交道比較多的高官。他們與中共的親近或許正是他們染疫死亡的催命符。

對於防長的大膽之語,雖然津巴布韋的諸多高官們內心贊同,但為了不惹惱中共,津巴布韋外交事務部發言人切姆韋伊隨後表示,穆欣古里的情緒並不代表津巴布韋政府的立場,「津巴布韋政府感謝中國在病毒溯源和抗擊疫情方面發揮的全球領導作用」。

究竟有多少高官和民眾死去,才能讓津巴布韋政府和世界眾多國家政府認清遠離中共才是免除瘟疫侵襲的唯一良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