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的12月30日,一份關於武漢出現「不明原因肺炎」的武漢衛健委紅頭文件開始在網上流傳,這代表了中共病毒(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正式走入公眾的視野。而根據大陸媒體事後的報道,12月27日到29日是收治病人的醫院向武漢衛健委通報疫情的日子。然而在近期中共承認疫情再度抬頭之際,中共卻用重判披露疫情的記者來紀念這個日子。

12月28日,大陸維權律師、公民記者張展案在上海市浦東新區法院開庭,當局草草結案,當庭對其宣判有期徒刑4年。今年2月初,她前往當時是新冠疫情「震中」的武漢,她隨後通過社交媒體發佈了多段視頻,展現了當地疫情的真相。張展是武漢疫情中首位遭審判的公民記者。她的辯護律師稱,張展案是對公民言論自由的打壓。

28日早上,浦東新區法院門前戒備森嚴,數十名警察以及便衣在現場驅趕前來聲援的維權人士以及各界正義人士,包括關注此案的外媒記者。湖北異見人士何家維特意趕到上海準備旁聽張展案,他向大紀元記者透露,他在派出所接受記者採訪說:「我9點到,幾個警察撲過來就把我帶走了。現在我們這兒有十多個人,還有一個路透社的新加坡記者、一個日本記者,在法院門口把我們抓走的。」

張展的辯護律師向大紀元記者介紹,審理雖然聲稱是公開,但實際是半公開甚至不公開,沒有網絡直播,只有張展的父母和兩名「維穩」張展父母的社區人員旁聽。律師表示,張展是被綑在輪椅上,手銬一直沒有打開,可以看到她的身體狀況很差,她戴著口罩,灌食的管子拿掉了。張展在庭審過程中基本上很少說話,法官不讓她說,態度非常惡劣。

律師還透露,整個庭審過程草草進行,「就很簡單地,應該走的程序都沒有走,漏了很多證據。」律師表示,當局如此之快當庭宣判,草草結案,「可能要起個震懾作用,威脅民間言論,對某些重大事情發表言論的人,要起這個目的,否則不會判這麼快。」

今年5月14日,張展於在武漢火車站附近被捕,一直羈押在上海市浦東新區看守所。她從6月底至今堅持絕食抗議,遭強制插管灌食,看守所還給她戴上腳鐐和約束帶,將雙手腕或固定在腰部、後腰,或小腹兩側,非常痛苦。

直至12月17日,張展親自委託的律師任全牛會見了她。任全牛在會見通報中透露,張展幾乎是皮包骨,瘦得幾乎就是走路都打晃。

行使言論自由權利的公民

張展是陝西咸陽人,碩士畢業的她曾是一名律師,長期關注和參與維權活動並對中共當局持批評態度。此前,她因在中國大陸聲援香港的「反逃犯條例」示威運動而遭到拘捕。今年2月初,她前往當時是新冠疫情「震中」的武漢。

在她上傳至YouTube上的一段視頻中,病人們躺在武漢一家醫院的走廊裏,藍色的氧氣瓶清晰可見。在另一段視頻中,她前往了據稱是武漢殯儀館的地方,記錄了火葬場在夜晚轟鳴工作的場景。張展還通過文字直言不諱地批評官方的抗疫措施不當,認為當局沒有顧及底層人民的權利,掩蓋了情況的嚴重性。

「沒有有效的治療、醫療物資分配保障、透明的信息、人權的保護,政府現在的防疫措施就是極其錯誤的。」她在2月16日個人推特上寫道。儘管3月後,武漢的危急情況逐漸得到緩解,但她仍在武漢街頭採訪居民對於住宅小區封閉式管理,以及當局開展「感恩教育」的看法。當時,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稱,武漢居民應接受「感恩教育」,以感謝政府在抗疫上付出的努力。

「我感恩個屁,我感恩它……這麼貴的菜。」視頻中,一名受訪者對她說。張展隨後對鏡頭說:「我們成人不需要教育。為甚麼中國官員從來沒有感恩民眾是他們的衣食父母呢?」此後,張展於5月14日在武漢失蹤。

從2月至今,至少有三名公民記者在武漢失蹤。其中,25歲的前央視節目主持人李澤華在今年4月再次露面。他2月下旬在武漢駕車行駛時,被警方以「涉嫌擾亂公共秩序罪」帶至派出所。

另一名前律師陳秋實,他在1月24日大年初一凌晨抵達武漢。34歲的他以公民記者的身份前往該市各大醫院、殯儀館和臨時隔離病房,並在網絡上發佈自己錄製的報道視頻,說「要把疫情真相傳出去」。2月7日凌晨,陳秋實的YouTube帳號上,其母親的視頻,稱兒子失聯。

第三名公民記者方斌,是武漢本地的一名服裝銷售員。他曾前往多家武漢醫院拍攝實際情況,包括在2月1日拍攝了武漢一家醫院5分鐘內搬運8具遺體的畫面,引發外界關注。他於2月9日失蹤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