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似乎是007中的片段:年輕貌美的女間諜色誘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然後把情報匯報給後台老闆。

隨著中共女特工方芳被美媒曝光,加州眾議員斯沃威爾(Eric Swalwell,或譯「斯沃韋爾」,「斯沃維爾」)的名聲掃地,情報專家分析,被中共間諜當作目標的絕不只是極少數政客,美國政界已經被「極其深入地滲透」。

美國情報專家分析,中共在美國乃至全球廣泛和深入的撒下「美人計」,並且在疫情期間加大了活動力度。

「美國至少有數百甚至數千中共間諜」

霍士新聞12月10日引用一位前國防和情報人員的話說,美國至少有數百甚至數千名中共間諜,這些間諜一般出身於頂尖大學,會說一口流利的英語,並且經常使用Linkedin和Facebook等社交媒體平台來跟獵物建立聯繫。

美國前情報官員威爾伯(Del Wilber)說,色情間諜通常是年輕女性,但是也不一定,中共間諜男女通吃,甚至有時還把同性戀作為目標。

他說,間諜會把獵物的不當行為用照片或影片記錄下來,作為日後威脅的證據,「一旦被捕獲,獵物將被告知要(跟中共)合作,否則他們的行為將被披露,他們將面對離婚和失去政府職位的危險。」

廣泛撒網 瞄準低階官員

多名前情報官員告訴霍士,中共間諜們針對的目的不同,動機各異。以斯沃威爾為例,他們不僅僅瞄準主要目標,還網羅了斯沃威爾周圍的人,如跟他的許多朋友、助手、下級人員、實習生等都建立了聯繫,為的是把這個「高價值目標」的社會關係一網打盡。

消息人士說,儘管在過去幾十年中,大部份中共間諜在糾纏商界精英、頂級實驗室的教授們,但後來擴展到政治領域,「誘捕政治人物要比誘惑擁有百萬資產的CEO容易得多」,知情人說。

中共女特務方芳直接聽命於三藩市領事館,前中央情報局官員霍夫曼(Daniel Hoffman)認為,除了方芳這種直接聽命中領館的,還有一些「單飛」的間諜,目的是跟獵物之間建立起更多的「人身信任」,也更不容易被發現。

霍夫曼說:「他們跟斯沃威爾這樣的人聯繫,從他當一個小官員的時候開始培養,因為中共間諜意識到,接近一個已經成名的大牌人物相對困難。」

中共在全球挖「美人陷阱」

霍士報道,北京的美人陷阱已經遠遠超出了美國邊界,而是在全球廣泛撒網,在尼克遜總統訪問中共主席毛澤東後不久,中共對西方社會的色情間諜活動就開始猖獗起來。

也許最有名的要數雙面特工陳文英(英文名叫Katrina Leung),她馳騁諜場二十餘載,曾在美國聯邦調查局和中共MSS(國家安全部)之間遊刃有餘,她的情報曾直接送到美國總統和中共黨魁的辦公桌上,她表面上是在為美國情報機構工作,但暗地裏卻為中共工作。

陳文英還把美國聯邦調查局兩名官員分別勾引上床,成為她的秘密情人,在她的運作下,美國FBI針對中共的諜報活動被中共輕易捕獲。

英國BBC報道,這些中共的色情間諜由省級國家安全局分頭執行,每個省份負責世界上不同的區域,例如上海國安局負責滲透美國,北京滲透俄羅斯,天津滲透日本和南韓,依此類推。

2011年初,法國情報人員發出警告說,中共一直在部署「美麗的女間諜」來竊取商業秘密並勒索國民。此類事件包括:一名中共間諜與法國頂尖的藥物研究員上床,並用這段錄像錄進行勒索。

去年英國軍情五處(M15)說,中共使用美人計來入侵英國的企業電腦界。

2008年英國軍情五處向眾多安全官員、銀行及企業高管發了一份題為「來自中共間諜活動的威脅」的文件,警告說:「眾所周知,中共情報部門利用性關係和犯罪行為來脅迫(獵物)配合。」

多位美國官員被FBI警告

美國前國家情報代理局長里克·格倫內爾(Ric Grenell)12月10日接受Newsmax電視採訪時說,眾多美國官員受到中共間諜色誘,「這(滲透)是非常深入的,我可以向你保證,有許多國會議員、民主黨州長、地方官員都成了間諜目標。」

格倫內爾說:「我可以負責任地說,事實上,我知道許多人已經成為(中共間諜)針對的目標,FBI已經對他們進行了防禦性簡報。」甚麼是防禦性簡報呢?格倫內爾解釋,「當情報界知道政治人物或任何美國個人,被外國政府作為目標並加以利用時,就會介入,告訴他們情報部門掌握的材料。」

格倫內爾說:「他們(中共間諜)已經滲透到學術界和政治界,我們需要行動。」他呼籲眾議院和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對中共的間諜活動進行調查。

在疫情期間 中共間諜活動更猖獗

格倫內爾補充說,在全球中共病毒(冠狀病毒)大流行期間,中共間諜活動的規模「已經增強」。「由於情報界明確表明COVID-19始於中國,它們(中共)的聲譽已完全喪失」,所以其加大了活動力度。

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在周四的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她並不擔心斯沃威爾跟中共間諜有染,格倫內爾對此表示批評,他說佩洛西故意模糊了一點,那就是很多美國官員已經得到了FBI針對他們的簡報。

格倫內爾說,中共派往美國的間諜都是比較高端的,「她們必須能夠說英語,必須能夠了解美國的生活方式,但是同時也必須非常深入地了解中共的文化和政治,因為她們要穿梭在頂層社會。」

格倫內爾曾在聯合國工作了八年,是特朗普政府期間的駐德國大使。他還補充說,中共間諜也遍佈聯合國,「他們深入聯合國各個地方,見縫就鑽」。

他最後總結道,「我們的美國情報機構必須始終比其它針對我們的外國政府領先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