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當地時間12月18日,在美國太空軍成立近一周年之際,美國副總統彭斯宣佈,將太空軍成員命名為「守護者」(guardians),而此前他們被稱為「太空專業人士」。彭斯如此表述道:「陸軍、海軍、空軍、海軍陸戰隊員和守護者們將在未來世代捍衛我們的國家。」特朗普總統隨後發推祝賀,並說特朗普政府帶入未來的偉大成就之一將是授權並啟動「太空軍」。

太空軍則在推文中詮釋道:「守護者是一個在太空行動中有著悠久歷史的名字,可以追溯到1983年空軍太空司令部(AFSPC)最初的指揮座右銘『高空邊境的守護者』。」「『守護者』這個名稱將我們引以為傲的遺產和文化與全天候執行的重要任務連結起來,保護美國和盟友的人民和利益。」

在當下中共與美國深層政府深度勾兌,竊取美國大選結果、禍亂美國之際,太空軍成員被冠以「守護者」,即守護美國和盟友的人民和利益,是頗有深意的,而其劍指的重大目標正是中共。

早在2018年,特朗普就調整了國家安全戰略,將中共視為頭號「敵手」。2019年12月20日,特朗普簽署的《2020財年國防授權法》中,正式授權國防部組建負責太空作戰的美國第六支武裝力量——美國太空軍(U.S. Space Force),這是近七十多年來美軍首次增加的一支獨立的軍種,與美國國家安全戰略調整相契合。

新組建的太空軍是在1982年組建的「空軍太空司令部」的基礎上重新組建的,其在行政、人事、建設等方面仍歸屬空軍領導,但其作戰指揮系統,則由新設立的太空軍作戰部長統領。2020年1月,約翰‧雷蒙德(John Raymond)空軍上將被任命為首任太空軍作戰部長,他在空軍多年,曾分管作戰、計劃與需求副參謀長等,具有豐富的經驗。

彼時,特朗普在簽署法案時表示,「太空——有很多事情正在太空中發生,因為太空是世界上最新的作戰領域。美國在太空方面的優勢是絕對重要的,而且我們正在領先,但領先得不夠,我們很快就會領先很多。」「太空軍將幫助我們阻遏侵略並控制終極高地。」

太空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情?為何說太空是世界新的作戰領域?美國太空軍如何幫助美國阻遏侵略並控制終極高地?特朗普之語背後有著太多值得探討的。

2020年6月發佈的太空戰略報告或許可以透出些許端倪。報告指出:「中俄兩國為了削弱美國及其盟友的軍事能力,並限制我們在太空的自由,均積極在太空部署武器,將太空武器化。」顯然,中俄在太空力量的發展,正在對美國構成巨大威脅,尤其是意欲顛覆美國的中共。

事實上,早在2007年1月,中共因發射了一枚攜有動能反衛星武器彈頭的改良型彈道導彈擊毀一顆氣象衛星,就曾引起國際社會關注和強烈抨擊。當年3月30日,美國哈得遜學院研究學者瑪麗‧費茲潔拉(Mary C. Fitz-Gerald)在中美經濟安全檢討委員會發表的專題報告中指出,中共在過去十多年的軍事現代化過程中,已秘密建構控制太空的藍圖,企圖在21世紀掌握支配全球太空戰的優勢,中共儼然已成為全球太空戰的最大威脅者。

費茲潔拉認為,中共在發展其軍事太空戰能力及技術的目的至少有二:(1)發展推進力強大的運載火箭,以攜帶數位化偵察衛星,進行全天候太空圖像偵察;(2)發展新世代固體燃料火箭以攜帶微衛星,建置具備精確定位、通訊及電磁干擾與偵察功能的太空網絡。中共在太空中、太空資訊戰、太空電子戰、反衛星戰、反導彈戰、整合性防天防空作戰等方面都投入了大量資金進行發展。

