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12月10日。

上周去了喬治亞,到Valdosta的共和黨大會做直播,直接感受到了特朗普(川普)支持者的力量。一位到會的老先生對我說:「對美國來說,現在最重要的問題不是誰當總統,而是未來美國的選舉體制還是否值得信賴,民主體制還是否值得信賴。」

我們以前曾談過這個問題的重要性,因為它決定美國的未來,甚至是世界的未來。

周二,賓州最高法院駁回了當地共和黨人士發出的、對賓州選舉舞弊問題的起訴。賓州最高法院的其中一個理由,是如果判了這個案子,可能會帶來嚴重的社會動亂甚至是暴亂。

賓州法院這個理由不奇怪,因為我們都知道在美國製造動亂和暴亂的是什麼人。我想,最高法院面對同樣的問題,就是如果把選舉舞弊的問題查清楚,並且做出反轉大選結果,會在美國引起什麼樣的政治問題。這就是我說的,對於最高法院來說,現在美國大選的問題已經不僅僅是選舉的問題,而是已經變成了一個政治問題。

這也是為什麼上周特朗普呼籲各級法官拿出勇氣的原因。現在德州牽頭發起訴訟,等於是告知全社會:法院不正視選舉舞弊指控,同樣會給美國帶來嚴重的即時的政治問題。這是一個對民主黨左派政治恐嚇壓力的平衡動作。

這個時機選擇在賓州和亞利桑那州最高法院否決本地訴訟之後,顯然有後發制人的考量,你做初一,然後我才做十五。這些州的動作,以及周末全美再一次大規模集會活動,將給本來就是保守派稍微佔優的最高法院,給出明確的民意支持。

根據美國法律,州與州之間的法律糾紛,只能由最高法院作出裁決。因此德州和其它多個州的法律行動,等於直接把這次選舉舞弊的指控,直接交由最高法院去裁決,而不是由地方州級法院,一級一級打官司,最後才上到最高法院。等於是直接走捷徑了。

美國最高法院已經在周二受理案件,並將12月10日下午3點鐘,設定為最後期限,要求被德克薩斯州以「違憲」起訴的賓夕法尼亞州、喬治亞州、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在期限之前提交辯護狀。

德州向最高法院提起的訴訟,是指控四個州違憲修改選舉法、未公平對待選民、且放鬆對選票誠信的管理措施,引發重大投票違規行為。

德州總檢察長肯‧帕克斯頓(Ken Paxton)在聲明中說:「對我們選舉過程的誠信的信任,是神聖不可侵犯的,這將我們的公民和本聯邦各州聯繫在了一起」,「喬治亞、密歇根、賓夕法尼亞和威斯康星破壞了這種信任,損害了2020選舉的安全和誠信。」

德州的訴訟要求最高法院裁定:四個州的2020選舉違反憲法;禁止點算四個州的選舉人團投出的票;對於已經任命選舉人的被告州,法院指示各州立法機構依據憲法任命新選舉人。

除了尋求補救措施來確定2020選舉結果,德州還要求最高法院為未來的競選明確法律。

「除了(尋求)對這次選舉的禁止性救濟(injunctive relief)外,原告州還要求對今後所有的總統選舉進行確認性救濟(declaratory relief)。這個問題顯然會重複發生,且逃避審查」,訴狀說,「法院亟需關注(此事),明確宣佈(相關)法律是什麼,恢復公眾對本次選舉的信任。」

目前,阿肯色、阿拉巴馬、密蘇里和路易斯安那、佛羅里達、密西西比、南達科達等州的總檢察長已發表聲明支持德州的訴訟,有些已經加入訴訟行列。

路易斯安那州總檢察長傑夫‧蘭德里(Jeff Landry)敦促最高法院受理德州提出的案子,他說:「最終,只有美國最高法院才能根據我們的憲法,裁決各州之間真正有爭議的案件。」

密蘇里總檢察長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tt)在推特上發文表示,將支持這項針對戰場州提出的訴訟。他寫道:「選舉誠信是我們共和國的核心,我將守護他的每一個環節。」

「正如我在其它案件中所做的,在我領導之下,密蘇里州將支持德州今天在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訴訟」,他寫道,「密蘇里州正在戰鬥中。」

阿拉巴馬州總檢察長的聲明說,被起訴的四個州發生明顯的選舉舞弊,結果不僅對那些州有影響,也對阿拉巴馬州有嚴重影響,所以他們要加入起訴。這個當然了,選出的美國總統,對美國所有人都有嚴重影響。

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三(12月9日)在推特上發文稱,將會介入德克薩斯州起訴四個搖擺州的案子。他說,德州的起訴案非常強有力,美國需要一個勝利!

「我們將介入德克薩斯州(加上許多其它州)的案子。這是一個大案子。我們的國家需要一個勝利!」特朗普周三說。

特朗普周三在另一則推文中說,德州及其它州正在加入的訴訟是每個人都在等待的。特朗普上周末說,未來兩天大家會看到有大動作。我覺得,這就是他指的大動作了。

特朗普律師喬丹·塞庫洛(Jordan Sekulow)表示,德州向美國最高法院提起的訴訟,是特朗普總統法律戰中的「終極案件」(be-all, end-all case)。這個意思就是,這是一個可以結束所有案子的最終的案子。

塞庫洛周二接受Newsmax電視台主持人斯金菲爾德(Grant Stinchfield)採訪時表示:「最高法院不僅考慮德克薩斯州(周二)提交的訴訟,他們現在正進行下一步。」

他表示,「這是我們一直在談論,可以送達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案件,這是對結果有決定性影響的案件,這影響了62張選舉人團票,足以改變選舉結果」,塞庫洛說,「這是我們一直在等待的主要挑戰。」

塞庫洛解釋,美國最高法院擁有「初審管轄權(Original jurisdiction)」,將權衡該訴訟提出關於由立法機構安排新選舉人的補救措施。他說,「這是挑戰違憲活動的的核心動作。」

過去,民主黨和美國那些主流媒體,一直都在做一件事,就是通過各種政治操作,通過媒體,通過社交媒體,把這次美國大選做成一個既成事實,各種運作就是,特朗普你認輸吧,也有人說,可以四年之後再來啊。特朗普上周兩次表態了,他不認輸,也絕不投降,會採取所有的憲法和法律框架內可以動用的方法,來維護美國選舉的公平和公正。

德州這個州,在美國有相當獨特的地位,首先它是一個非常保守的州,但經濟卻很發達,人口也很多。第二、德州有極強的自主意識,所以德州獨立運動從來沒有停止過。有趣的是,每當美國政策左轉走向社會主義的時候,德州獨立就鬧得更厲害。第三、德州民風強悍,全民都有槍,而且從來不隱瞞他們會用槍來保衛自己的意圖。

美國的基本立國原則,是RULE BY LAW。所以這次最高法院如何裁決,是至關重要的。如果最高法院作出有利於特朗普團隊的裁決,很多地方,主要是民主黨控制的地區,可能真會出現暴亂。

如果這樣,特朗普看來就可以採取下一步措施,宣佈緊急狀態,戒嚴,和設立臨時軍事法庭等等,如果走到這一步,估計很多幕後操作的人,很多極左派激進組織的組織者,包括不少民主黨高層會被抓捕。

這條線路演化下去,美國將走入另外一個時代。如果是另外一個結果,由拜登上台,賀錦麗推動她的極左政策,美國同樣進入另外一個時代。

所以,無論如何,美國都將發生巨大的變化,走入一個新的時代。而我們都是時代巨變的見證人。