試想,一旦邪惡的中共在太空力量方面取得領先地位,不僅是對美國國家安全的威脅,也是對世界所有愛好民主的國家的威脅。美國正是在特朗普當選總統後,逐步認清中共的野心和威脅,特朗普於2019年底將太空軍獨立建制,提升其地位,並明確太空軍的「阻遏侵略並控制終極高地」作用,是在軍事、科技、網絡、情報等方面遏制中共的重要舉措。

對於來自中共和俄羅斯的威脅,太空軍上下應該是一清二楚。太空戰略報告列出了太空軍的三大目標,即保持美國的太空優勢;為所有聯合軍事行動提供太空支援;「確保太空穩定」——即在太空中以持續巡航的方式威懾侵略行為、維護國際協定,類似海軍在國際水域進行警務巡邏。

保持美國太空優勢,確保太空穩定,就可以威懾潛在對手,防止太空上的軍事衝突;而其為常規作戰部隊提供太空信息支援,包括對彈道導彈的預警監控、為地面和海上作戰提供戰場態勢監控、承擔戰略通信和氣象保障等,其實也是在警告潛在敵手,有太空軍的支援,發動常規戰爭的勝算並不高。

如2020年1月9日,太空軍首次行動就曾利用「天基紅外系統」的導彈預警衛星監測到伊朗向伊拉克境內美軍基地發射的彈道導彈,為美軍地面部隊提供了預警。

3月13日,太空軍的太空與導彈系統中心宣佈,經過一年多的測試,反通信系統10.2版已交付位於科羅拉多州彼得森空軍基地的第四太空控制中隊。反通信系統是一種可以暫時癱瘓敵方衛星傳輸的新型地面通信干擾器,也是美國太空軍首套見諸媒體的「進攻型」裝備。

8月,美國太空軍又發佈該軍種的「頂層理論」(Capstone)——題為《太空力量》的指導文件,文件明確了美太空軍的「三大職責」、「五大能力」和「七大科目」,其維護太空行動自由、提高聯合殺傷能力和效能、為美國國家領導層提供獨立的軍事選項是美太空軍的三大基本職責。請注意其的第三大職責是「在衝突中為國家領導層提供獨立的軍事選擇」。換言之,軍事太空力量不僅僅是陸地力量、海上力量、空中力量和網絡力量的附屬品,也是可以獨立實現戰略效果的,特朗普完全可以動用太空軍力量給予中共以巨大打擊。

同樣值得關注的是,在太空軍太空安全、戰鬥力投射、太空機動和後勤、信息流動、太空區域感知這「五大能力」中,包括「主動進攻」選項。也就是說,太空軍既可以防禦,也可以進攻。其中進攻性作戰是以敵方太空和反太空能力為目標,降低其殺傷力和有效性,甚至可以攻擊敵方的地面和網絡設施。

而其「七大科目」中暗含著至少軌道、電磁、網絡3種作戰方式。就在上個月,美國太空軍成立了一支專門負責太空「軌道戰」的部隊,命名為「太空三角洲9隊」。據說未來,美軍神秘的X-37B空天無人飛機也將納入其指揮體系中。

讓中共恐懼的是,中共的衛星、通信網絡、海底電纜都已經遭到美國太空軍監控。不久前,有海外自媒體透露,美國太空軍通過截取中共衛星信號(或許使用的正是反通信系統),已經掌握中共干預美國大選的證據,而這正是其守護美國的具體體現。

毫無疑問,美國太空軍的快速發展和對全球戰略導彈的預警及探測能力的加強,對衛星通訊、網絡和海底電纜的監控,不僅將直接削弱中共的戰略核威懾力量,而且在中共挑釁發射彈道導彈時可以提前預警,甚至在必要時摧毀中共的北斗衛星系統,關閉中共所有通信網絡,切斷海底電纜,讓中共火箭軍戰力大幅喪失,讓中共所有陸海空作戰系統瞬時失去作戰能力。中共要想對美進行任何挑釁,顯然都得好好掂量掂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